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边喊着反全球化,一边敦促美联储不断放水,无限放水的美元,正在废纸化的道路上狂奔。

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之后,美国推出了熔断机制,推出后也只在1997年发生过一次。所以在本月美股第一次熔断之后,巴菲特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说:" 只要你一直在这个市场玩,什么都会遇见的,但是这次这个场面我也是活了89年才遇到,可谓‘活久见’。"结果,有好事者接着编排了以下的故事:

3月8日,巴菲特:我活了89岁,只见过一次美股熔断;3月9日,巴菲特:我活了89岁,只见过两次美股熔断;3月12日,巴菲特:我活了89岁,只见过三次美股熔断;3月16日,巴菲特:我还是太年轻了 ……

所谓的全面爆发,就是资本市场里的那句老话:恐慌时期所有资产相关性都合而为一。所谓资产相关性,说的就是在投资的时候尽量选择之间关联没有那么大的资产组合,这样就可以在市场波动的时候,能保持大致的平稳。而资产相关性合而为一的时候,就是所有的东西都一样。

股市跌、债券跌、原油跌、房子跌、工业产品跌、连贵金属,都在跌,这就是这一轮资本市场发生的事件。当然,这两天又涨回去了一些,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太激动。

 

美国经济,妥妥地衰退由于疫情肆虐,美国的俄亥俄州、路易斯安那州、特拉华州以及费城和达拉斯周日相继下达“封城令”,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已接到命令呆在家里,以减缓新冠病毒流行病的蔓延。经济活动说到底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交互运动,人都不动了,经济自然也就停止运行了。航空线路关闭,大型活动取消,商业运行停止……需求突然消失,供给自然也就停止了,烈火烹油般的美国经济,突然就陷入了停滞。高盛分析师David Kostin在其最新报告中指出,美国政府的防疫措施正使得经济活动显著放缓,预计标普500公司收益将进一步下跌,预计美国2020年GDP萎缩4%,而美联储的官员则更加悲观,圣路易斯联储行长詹姆斯.布拉德周日说,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他认为美国二季度失业率可能达到30%。如果这种悲观的预测成真,那么美国失业率将超过上世纪20-30年代 “大萧条”时期,并且比2007至2009年“大衰退”时期高出三倍。而大萧条时期,是美国人刻在骨子里的痛,那次大萧条持续了整整10年,直到二战爆发才算结束。

所以,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美国的经济是否会衰退,而是衰退将有多深,有多久。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的行动,某种程度上已经表明了这个世界上最有水准的货币管理当局,对当前局势的看法。

 

备受争议的经济刺激计划为了扭转败局,更为了化解眼前僵局,美国行政当局推出了一个总额85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提议包括一个月内向美国民众发放共计5000亿的现金支票,而且一路膨胀,从8500亿美元,逐步加码至1万亿美元、1.3万亿美元、1.6万亿美元,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周六称可能达到2万亿美元。结果,在周日和周一的议会表决中,被民主党阻击否决了。两党的分歧在于,到底是应该救助企业,还是直接救助工人。不用猜,前者是共和党的提案,后者是自诩代表人民的民主党提案。最新消息显示,事情出现转机,多家外媒报道,美国白宫和参议院领导人当地时间周三早上就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达成协议。修改后的参议院法案将向经济中注入约2万亿美元,采用的形式包括退税、延长四个月的失业金申领、一系列企业减税措施、通过美联储提供5000亿美元大型企业贷款计划、3670亿美元小企业救助计划、1300亿美元用于医院以及2000亿美元用于交通运输、退伍军人、儿童医疗和老年人等其他“国内重点项目”。2万亿美元,这个数字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但是这笔巨款怎么花,花下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目前没人敢打包票。大家都知道,2008年次贷危机的时候,小布什在是否救助企业的问题上就一度非常迟疑。原因是政府无节制的救助自己不去规避风险的企业,是完全不符合市场伦理的,救助这种坏企业,相当于惩罚自律的好企业。

而在今天,这个问题仿佛已经不存在,市场经济下的美国政府,救助起来毫无压力,只是在争论到底花多少钱,重点救助谁。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一次新冠疫情的冲击是真的很大,感慨之余,又很难不对这种不计成本和代价的“救市”感到担忧。

 

