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点重重的宋教仁遇刺案(1913年3月20日)

1913年3月20日晚,刚刚在大选中获胜的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在准备乘火车北上组阁、出任国务总理之际,被刺杀于上海沪宁火车站。当日,在于右任、廖仲恺、黄兴和陈其美等国民党大员与宋教仁话别时,突然杀出一名刺客,对准宋教仁背后连开三枪,这位年轻的政治家随即倒在血泊之中。黄兴等人立即将宋教仁扶上汽车,送往附近的沪宁铁路医院。医生马上动手术钳出子弹,发现弹头有毒。两天后,宋教仁不治身亡!

宋教仁,1882年生,湖南桃源人。1904年2月与黄兴、刘揆一等在长沙创立华兴会,1905年与友人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宣传革命。同盟会成立,任司法部监事长。1911年在上海任《民主报》主笔,宣传资产阶级民主。曾参加筹备广州起义(黄花岗之役)。武昌起义后,赴汉协助湖北军政府办外交。旋又赴宁筹组中央临时政府。1912年1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任法制院院长。4月,临时政府北迁,曾任农林总长。8月,他主张通过国会和政党政治来实现资产阶级民主。1913年2月4日,参、众两院复选结果,国民党获392席,占绝对多数。宋教仁希望以多数党的地位,成立责任内阁,约束总统专权。在正式国会开会之前,他亲到长江流域各省宣传演说,为建立责任内阁,实现民主政治大造舆论。案发后,袁世凯下令江苏都督程德全限期破案,并悬赏万元缉拿凶手。破案过程则是出奇的顺利,报载:宋教仁遇刺后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1日,鹿鸣旅馆的两个学生到巡捕房报案,举报武士英。武士英原名吴福铭,只是个失业军人,在穷困不堪时,曾向同住在鹿鸣旅馆的两个学生借钱,并夸口杀人还钱。案发当晚,武士英回来就说自己有钱了,次日便离开旅社。3月23日,古董字画商王阿发到英租界捕房报称:一周前,因卖字画曾去巡查长应桂馨家,应桂馨拿出一张照片,要他谋办照片上的人,愿出酬金1000元。王阿发自然不敢答应,而宋教仁遇刺后,照片见于各报,竟与他所见照片相同,于是报案。巡捕房立即对应桂馨实施抓捕,并在一家妓院将其抓获,武士英随后也很快被擒拿。巡捕房在应桂馨家中搜获凶器,以及密电码三本,封固函电证据两包,皮箱一个。证据显示,应桂馨策划暗杀了宋教仁无疑!短短三天时间,凶手武士英和他背后的应桂馨双双被缉拿归案。

凶手武士英(资料图片)真凶虽到案,但主谋又是谁?而在接下来的审讯过程中,武士英又离奇死亡……因此,此案幕后指使者何人?百年以来,众说纷纭,袁世凯、赵秉钧、陈其美、洪述祖等民国政坛大佬乃至孙中山等,皆被指为幕后疑凶。

袁世凯(资料图片)有说袁世凯因为宋教仁的活动,危及他的独裁统治,于是派人刺杀了他。但宋教仁遇刺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北京。袁世凯曾惊愕地说:“有此事乎?”看过电报,又说:“确矣!这是怎么好!国民党失去了宋遁初,少了一个大主脑,以后越难说话!”

赵秉钧(资料图)宋案的另一个嫌疑人赵秉钧在得到消息时,大惊失色的复杂神情更是耐人寻味,对此时任国务秘书的张国淦有详细回忆:“是日,国务院正开国务会议,国会选举事务局长顾鳌突进会议室向赵总理报告:‘前门车站来电,宋教仁昨晚在沪车站被人枪击,伤重恐难救’云云。总理大惊变色,当即离座,环绕会议长桌数次,自言自语:‘人若说我打死宋教仁,岂不是我卖友,哪能算人?’各总长相顾均未发言。少顷,府中电请总理,总理即仓皇去府。”

洪述祖(资料图片)

另一个涉案人员——洪述祖,显然也是个通天人物,洪述祖在政府中的地位虽只是内务部的一个秘书,但他却是袁世凯六姨太的近亲。可以越过赵秉钧直接挂上袁世凯,从应桂馨家搜出的密码本上注有“国务院”、“应密”、“民国二年一月十四日”等字样,而电文内容将矛头指向了国务院秘书洪述祖。经查,洪述祖和应桂馨有大量往来电文,其中涉及宋案的有好几件!

陈其美(资料图片)陈其美的嫌疑在于:陈其美是孙的铁杆!而辛亥前,同盟会发生过两次倒孙风潮,在这两次倒孙风潮中,宋都没有站在孙一方。由此,陈其美等百分百拥孙派对宋颇为怀恨。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宋与孙处处相反。孙主北伐,宋主南北议和,推袁作总统。孙主定都南京,宋和章太炎都主张定都北京。俩人政见也大相径庭:孙主张实行美式总统制,宋主法式责任内阁。孙坚持要做大权独揽的大总统,不愿受人制约,理由是内阁制“断非此非常时代所宜,因为在此非常时代,吾人不能对唯一置信推举之人,而复设防制之法度,而误革命大计”。双方争到面红耳赤,不欢而散。于是,作为国民党内的激进派,陈其美有可能利用孙中山出国之机,在孙中山不知道的情况下,贸然杀宋,以造成既成事实,进而达到一箭双雕的作用:近可以让自己更上一层楼,顺理成章地接孙的班,远可以激发党人国人,发起反袁“二次革命”……宋的最大悲剧在于,这个31岁年轻人的最后嘱托:“请诸位同志继续奋斗,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勿以我为念放弃责任。务必继续走议会选举、阳光参政、公平竞争的宪政民主之路。”在后来的中国政坛并没有得到落实,他的抱负、理想和他未尽的事业也随着他肉体的消失而消失。

文:洪钟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