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允许在国外“重灾疫区”的中国人回京,北京政府就没有理由拒绝湖北人

在对待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待遇上,中国老百姓的希望值并不高,只要能一律平等对待就行了,没有太高的要求,中华民族是个很容易满足的民族。可是,在我们国家的有些部门、有些机构和有些工作人员就是做不到这一点,他们总是内外有别:对外国人松,对中国人严;对外国人热,对中国人冷;对外国人笑脸相迎,对中国人却“公事公办”。最近,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做出规定,从3月28日起,中国将暂停所有外国人入境,即便是持有中国大使馆的合法签证也不行。

对这条规定,中国的老百姓一定是坚决拥护的,因为中国以外的国家新冠疫情大暴发,中国反而成为全球相对安全的“诺亚方舟”,为了保护我国的抗疫成果,防止疫情再次暴发,禁止外国人入境是完全必要的。但是,这个规定中并没有排除国外的中国人,他们还是可以回来。也就是说,海外留学生和拥有中国国籍的华人还是可以回国的。既然允许他们回国,就可以到他们家所在地的任何一个省份。对此,国人也是非常理解和支持的,别管这些人目前在哪个国家,只要还是中国人,都允许他们回到祖国的怀抱。不可理解的是,北京市政府3月27日却做出一个新规定,当前湖北地区人员一律不得返京。

尽管内参君也是北京人,现还在北京,但是,我对北京市政府的这一规定为“湖北人”鸣不平。为什么这样说?湖北地区曾经是最严重的“疫区”不假,但是,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欧洲国家是否也是严重的“疫区”?况且,湖北已经连续数日都是新增“零确诊”地区,而中国以外的那些国家正在暴发疫情。那为什么从那些国家回来的中国人可以进北京,而对“湖北人”却一律不得返京呢?从国外回来的集中隔离十四天,为什么就不能允许“湖北人”进京也采取一律隔离十四天的政策呢?在境外生活的中国人是我们的同胞,难道“湖北人”就不是我们的同胞了吗?一级政府所做出的规定应该尽可能的公平、公正,与国家的规定不能相“冲突”,更不应该内外有别。这次疫情首先暴发在湖北武汉,这也不能怪罪湖北人。湖北人民为抗击疫情已经做出巨大牺牲,为了不使疫情扩散,武汉封城两个月,他们对全国、甚至全世界是做出贡献的,我们都应该善待湖北人民。既然允许在国外“疫区”的中国人回北京,就没有理由拒绝“湖北人”返北京。在武汉疫情暴发之时,我们一直谴责外国人歧视中国人的行为,可是我们自己呢,是不是在其他省份也存在着歧视“湖北人”的现象?最近,有媒体报道,江西九江市长江一桥处,湖北黄梅县交警与江西九江警察发生争执,并有肢体冲突,引当地老百姓围观,“两地警察打起来”!这也应该算是一件“丑”闻吧。现在,由于具体情况还不明了,双方各执一词,不便说谁对谁错。但这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这里面是否也存在因“歧视”因素而引起的冲突呢?更让内参君感到不平的是,我们中的有些人,对“湖北人”不能善待,而对同样是境外疫区回来的“外国人”,却关怀备至,照顾有加。日前,主流媒体《南京日报》有一篇报道,题目是“为了684个‘老外’的安康”,看后,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无言以对。

在这篇报道里详细描写了当地工作人员是如何为这些来中国“避难”的“外国人”热情、周到服务的:有的老外一次只买4片面包,确保每天吃新鲜的,我们就每天送上门;老外要喝桶装纯净水,一次性购买了4大桶,我们就帮他一桶一桶从小区门口扛到楼上;有一位外国友人买了大件物品,没有电梯,我们硬是派了两个人抬上4楼、送进家里;有个小年轻酷爱淘宝,我们有一天帮他送了20多趟快递……按理说,工作人员对来中国避难的“外国人”,热情照顾,周到服务也没有什么不对的,这不是更能显示我们中华民族与人为善、热情好客的良好传统吗?但是,如果将这些“外国人”换成是“湖北人”,他们还能做到这些吗?如果真的也能做到,我们没有任何话可说。就凭此篇报道中突出的“老外”两个字,我想他们大概率是做不到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一律平等的热情服务的,更别说是对“湖北人”了。最近还看到《新民晚报》一则弘扬“正能量”的报道:一位去过德国、法国、瑞士,最终通过台北转机回到上海的英国籍女婿到达小区后,丈母娘和妻子都希望他能去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以免影响才2个月大的孩子,但英国籍女婿不太愿意。请看当地居委会是如何伺候这洋人的?下午,街道管理办工作人员以及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一起把该位外籍人士接到了小区空置的老年活动室。陈小姐与丈夫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无果。街道管理办主任带领工作人员,与外籍人士进行进一步的沟通,但其还是想居家隔离。通过英文高级口译考试的吕某主动承担起翻译工作,他们从健康、安全、专业的角度,向该名外籍人士阐述了集中隔离的目的,并详细介绍了集中隔离点的配套服务措施。沟通无果后,最后的解决方案竟然是,让丈母娘和女儿、孩子暂离家,把房子留给外籍女婿单独居住,居家隔离。晚上,陈小姐带着母亲和女儿住到了亲属家,把家让给了外国女婿。是的,你没有看错,这还上了报纸,当正面宣传。

看看我们的工作人员动用了多少人力、精力,苦口婆心地做这位洋人的思想工作,真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是多么热心和耐心啊?最终还是没有说通这位洋人去集中隔离点。有网友说,若是一个农民工不按规定去集中隔离点,他们还会这样耐心地做工作吗?大概率是会被强制带离,若反抗说不定会被采取各种强制措施,先“拘留”再说,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在我们有些人的骨子里就是对“洋人”高看一眼,一见到“外国人”就先自矮三分,膝盖发软,唯恐自己对其照顾不周,惹“外国人”生气。正是国内一些人的“奴性”心理,也无形中“惯纵”了一些取得外国籍的人,在国人面前,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目空一切,骄横跋扈”的嘴脸。这才会出现,从境外回来的“隔离女”嫌自来水里有杂质,非要喝矿泉水,大闹宾馆的事件;这才会出现“我从欧洲回来的,就这待遇?”的质问;这才会出现从澳洲回来,正在隔离期的某外籍女士,不听工作人员的阻拦,不戴口罩执意去跑步的违规事件等等。什么叫歧视?不是一律平等,而是区别对待,这就是歧视!表面上站起来的中国人,什么时候从心理上能真正的平等对待“中国人”和“外国人”了,才算是真正的站起来了!

文:清风AA A内参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