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对武汉军运会期间金银潭医院收治5名外籍输入性“传染病”运动员的文章提出质疑

本人曾于2月27日在另一个公众号上发表过一篇短文,是对武汉军运会期间的一家主流媒体的“一篇新闻报道的质疑”。

附:军运会期间的新闻报道稿《四名特殊患者“暴露”一支军运会保障力量》

当时,因为手头资料有限,再加上当时的形势所迫,只是对这篇新闻报道发出简单的两点质疑。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时只要是涉及到美国的文章,尤其是质疑美国的文章,几乎一律进行“封杀”。A内参公众号就是曾发表过一篇“武汉疫情有这么多蹊跷,难道都是巧合?”的文章,不到两天的时间就被“和谐”掉了,可能有的网友已经看过那篇文章,所用材料都是网上公开发表过的,本人只是对那些“蹊跷事”进行了一些质疑,但是,那篇文章仍然以“不实信息”被武断地删除了,并禁言一周。现在,随着中国疫情被逐步遏制,欧洲和美国疫情大暴发,中美斗争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双方围绕新冠病毒的“源头”问题,斗争更激烈、更公开、更焦点化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甩锅”中国,将美国民众的不满情绪引向中国,在讲话稿中公然使用“中国病毒”,当有中国记者质问他时,他坚持说“病毒是从中国传入的”。非但如此,美国白宫还下发指导文件,要美国政府高官和媒体统一口径,如何“甩锅”中国,“尽快用各种方式把这种声音传播出去……一切都和中国有关!”21日,美国《每日野兽》援引两名白宫匿名官员爆料以及白宫的一份政府电报的内容称,特朗普政府正要求联邦政府官员在对外谈话中都要指责中国“掩盖疫情”,强调中国官员“负有特殊责任”。宣扬“美国才是伟大的人道主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除了在记者会上对美国的这一作法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外,发言人赵立坚、华春莹等还在个人推特上连发数条推文,揭露美国的谎言。尤其是赵立坚一篇推文直击美国参加军运会运动员将病毒带入武汉。

这才让我对武汉军运会期间,那篇新闻报道再一次提出质疑。质疑一,这五名患“传染病”的外籍运动员都是哪个国家的?这篇报道中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先后收治过五名外籍患“传染病”运动员,而刻意没有说这五名外籍运动员都是来自哪个国家的。曾有网友在金银潭医院的官网上看到,说这两名患传染病的运动员是非洲国家的,另外3名曾患病的运动员的国籍没说,也没有发现其它的正规媒体说过另3名外籍运动员是美国籍!(五人并非同一天患病,而是陆续患上的。)这真的有些不可思议,现在再在百度上搜索上面这篇官方媒体的新闻报道,却找不到了,说明有人刻意删除了。我们的有些部门、有些人一碰到“美国”,骨头就变软了,对待这些外籍运动员象亲人一样的关怀备至,却连这些外籍运动员的国籍都不敢公开说出来。你越不说,人们不是越怀疑吗?你越是刻意隐瞒,不是越说明有“猫腻”吗?我想,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既然敢于质疑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了武汉的”,一定有“石锤”证据,他虽然是个人的推文,但是,就他的身份而言,只是为了就有些问题以个人的名义说话更方便一些罢了,就谋种意义上来讲,他的推文并不一定仅仅代表他个人的意见。只是我们这些老百性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质疑二,这五名患“传染病”的外籍运动员真的是患“疟疾”,真的与新冠肺炎病毒毫无关系吗?据《南方周末》报道:2020年2月23日20点,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采访了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张在电话里明确回复南方周末记者“武汉军运会期间,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https://www.infzm.com/content/177493)张定宇说,这五名外籍运动员所患的输入性传染病都是疟疾,与新冠肺炎病毒毫无关系。疟疾是一种蚊虫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食欲不振。随即,各大主流媒体以“辟谣”的方式对这一结论都进行了大量报道,完全否定了自媒体上关于是“美军运动员带入病毒”的质疑。

真的感觉很悲哀,主流媒体对涉及美国的质疑反映就是迅速,为美国“洗地”真的一点也不含糊啊。质疑三,会不会可能“将新冠与疟疾在诊断时混淆产生误诊”?就在人民日报发表以上“辟谣”文章的同一天,来自中国、德国、英国等地的14位专家在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了名为《疟疾爆发地区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做好准备至关重要》的评论文章。

在这篇文章中,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科学家,2015年因发明抗疟疾特效药——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特别提醒,埃博拉病毒疫情的经验教训值得借鉴,COVID-19的早期症状包括发烧、肌痛和疲劳,可能与疟疾混淆,导致早期临床诊断面临挑战。也就是说,新冠肺炎和疟疾的早期症状很相似,容易混淆,很容易导致误诊。武汉召开的军运会是在2019年10月18日-27日期间,前后有五名外籍运动员因身患输入性“传染病”,入住金银潭医院。在这里我请问张定宇院长,您当时真的想到“新冠病毒”这一概念了吗?这可是后来钟南山院士带专家组去武汉后才认定的。你使用现在的“检测试剂”作核酸检测了吗?你所说的这五位外籍运动员的症状与现在新冠肺炎的症状有什么不同?您又是凭什么就能一口否定与新冠病毒毫无关系呢?我们都是外行,也只能提出这些外行的问题。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屠呦呦也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她能明确提出“应避免将新冠与疟疾在诊断时混淆产生误诊。”应该不是凭空说的吧。张定宇院长,您真的就这么有把握,这五名患输入性“传染病”的外籍运动员是患疟疾,而与新冠毫无关系吗?还是您当时另有隐情而不敢说实话呢?张院长,也许您也知道了吧,现在,美国CDC主任都承认了,在他们的流感人员中已经发现有新冠患者,有的已经死亡了。


..

这就是说,在武汉疫情暴发前,美国已经有新冠疫情了,只是他们没有检测,不予承认而已。咱先不说有没有外国人故意“投毒”,美国在军运会前因一个实验室泄露病毒而关闭是事实,美国早于武汉前已经有新冠病毒感染也是美国CDC主任承认的。这样的话,对“美军运动员因感染新冠病毒来武汉而产生传染”的怀疑就不能被排除。尽管有主流媒体和一些公知们口口声声反对“阴谋论”,极力为美国“洗地”。但是,人们的这一怀疑无论怎么“洗地”也是洗不掉的。张院长,在科学上还是诚实一些好,就是当时诊断错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医院里对病人产生误诊不是常有的事吗?我们希望您站在国家的利益上,看在中美两国围绕新冠病毒的源头已经成为斗争的焦点问题上,勇敢地站出来说实话,讲实情吧。同时,我们也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到金银潭医院进行深入而详细地调查。对那五位患“传染病”的外籍运动员的入院情况、检查情况、治疗情况及一些病例档案重新进行梳理研判。同时还要将他们入院前的行动轨迹进行详细排查。关于五名外籍运动员的国籍问题,医院里不可能没有明确记录。尽快公开事实,给国人一个交待。现在看来,再对那五位外籍运动员(如果真的是美国籍)重新进行检测可能性已经不大了。网上有消息说,美国那五名运动员已经离奇失踪了,不知道这消息的真假。就算是没有失踪,美国政府会配合吗?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到底是美国将新冠病毒传染给中国,还是中国将新冠病毒传染给美国?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先后收治过的五名外籍患输入性“传染病”运动员的真相如何,是个非常关键的证据。希望能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希望能给产生质疑的广大公众一个明确的交待。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再对武汉军运会期间金银潭医院收治5名外籍输入性“传染病”运动员的文章提出质疑》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