美联储放水与全球化的悖论白宫之外,美联储也没歇着,在美股连续走低后,美联储开动自身最高技能——给市场提供“无限流动性”,其中包括购买无限量的政府债券和投资级公司债券,建立以学生贷款、信用卡贷款和美国政府支持的小企业贷款为抵押的新项目等等。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这样的玩法当然是一种破坏自己货币信用的行为,但疫情至此,美联储只能选择节操尽丧。货币是什么?货币是人类用来交易的媒介,纸币时代的货币的背书只有一个,那就是政府的信用。无限放水的美元,正在废纸化的道路上狂奔。美国股市确实对于美国老百姓很重要,众所周知美国老百姓的储蓄率很低,几乎人人的钱都在股市里,所以要想连任,股市不能暴跌。1996年克林顿虽然深陷拉链门,但股市表现不错,美国人也能哈哈一笑而过,到了2000年大选,戈尔输给小布什,同样因为美股表现不佳,美国人民果断抛弃了民主党。特朗普是个商人,他的长处是实战经验丰富,他敏锐地看到了股市对于连任的重要性,正因如此,自上任以来他不断鼓吹股市上涨。结果这次疫情导致的暴跌,让他乱了方寸,要求美联储救市,而美联储也没有坚持节操,开始大放水。特朗普可能至今没想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放水跟全球化,实际上是正相关的关系。持续数十年的全球化,其基础有两条,一是美国老百姓超强的消费能力,二是美元的全球地位。前者使得全球生产的最终去向和买单人是美国,后者让全世界纳入同一货币体系,便于美国收割。特朗普一边喊着反全球化,一边敦促美联储不断放水,以确保美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但这两大政策的取向实际上是自我矛盾的。有经验的特朗普,短处在于没有理论根基,看不透自己已然深陷矛盾之中。这也是一个典型的悖论。如果你要保证美元的长期信用,那么你就要牺牲当下的经济,毫不犹豫地刺破泡沫,但这样做会损害美国经济乃至国力,说不定美元就此失去全球地位。如果要维持泡沫不破,你就得无节操释放流动性,以保住美国的经济不受重大打击,但这同样是一种破坏自身信用的行为。释放出来的流动性,倘若没有全世界去承接,就会造成美国国内的恶性通膨。疫情爆发后,各种资产价格下跌,全球反而出现了美元荒,这还是在美联储释放流动性的时刻爆发的美元荒,足见当下世界经济之畸形。于是,美国跟9个国家搞起了货币互换,分别是巴西央行、墨西哥央行、韩国央行、澳洲联储、瑞典央行、丹麦央行、挪威央行、新加坡金管局、和新西兰联储。也就是说,美元会作为这些国家货币的支撑,给予300亿—600亿不等的流动性支持。说句大白话就是,你们别怕,拿你们印的钱来换我印的钱,这样你们就不会缺少美元了。而那些没有加入互换协议的国家呢?他们则会陷入美元荒,如果要美元就要拿出口要交换,这就是全球货币的收割模式,简单收割已经满足不了美国,他们这次选择的是定向收割。果然,在货币互换推后后,美元开始停下了继续走强的脚步:

不可阻挡的全球化进程美国经济停滞后,面向其他国家的订单消失了很多,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也是深受其害。来自中国制造业中心地带的东莞传来的消息:

3月18日,现有员工1200多人的大型玩具制造商泛达玩具因欧美取消订单宣告结业。

3月21日,拥有4000名员工的知名品牌Cosonic耳机制造商佳禾电子因疫情宣告工人全部降薪或清退出厂。3月21日,东莞某大型制造企业因最大客户美国FOSSIL全部取消订单,不得不宣告放假三个月,前途命运堪忧。

其他诸如纺织、服装等依赖出口的行业,更是陷入复工后丧失订单的窘境,这就是美国经济打喷嚏,世界都跟着感冒了。“环球同此凉热”、“天下一家”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口号,在全球化深入到这种程度的今天,全球确实连成了一体,虽然逆全球化现在是个时髦的话题,但我个人认为,这只是全球化道路上的一次曲折罢了。恐怕就连战争,也没法真让这个地球彼此分开了。为什么这样讲,其实美国的具体行动已经给出了答案,无论是白宫的救助计划,还是美联储的放水,都只证明了一件事:美国人民已经不肯挤泡沫了,也已经不肯过苦日子了。所以政客们也只能顺应民意,有问题就放水。也就是说,美国作为全球化的发动机和原动力,根本无法放弃美元的全球收割者地位。另外一方面呢,我们国家的经济也依赖全球化,我们的基础设施也好,工业链条也罢,都不是只为本国国民需求而建,而是为世界工厂所建,如果失去世界工厂地位,我们要搞基建做什么呢?要搞那么大的产能做什么呢?没有去处的产能以及基础设施,不是资产,是包袱。两国的基本情况一摆,情况不是很清楚了吗?无论中美,都不能脱离全球化而独立存在,如果说逆全球化原来是一个选项的话,在美联储无限制放水后,这种选项已经自动消失了。这或许,对所有人都是个好消息吧。至于全球化产生和积累的矛盾,就只能由时间去解决了,就像凯恩斯所说:长期看,我们都是要死的,就让一代人解决一代人的问题吧。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