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到底是海盗头子,还是孤海忠臣?

引言

谁也没想到,父子的最后一次会面,以激烈的争吵告终。

 

一边是踌躇满志的郑芝龙,这位大明在福建的最高军事长官,正拿着清廷的招降信件,极力要求儿子与他一起同去福州投诚领赏。另一边则是眉头紧缩的郑成功,这位年方二十三的青年,正在徒劳地苦劝父亲回心转意。

 

父子间的争论迟迟没有结果,郑芝龙不耐烦地径自离去,望着父亲离开庭院北上的背影,郑成功大喊道:“从来父教子以忠,未闻教子以贰。今吾父不听儿言,后倘有不测, 儿只有缟素而已。”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