民主和集权的真相,中国百年历史照进现实

文:温乎

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

1

最近全球疫情风起云涌,病毒先是在中国大规模传播,眼看快控制住了,欧洲和美国沦陷了。于是,网上不可避免的针对“民主和集权”炒冷饭。这个号的文章调性,一般不会单纯的说历史故事,那样的话大家看度娘就可以,所以我的文章总是想通过历史故事,要么挖掘一点规律性的东西,要么就把故事讲的温情一点。正好古代史说的差不多了,慢慢要沿着时间线进入近现代,今年的文章打算主要写近代百年的历史。关于“民主和集权”的话题,又是百年来争论的焦点,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角度来聊聊。说起民主,总是和多党、议会、三权分立、选票挂钩,在很多人的概念中,只有这套东西配备齐全,才算是民主。恰好,民国初年真的搞过。辛亥革命以后,大清帝国迅速垮台,新成立的中华民国模仿西方国家,把西方的制度全盘照搬到中国。西方有的参议院、国会、责任内阁等等,民国应有尽有。1912年3月11日颁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规定:“人民有言论、著作、刊行及集会、结社之自由。”第一次以法律的形式,赋予国民组党的权力。于是,凡是懂点现代政治的人,纷纷组建政党或加入某个政党,短短的时间内,全国成立了300多个党。当时组党也没有什么讲究,只要能提出点什么看法的,三五个人就能组成政党,甚至有的名人加入5、6个党出任领导职务。不是没有皇帝管了么,不是共和了么,那么组党是国民的权力啊,想怎么做谁都管不着,对吧。政党虽多,但成规模的只有4个。由同盟会联合4个小党成立的国民党,是势力最大的政党,主要人物是孙中山、黄兴、宋教仁,属于革命派。其次是章太炎和张謇联合成立的统一党、黎元洪组织的共和党、汤化龙为首的民主党,他们属于立宪派。既然政党有了,那就要选举了吧。嗯,这段才是真的精彩。

宋教仁民国政府的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众议院共有议员596人,按照80万人产生一名议员的原则,由各省选举产生。参议院有议员274人,按照地域原则,由各省议会选举产生。那什么人才有选举权呢?只有年满21岁的男子,在选区居住2年以上,并且满足其他4个条件之一:每年纳税2元以上、有500元以上不动产、小学毕业、具有小学以上文化水平。男子、有资产、有文化,才是民国初年的选民。在当时的全国选举中,女人没有资格参与,农民工人压根不算人,这就注定国会选举是顶层的权力游戏。1912年冬天,国会选举正式开始。宋教仁说:“我们要停止一切运动,专注于选举。”他们认为只要凑够国会的人数,就可以组成责任内阁,执掌全国之权柄。至于有没有理政经验、是否经受过考验......统统没关系,只要人数和选票够了,其他什么都是浮云。于是,各党的竞选方式就是拉选票。国民党为了获得人数优势,大肆扩充党员数量,只要符合参选条件的,填张表格就可以入党,不论从何而来或者有什么主张。凭借求数量不求质量的扩张,国民党获得10个省的大部分议员席位,局势非常有利。共和党、统一党说:“不管用什么手段,总之不能让国民党胜利。”由于它们在各省选举没有优势,主要目标是拉拢各省议员。结果,他们做的更过分。各省议员不是要去北京嘛,共和党与统一党就在北京摆龙门阵,先打听每个议员的需求和爱好,等议员们一到北京,马上投其所好。爱钱的送大洋、爱美女的陪喝花酒送妓女、有烟瘾的奉上纯度极高的鸦片,清流文人就送字画古玩,反正总有一款适合你。在这次选举中,各种丑闻层出不穷,当时的议员都承认:“所谓议会政治就是金钱政治,没有钱什么都不灵。”而且各党不仅需要花钱拉拢其他党的议员,还要花钱笼络自己人,要不然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本党党员就叛变了。共和党的黎元洪亲口说:“选个议员,比清朝买个道台都花钱。”我们站在21世纪回头看,实在不知道,这样的选举有什么意义。1913年2月,国民党取得议员席位的45%,宋教仁已经准备进京组阁了,结果遭遇暗杀,这件事到现在都是一件疑案。宋教仁死了,但国民党的势力仍然在。袁世凯想对抗国民党,正好梁启超想贴近袁世凯,于是袁世凯拨款160万:“卓如啊,能否把另外三个党合并起来?”梁启超带着钱,经过半年时间的穿针引线,把共和党、民主党、统一党联合起来,于1913年5月成立进步党。进步党算是北洋和立宪派的大杂烩,黎元洪、梁启超、张謇、冯国璋、阎锡山都是进步党员,通过进步党,袁世凯已经整合起国民党以外的势力。宋教仁死后,国民党不是搞了“二次革命”嘛,结果被北洋军打的稀里哗啦,领导头目纷纷跑到国外避难去了。于是当年9月,袁世凯扶持进步党的熊希龄组阁,成立“第一流人才内阁”,但此时的政党内阁,已经没有任何反驳权了,熊希龄只能作为袁世凯的附庸存在。等到1913年10月袁世凯正式当选总统后,从法律层面解散国民党,取消国民党议员的资格,由于议员人数不够,导致国会不能召开,袁世凯索性把国会也解散了。1914年2月,熊希龄内阁倒台。中国唯一的多党制和民主试验,此时正式结束,仅仅用了2年时间。

