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汉口殡仪馆:手捧的骨灰在催我追责

手捧的骨灰在催我追责

文/草青

3月26日上午下着小雨,武汉汉口殡仪馆外排着长队,无数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家属戴着口罩,秩序井然地一字排开在此领取亲人的骨灰。这是他们在疫情趋缓后第一次出门。阴郁的天气代表了此刻的心情。在平静的队伍里几乎听不到哭声。数月的痛不欲生、魂不守舍已使他们哭干了眼泪。当人群中忽然有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有人还是免不了“心里一阵发酸”。

 

对于亿万远离武汉的老百姓来说,被巨大的悲伤、愤懑感染并流着伤心之泪的,是在《财经》《财新》《中国周刊》《方方日记》以及一些自媒体的报道中所看到的那一个又一个悲痛欲绝的故事。

 

一个七十多岁需要定时透析的老人,因无法透析而不得不从自家凉台跳楼自尽了此残生;

 

一个三岁的女孩送走了爸爸又送走妈妈,最后怀抱三口之家的合影在病床上与人间告别;

 

窘困而有限的医疗资源使更多无法入院而躺在家中的老人小孩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无数亡者苟延残喘的生命烛火,竟扑闪出毫无做人尊严的微弱之光……

 

不可思议的是武汉人民在花一样的世界里所遭受的沉重蒙难。他们发问,这究竟是人祸还是天灾……

春天来临,武汉樱花已开。疫情趋缓,逝者落地为安。对生者而言,已到了办几件实事并付诸行动的时候了!

 

第一件事:万众锲而不舍不依不饶追责严惩祸害者

 

从去年底至今年三月,疫情发生和发展中有许多问题仍没有厘清,一直未能很好地回答人民的关切。有诸多疑问使人们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丧失了信心;李文亮等一批医护的冤情和委屈并没有得到正确地处理;全国人民的心情也未得到合理的纾解;有严重失职、渎职的武汉中心医院的书记、院长至今逍遥法外;各级职能部门和政府在处理疫情的方方面面被质疑并未得到回应……一句话,人民翘首以盼。在疫情缓解之后,追责严惩、以儆效尤是最好的时机。

 

第二件事:认定居家亡故的市民并将医药费纳入报销以示安慰

 

据3月26日国家公布的武汉因疫情死亡的人数为2531人,而实际居家死亡的人数(并未算在此列)远远大于此。由于前期武汉新冠肺炎病人多,医疗资源紧张,病床少、检测试剂不足,许多等候住院的病人都在家中去世。大多死者至今未能认定为"新冠肺炎"感染者。政策规定,凡认定为新冠肺炎感染者,所有医疗费用国家买单,未被认定者自己承担。使得一大批家庭为抢救亲人而花钱过多,有的甚至倾家荡产,落得人财两空的境地。如今,不能再让他们在痛失亲人后雪上加霜,应尽快恢复他们"新冠肺炎亡故者"的身份,给予应有的医疗报销待遇,这是施以安慰的最好办法。

第三件事:为武汉死于"新冠肺炎亡故者”修建纪念陵园

 

发生在2020年的世界性大疫情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并有着历史性的纪念意义。当疫情结束后,死者亲人久已压抑的悲情将会象岩浆一样再次释放。安抚他们的情绪应该摆在政府办实事的议事日程中,也充分体现一届政府为民着想的理政务实态度。功德一世,善莫大焉。如在武汉市周边适宜地方修建纪念疫情亡故者陵园,使死者安息,生者心顺将是一件得人心的大好事。陵园落成之际,政府出面举行大型公祭,以告慰亡灵和安抚家人,此可更好地赢得民心。

 

 

三件事,人民拭目以待。重要的是,手捧的骨灰在催我追责!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