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种社会制度,谁会在未来20年的技术革新中受益更大?集权制度 力强而难治,分权制度 力弱而易稳。

文:西西弗评论

这篇写的自己并不满意。但因为之前自己挖坑,承诺了要写这样一篇文,还是发出来吧。后面更仔细的思考,想的更深入之后,再重新改写。

1

公众号之前发了一篇文章《两千年前的分道扬镳 - 由上而下的中央集权 vs. 自下而上的地方自治》

上一篇文章是一个引子,大概讲了一下西方的分权制度产生的历史原因,以及中国的集权制度产生的历史背景。

上篇文章其实没有说什么观点,就是说历史,同时让大家注意制度的路径依赖和制度惯性问题。看1991年后东欧和前苏联国家的变革,就能看到非常非常明显的路径依赖。

大家的起点都类似,而波兰、捷克就比较顺利的过渡到了西方制度。部分原因就是路径依赖。波兰是著名的不团结,贵族民主政治,分权的国家。因为内部不团结从欧洲首屈一指的强国,1683年维也纳之战中拯救欧洲的“平独镇露”的英雄国家,到被瓜分了三次的惨痛结局。波兰、捷克,波罗的海三国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就很适合西方分权制度。

波兰曾经是欧洲面积最大的王国。(不算俄罗斯和奥斯曼)

相反,前苏联的其他国家,俄罗斯,中亚五国,白俄罗斯,苏联解体后,就或早或晚的回到了威权或准威权政治的历史路径上。苏联和东欧剧变,各个国家的道路,非常明显的表现出了路径依赖的特点。

Science 杂志在2011年有一篇论文:Differences Between Tight and Loose Cultures: A 33-Nation Study,就对不同国家的“紧密型”和“松散型”文化特性做了一些对比研究。

这篇会更详细的讨论一下。

2

上篇文章中提到了西方和中国政治制度中分权制度和集权制度的区别。

在企业管理中,也有类似的制度讨论。相对集权的职能制,分权的事业部制。

事业部制结构最早起源于美国的通用汽车公司。20世纪20年代初,当时担任通用汽车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P.斯隆参考杜邦化学公司的经验,以事业部制的形式于1924年 完成了对原有组织的改组,使通用汽车公司的整顿和发展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成为实行事业部制的典型,因而事业部制又称”斯隆模型”。同时,也被称为“联邦分权制”。

针对职能制和事业部制度的优缺点,有诞生了新的一些组织架构,比如矩阵制。互联网企业前一段比较热的“中台”概念,也是一种组织架构的变体。

没有哪种企业组织架构是绝对优越的。各种架构都有优缺点。

事业部制,权力下放后,各个部门自主决策。反应速度更快,适应性更好。也比较容易激励事业部员工和领导。事业部之间可以比较竞争,责任明确。让企业更有活力。可以支持更大的规模。

但同时,也有山头主义本位主义,内部合作困难。各事业部重复建设导致浪费。面对战略机遇难以集中力量等缺点。矩阵管理和互联网企业的统一中台思路,都是对事业部制的进一步调整优化。

国家制度比企业管理更加复杂。

企业制度失败,最多经营困难乃至倒闭,国家制度失败就是全体国民灾难。国家制度的改革需要更为谨慎。

3

西方民主制度不是简单的一个大选。西方民主制度的分权自治理念是深入每一个自治体甚至每一个人的内心的。西方制度不是不好,但是在客观条件不具备的时候,不过历史沿革和文化,强行换轨,结果风险很大。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换轨不谨慎,人民两行泪”

西方民主分权制度的问题,之前写过一篇文,RIP了。后面也许会再写,本文不就再多说。西方民主制度需要建立在选民中的大多数都是政治观点相对比较温和理性的中产阶级的基础上。民主的制度会碰到的危机,第一个是族群撕裂,第二是民粹(暴民)政治。目前西方国家或多或少都开始有这个风险了。

本文重点讨论的还是集权制度。

4

制度的管理有效性,高度依赖于“三个流"

信息流:信息的流动。基层的信息能否流转到上层决策者。上层的决策能否被基层有效执行,决策者是否能得到无偏的信息输入。

人流:个体的流动。对个体如何选拔和激励,普通人在社会的向上通道如何打通。权力分配和继承问题如何解决。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