梁启超

2

短短2年时间,中国把民主多党制试验了一遍,时间虽然短,但留给人们很深的印象。大家千辛万苦推翻清朝,为的就是效仿西方成立共和,齐心协力建设落后的中国。到底共和是什么,所有人都没数。大家能做的就是全盘照搬,结果选举过程中丑态百出,哪有先进的样子嘛。很多人感觉坚持多年的理想破灭了,从此退出政坛不问国事,很多人为了权位随波逐流,很多人又思考失败教训重新出发。表面上看,民国初年的民主多党试验之所以失败,在于民智未开,国民不懂什么是选举什么是民主。这种说法有道理,但不是根本原因。西方国家之所以发达,不是因为使用民主多党制,而是因为工业革命发达了,才不得不使用这套制度。这种先后关系,民国的人搞反了。比如选举总要花钱吧,让大家逐渐认识某某同志,如果兜里没俩钢镚,大家都不认识你,凭什么把选票投给你?这就决定了选举的门槛。素人是不可能在西方民主制下选举成功的,除非他能搞到赞助,所以能够选举成功的基本是企业主、农场主等土豪阶层。而土豪阶层在工业革命后,掌握了生产到消费的产业链条,整个国家都是围绕产业链条生存,只有把工商业主拼凑在一起,国家才完整。这就像中国魏晋时期的门阀政治。各个门阀家族把国家资源分割成小块,谁都没有压倒性的实力,只好有事商量着来,古代中国是贵族民主政治,近代西方是商业民主政治。在这个基础上,国家基本是按照商业逻辑运转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时刻都能看到商业运转的痕迹,比如买车去福特,存款借钱找摩根,加油找洛克菲勒。正因为工商业主控制着社会的方方面面,所以只要搞定他们,国家和社会就能有序运转。而皇帝和神权都没有了,大家谁都不能碾压谁,于是民主和选举就产生了。工商业主的理念不可能统一吧,于是多党就产生了。反正是他们掌控国家资源,再怎么搞都是一口大锅里吃饭。然后搭配自治、法律和思想,一个完整的现代发达国家就成型了。工商业、土豪阶层、民主制度构成一幅完整的商业国家生态。所以要玩民主和多党,一定要先把国家打造成工业国家,培养一批工商业巨头,这才有坐在一起谈的基础。像民国初年一样,要啥都没有的农业国家,成立那么多党和空壳制度,能成功才见鬼了。他们以为是高屋建瓴,其实是无根浮萍。如今很多小国家学习欧美的民主制度,结果越学越乱,根源就在于没有完整的商业国家生态,偏偏只学了制度。我们一定要知道,制度是结果,不是原因。

