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Virus” -中国病毒是群众心理学大师川普的最新选举策略

1

现在在Trump 每次提到Corona Virus的时候,他已经全部用“Chinese Virus“这个词来代替了。

媒体爆料,在Trump 的讲稿中,特地把原先写的 Corona Virus, 改为Chinese Virus。

Corona 改为 China

如果说之前,美国政府官员所说的 Wuhan Virus,是一种对中国的反感而导致的无意之举。Trump的Chinese Virus, 就是一种深思熟虑后的举措。是一个故意的为了美国大选的选举策略。这个策略将会非常有效。

2

在美国爆发的Covid-19 疫情,昨天单日新增感染人数接近5000,总感染人数达到1.4万。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可怕。而且美国是50个州均发现了病例,而至少加州、华盛顿州和纽约州都出现了大规模的爆发。

纽约市的感染人数接近4000,纽约州接近6000。纽约市的感染确诊人数已经接近4000。而纽约州在22000例测试中,就发现了4152例确诊。(测试数据比确诊数据落后,测试数据截止时,纽约州有2.2万次测试,4152个确诊)纽约在美国的地位,比上海在中国的地位还要高......

各州的检测和确诊数字。目前一共有10万人接受了检测

1月23日的中国,武汉封城当天,湖北的确诊人数是444例,死亡17例,全国571例,死亡17例。1月23日实际感染人数至少十倍于确诊人数。即使美国采用严厉的封城措施,预计美国的确诊人数应该也会远超过目前中国的8万累计确诊。

Covid-19 最终确诊感染人数的排名中,美国很可能摘得头筹。Trump之前满不在乎的那些言论,把Covid-19 作流感,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及他在应对时的不重视,在11月大选中,都将成为民主党攻击他无能和不作为的手段。加上股市崩盘,经济危机,川总原本胜券在握的11月大选,突然变得难以预料了。

如何改变不利局面,群众心理学大师川普很快找到了突破口,就是“Chinese Virus”两个字。

3

心理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理论叫归因。归因是指人们对自己或他人的行为进行分析,推论出这些行为的原因的过程。比较积极的人更多的会内部归因,比如我不够成功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但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更喜欢外部归因。外部归因通俗的话就是说找借口找理由。我的失败不是因为我自己,是因为领导SB、客户SB、或者体制SB。把失败的理由推给别人,我自己心里就能好受一点。

人的天性是成功归内因,失败归外因。功成在我,失败在人。外部归因,减少自己对失败的责任,是人心理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是一个重压之下的舒缓剂,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这样。心情不好时,把责任推给外部,抱怨出来有利于身心健康。任何事的结果都有内因和外因,两者并重是健康的人格。适度抱怨有助于身心健康,但无法解决问题。

然而,有很少一部分人,他们把碰到全部问题都归于外因,并反复的自我强化,钻牛角尖。世界错了,别人错了,我没有错。在医患冲突中,患者家属无法接受亲人的不幸,不愿接受噩运降临在自己的亲人身上,会把这种不幸外部归因为医生的责任。一旦归因的念头产生,这种归因会不断强化,最终自我洗脑,而不会理性的分析原因。在杀医伤医案件中,凶手往往没有自疚的心思,也没有悔改的念头,想法反而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正义的事情。这就是外部归因反复强化自我洗脑的结果。

正因为每个人都有外部归因的倾向,这种倾向就被政治家所利用。希特勒利用德国人民在一战战败后的愤懑心情,和大萧条导致的经济崩溃,把人民心中的愤怒归因到犹太人和凡尔赛和约上。告诉人民,你们的不幸都是邪恶的犹太人导致的,同时由用政权去鼓励人民把愤怒在犹太人身上发泄。希特勒的当权,是得到了德国人民的广泛支持的。1932-1933年的三次选举,纳粹党都是德国第一大党,在1933年3月,在德国选举中,纳粹党获得了44%选票,最终控制了德国。

奥威尔在《1984》中也描写了外部归因,大洋国的两分钟仇恨。Trump上台,也是运用了外部归因,把美国工人阶级的不幸归因于移民和全球化中的中国制造。在群体中,外部归因更容易被群体之中的互动所强化。


我们想一想,在一个多月前,大家被圈在家里自我软禁,无数企业危在旦夕,每个人心中都有怨气难出。是不是也有些人试图做外部归因呢?

是不是我们当时也有一种这样的心理:就是因为XXX,才发生了这次疫情?有些人认为如果不训诫医生就不会出现这次疫情。有些人认为政府应对正确就不会有这个疫情。甚至有些人认为没有武汉病毒所,就不会有这次疫情。

传染病暴发是天灾。政府在信息不完全时,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决策,造成了更大的损失。但做人不能事后诸葛亮。在1月1日,没有人有足够信息能做出封城的决定。这次新冠疫情,以病毒的隐蔽性和传染性,即使所有应对都正确,也不可能一开始就平息疫情。当然,错误也没法洗,什么万人宴,联欢会,过高确诊标准,省市政府的错误应对,这些都是错的。但即使没有犯错,也只能减弱一些疫情,不可能完全避免疫情发生。

但有些人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归因到老天爷,无法平息自己的内心,因此总要找出一个罪魁祸首,卫健委专家、湖北武汉政府、湖北红会、武汉病毒所等等,当然也有人归因到美帝国主义。骂老天爷,无法让自己安宁,得找到一个更具体的目标。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