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弃约”,中国人民为什么每次都感到不适应

02

中文世界为什么总是感到意外?

这是本文讨论的重点。从今年3月份白宫开始宣布对中国的贸易调查结果以来,中国的媒体,包括交易者,都处于巨大的困惑中。我在上一篇公众号文章《新冷战视野下的贸易战》一文中,已经对看似矛盾冲突的各种现象做了清晰的说明和推演。

(1)困惑来自于对美国决策机制的不理解

作为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总统和国会各有其责权范围。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总统有独断权力,但是国会也会通过立法过程影响和干扰总统的权力。例如在中兴案上,川普总统虽然释放了与中兴和解的提议,但这并不是决议。而美国国会则认为总统的表现过于软弱,进而采取立法程序,准备限制总统的决议。

如果理解了行政、立法和司法在一个国家重大政策上面的分工与差异,那么我们就会对看似矛盾的美国政策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进而做出相对合理的推测。

(2)习惯性简化思维的恶果

这些年,阴谋论盛行。阴谋论是一种极简的归因法,即已知结果后归因到一个原因。这种方法发展到极值,就是阴谋论。过度简化是这种思维方式的突出特点。

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如果不能建立起一种历史观,一种基于复杂进程的分析方法,那么很容易落入过度简化的思维陷阱。例如,一开始很多人觉得川普总统是商人,唯利是图。这是最典型的自我心理投射。这样的简化看法直接导致了无视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根本转变。

简化思维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拟人化思维,即把一个复杂的历史进程用拟人化的方式理解,用人际关系甚至男女关系的常理去揣摩国际关系。例如,之前流行的中美经贸关系是夫妻关系类的说法,就是完全无视奥巴马政府末期提出的TPP协议,将一个短暂的平衡关系视为永恒不变。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