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向好发展更需警惕卷土重来,切记“西班牙大流感”三次反扑的悲惨教训

警惕疫情二次反扑

文/草青

1919年的一天,在英国约克郡,刚参加完巴黎和会的英国外交官马克. 赛克斯爵士忽然得了感冒,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可没过几天,他就在杜伊勒里公园附近的酒店神秘的死去。这一年,他才39岁,年轻帅气,身体硬朗。突然间不明不白的死因,引起了无数人的猜测,一时众说纷纭。

 

这个真实的故事一直尘封了90年,象谜一样地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直到90年后的2008年,英国约克郡搞了一次开棺验尸,首次打开了年代已久的铅衬棺木。由于铅衬防腐保存完好,遗体还未完全变质走样。于是,医学家取走了马克. 赛克斯爵士的遗体样本,终于弄清了当年杀死一亿人的毁灭性的“西班牙大流感”病毒。

 

 

无独有偶。从2020年1月至3月,中国和世界也遭遇了一种新的病毒——新冠病毒肺炎的灾难。在不到三个月的今天(3月25日),一直发展到世界100多个国家累计确诊311909人,累计死亡13912人。其中中国累计确诊81808人,累计死亡3283人。中国科研人员也从病亡的20多具尸体解剖中找到病毒损害人体主要器官不仅在肺,而且有心脏、肝脏、肾脏等多个脏器。可见,100年来,人们始终遵循崇尚和尊重科学的共同做法。

 

 

历史记载,席卷欧洲的“西班牙大流感”曾跨过两年,共分为三次袭击人类,第一次发生在1918年春季,属于普通型感冒。第二次发生在1918年秋季,是死亡最高的一次。第三次发生在1919年冬季至1920年春季。死亡介于前两年之间。这很像是从2019年12月至2020年3月COVID-19新冠病毒肺炎瞬间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爆发一样。截至到3月24日,中国累计死亡 人,而世界累计死亡 人。正如法国历史学家帕特里克.齐尔伯曼所说,这种疾病可能表现得很民主,但它所肆虐这个社会并不平等。

 

 

流感与新冠肺炎这两种病毒的发病形态有非常相似的一面:发热、干咳、体寒、虚弱、食欲不振。你很难将流感与新冠肺炎分辩清楚。流感很容易被人忽视,常常应对的办法是休息几天和吃几片药片,充其量打一下点滴。这就种下了耽误的祸根。而在100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很多将呼吸系统疾病划归于流感而分辨不清杀伤力强大的流感病毒。正像今年一月的武汉,很多人得了从未知晓的传染病——新冠肺炎而被病人或医生误认为是流感一样。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