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华人的抗疫纪实:总理妻子确诊后,加拿大人变了

直到2月26号,画风急转,海度宣布加拿大不可避免的要爆发新冠疫情,号召民众购买两周的食物以应对生病后需要隔离的局面。除此之外,仍未见政府有任何应对决策出台。加拿大真正开始启动全民抗疫是从3月13日特鲁多夫人被诊断阳性开始。在3月13日之前,加拿大居民能见到的政府宣传都是“多洗手”、“低风险”。

▲特鲁多夫妇抗疫总动员发布后,要求人们尽量待在家里,外出保持人际间2米的社交距离。而直到现在,无论医疗机构还是政府宣传,除了安省之外,还认为民众戴口罩无益于防范病毒。▲3月13日之前,加拿大政府的对外宣传更大的漏洞在机场。加拿大机场没有什么有效的监测设施和程序。武汉封城后,加拿大机场宣布不设立体温监测,理由是在SARS期间曾设立过,劳民伤财,也没有太大效果。机场增加的监测手段是在旅客入境表上增加了“你是否从中国湖北来(后来增加了伊朗、韩国、意大利)”的问题。如果选择“是”,则提示需要自我隔离14天。即使在加拿大“严阵以待”后,机场还是一片混乱,无防护、无宣传、无筛查,旅客摩肩接踵地挤在一起,等待入关。而所有的机场工作人员中,戴口罩、手套的不足1%。加拿大政府始终没有禁止疫情高发国旅客入境的决定,因此,当美国、澳大利亚发布旅行禁令后,一些人采取迂回战术,取道加拿大,旅游兼“隔离14天”。主观上,这些访客并无来加拿大自觉隔离的意愿,客观上说,也缺乏让他们自觉隔离的条件。于是,就形成了加拿大华裔回来后自愿居家隔离,而中国、伊朗等国来的访客随意闲逛的局面。无疑为病毒的传播造成隐患。而春节后从中国湖北以外返回民众的自觉隔离也非易事,并非想隔离就能隔离,因为从联邦到省级的政府和相关部门并未推出支持自觉隔离的政策——政府出资的单位的人力资源部门对“隔离假”并不批准,公立学校也不允许学生以从中国回来为由而不去上课。他们的理由是:“不是从湖北来的,就不会有被感染的隐患。如果感觉不适,请去看医生。如果没有不适,就没有问题。”——全然无视中国的疫情状况,仅死守“湖北”而已;也无视中国已经得出的无症状传染、潜伏期传染的血的教训。至于取消集会,更是最近几天才发生的。3月13日之前,温哥华、多伦多等地不乏万人牙医大会、四万人冰比赛。就这样,在种种不知是佛系还是傲慢的对应策略下,加拿大的病例从无到有,从过百到破千、破两千,井喷而出。实际的感染者应该更大——限于能力不足,BC省和安省已经对轻症不检测、尽量将检测留给医护人员了。

宣传不到位,准备不充足3月23日上午,特鲁多在家门口的发言主题是要求民众“在家里待着”,且竟然说出了“真是受够了”(Enough is enough)的金句。因为,加拿大民众实在是对病毒的危险认识不足。

▲特鲁多发表讲话,要求民众“在家里待着”

近几天,政府号召全民居家,能在家办公的就不要去上班,学校也无限期延长春假。广大民众遵从了前半段“停学停工”的命令,自动忽视了后半段居家的命令。又值春意盎然,于是全国掀起了踏青高潮。朋友圈中晒的多是湖边、河畔、海滨、林间风光,或者是公园、操场嬉戏游乐。而晒出的照片中,能看到许多场所也是人头济济。▲加拿大掀起踏青潮,相关媒体呼吁“待在家中”实在是连媒体都看不下去了,有媒体呼吁,“停学停工放假是为了让你在家,不是让你出去玩的”。可惜这些都是中文媒体,而华裔还算是最“听话”在家的。由于政府一直淡化病毒危害,缺乏有效宣传,让不少华裔之外的其他民众认为新冠肺炎就是大号感冒、青年人不会被传染、老年人才有性命之忧。中国报出的2%的致死率也让加拿大官员们一度挂在嘴边,但是他们忽略了中国的这个2%的获得是多么艰辛!政府的宣传有多么不到位?——即使到了现在草木皆兵的时候,在其他族裔间还流传着谣言,认为新冠肺炎是虚拟的、只是左派政府为了控制民众玩儿的把戏!尽管这个谣言的波及面可能非常有限,但也可管中窥豹。对比日本政府的抗疫宣传能上到老翁下到小学生都知道如何做好自我保护,更足显加拿大政府工作的疏漏。如今,为了让居民回家、保持社交距离,政府煞费苦心。公园里的游乐场都围起来警戒线,温哥华海滩上的可让人随意落座的漂流木被叉车搬走,健行步道入口增加了新的警示牌,咖啡馆的桌椅都收起,银行出一个顾客才放一个顾客进入。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