约翰·洛克菲勒

3

而且任何制度都要立足本国的传统。欧洲在工业革命以后,能形成共和民主制度,是因为他们几千年前就这么做。那时候小国寡民,很可能一个国家就是一座城市,人口又不多,再把奴隶和穷人排除在外,其他一小部分人就有了选举。这就是欧洲国家的传统。他们在希腊和罗马的传统里,发展出现代民主选举制度,一点都不奇怪,要是发展成集权制才是变异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是集权。自从春秋战国的分封(自治)不符合现实以后,秦始皇的集权体制就成为主流,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变过。大家不要觉得,集权就是搞一言堂,所有人都没有话语权,什么事情都要听皇帝的,或者听直属领导的。其实不是这样的,集权体制里也有民主。中国自古皇权不下县,县令只有和乡绅地主合作,才能治理基层,那么乡绅地主是不是缩小版的议员,这是不是民主呢?虽然皇帝在朝廷里至高无上,但秦汉的任何政令都要宰相附署,魏晋的皇帝要门阀贵族配合,隋唐更有政事堂会议,明朝甚至有廷议和廷推。这些和西方直接民主选举不一样,但依然是集权制里的民主。到了清朝,开国初期的权力机构是议政王大臣会议,只有这个会议产生的决议,才能算是政令。所以说,西方有西方的民主,中国有中国的民主。西方是资本的民主,中国是集权的民主。说到这里又产生一个问题,既然有民主,为什么皇帝的权力越来越大了?首先要看到中国的疆域越来越大了。疆域大麻烦就多,洪涝灾害基本没有断过,只要认真观察的话,中国大地每年都有麻烦,不是北方打仗就是南方洪水,不是东边旱灾就是西方蝗灾。现实的局面,决定必须有一个说了算的人,不可能每件事都经过扯皮推诿,真要那样的话,等解决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皇权真正扩张是在宋朝以后。这个时间点,正好是中国商业越来越繁荣的时候,为了解决更多的麻烦,也为了调配更多的资源,朝廷逐渐剥夺了地方的权力,造成皇权越来越大。但皇权鼎盛的时期,在每个王朝也就几十年,大部分时候是皇帝与士大夫治天下,类似于总统和工商业主治天下。其次是产业的所有权。中国古代是农业社会,没有近代西方的工商业,唯一的生产资料就是土地,那么最大的产业主是谁?皇帝啊。理论上说,所有人都是种皇帝家的田,能不听皇帝的话么?就像你在某公司打工,敢不听老板的话么?遇到难说话的老板,顶嘴就吵你鱿鱼。所以喽,独立的产业所有权,加上连绵不断的麻烦事,最终在中国产生了几千年的集权制。而西方在文艺复兴以后下海,进入海洋商业时代,逐渐把古代的选举和民主带入现代商业活动,中国没赶上这一波机遇,只能在农业社会中走向没落。进入20世纪才遇到社会主义,和几千年传统再续前缘。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最大产业的所有权属于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也就是党和人民。所以现代世界就是,西方延续传统成就民主资本主义,中国延续传统成为集权社会主义。而民主里有集权的一面,集权中又有民主的一面。说这么多,是想说两个观点:1、任何国家的现状都不是无根浮萍,而是根植于本国的传统,以及几千年的社会习惯。2、民主不是某个国家或民族独有的,而是人类社会的天然属性,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陈宝国版汉武帝

4

那么到底资本主义好,还是社会主义好?说到这个问题,就要看你的个人身份了。集权国家真正说了算的是公权力,但公权力服务的不是某些个人,最终目的是为了国家发展,以及权力的延续。

 

只有国家发展好了,政权才稳定,公权力才能长久。

 

所以集权制的国家,往往是国和民的二元制结构,一方面保持国家发展,另一方面保护平民的利益。

 

李世民都说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种对平民的保护,平时可能不是太明显,“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常态,一旦遇到紧急或特殊情况,就看到区别了。

 

李世民可以花费巨大的代价,赎回被突厥掳掠的中原子民。

 

崇祯在煤山上吊前,在衣服上写着“勿伤朕子民”,后来和朱棣迁都北京引申出一句话:“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