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大战!世界格局或将重新改写!

全球疫情下的四种国家管理模式

浊世滔滔,万民疾苦。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中外确诊人数,突破78万,在中国之外的,已经超过70万。其中,美国确诊人数超过16万,一天新增2万例。紧随美国之后的意大利,也达到10万例,而意大利总人口才6000万,本次疫情的严重程度,为数百年来前所未有。且拐点远远未到,疫苗出世遥遥无期。人类面临黑死病以来最大的浩劫。

目前,疫情的发生,对于所有国家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各国都出现了乱相,无一幸免,只是混乱的程度与侧重点表现不一样,不同国家国力的大小、价值观的倾向、管理能力的高下,决定了其应对疫情的模式。

罗天昊国与城结合国家经济实力的强弱,以及管理力度的强弱,进行了极化。

富裕与贫穷,管控与放纵。交叉组合。形成四大象限,也就是四种模式。

第一象限:富国,管控。

第二象限:富国,放纵。

第三象限:穷国,放纵。

第三现象:穷国,管控。

各种模式的选择,其实都是基于本国的国情国力,以及价值观念,管理能力等。虽然模式不同,但是无所谓高下,不轻易说他国是非。

01第一象限,富国,管控

第一波疫情。

典型为韩国、中国。(美国等国认为中国为富国,2020年取消中国发展中国家待遇,中国是否富国,存在争议。)

通过相对严厉的社会管制,控制疫情发展,尤其以中国最为典型,弊端是,牺牲了部分社会自由度。

韩国作为东亚国家,初期虽混乱,党争和教争导致社会大混乱,但后期管控得力,也基本扼制势头。

在疫情初期,中国强制戴口罩,以及实行封城和封村、封小区,一度引起了全球舆论的高度关注甚至质疑。

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正是这种强力管制,使中国在全球率先初步控制了疫情。目前,疫情已过拐点,进入尾声。

中国是穷是富,虽存在争议,但是中国的动员能力和物资调动能力,还是全球中罕见的。疫情初,中国调动了几万医务人员,集中在湖北。实行了全国范围的结对帮扶。各地抗疫物资,在初期混乱之后,逐步实现了充足供应。

被称誉为生命线的口罩,中国从初期的缺口,到恢复庞大的生产能力,目前口罩已经充足,且可以援助国外。前几天,中国已经第一批回馈曾在疫情中帮助过中国的日本。当下更是援助超过全球一半的国家,特别是重灾区意大利。

看数据说话。

中国以14亿的庞大人口,最终确诊8万例,死亡3000余人。确诊人数占人口的比重为十万分之六。死亡率为4%左右。

截止到3月30日24点,全球确诊超过78万例,死亡超3.58万人。确诊人数占人口的比重为万分之一。死亡率为5%左右,而且未至顶点。若放任自流,最高确诊人数,将超过1亿甚至数十亿,不少国家面临灭顶之灾。

中国为什么会实现这种疫情管理模式?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在各个领域,都形成了一种混沌体系。

在经济领域,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共存,民营经济占比达到60%,但是国企在核心领域能控制社会;在社会管理领域,中国部分放开了管制,民众比前三十年拥有更多自由,但是,中国实行的是大政府和强政府模式。

在思想领域,鼓励百家争鸣,尤其是自媒体时代,各种思想和网红代代更新,明星如走马灯,导演都传到了所谓的第六代,但是,思想管制和主旋律,则占据官方强势地位。一旦民间思想“出轨”,则必受到敲打和制约。

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实行的其实是一种半威权模式。在混沌到有序之中,随时转换。

疫情初期,正是因为言论的管制,使李文亮的预警没有得到足够重视,一度延误时机。但是,疫情确认后,也正是因为强大动员能力,又使疫情在全球率先得到控制。

一体两面。利弊相随。

中国人不信神,更信人。弊端是没有敬畏,尤其是对于法律和规则缺少敬畏。但是,利在激发奋斗精神。中国的救世英雄,治水时代是大禹,疫情时代是医生。都是人。

此外,中国设立方舱医院,至关重要。为什么叫方舱,而不是方舟?

方舱医院实行的“应收尽收”,所有确诊者都治疗。

诺亚方舟,虽承载一个救世的传说,但却是一个残酷的精英主义传说,上天只拯救少数人,而任由多数当世之人被毁灭。这在讲究集体主义的中国是不被允许的。尤其是隋唐之后,中国就逐步警惕贵族主义,推崇平民主义。

数年来,罗天昊一直提倡,中国应给国民吃两颗定心丸:实行重病免费医疗,全民失业保险。本次国家在疫情中期实行全民新冠治疗免费,得以彻底逆转局势,说明免费医疗这颗定心丸,至关重要。它背后正是平民主义的精神根源。

02第二象限:富国,放纵

富裕,且崇尚自由。

这种模式的国家,正好是当下第二波疫情的中心。最典型的是欧美发达国家。

欧美发达国家,社会管理比较宽容,公民要求自由,难以管制。虽然医疗条件优越,技术有优势,但是疫情进展神速,感染率高,死亡面积大。

当下,美国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6万,日增2万,形势急迫。

意大利则是病死率最高的国家,确诊101739,死亡11594,死亡率超过11.4%。其它如西班牙、法国、英国、比利时等,均为富裕且自由的国家。

英国王子查尔斯,首相约翰逊均已确诊,西班牙公主特蕾莎病逝。意大利一对情侣死亡吻别,更是令人动容。欧美疫情的严重程度,前所未有,其对社会的挑战,几乎是二战以来最高。

中国疫情的重重警告,为什么欧美国家不吸取教训?

在美国的12万病例中,有5.2万多来自纽约。美国总统特朗普28日曾一度宣布将对纽约等疫情严重地区实行为期两周的强制隔离,但是,纽约州长科莫却极力反对,称这是联邦政府向地方州的宣战。特朗普被迫改口。

尽管疫情严峻,但是只要民间和地方没有认识到严重性,美国这种体制就难以强来。当年美国参与二战,也一直要等到日本偷袭珍珠港,民众认识到问题严重了,罗斯福才敢宣布开战。特朗普也遇到了相同的困境。但问题是,本次新冠疫情是加速度传播,容不得迟疑。

很多美国人将此病看作严重点的流感,认为致死率不到2%,多数青年人是轻症,老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才会死亡,因此前期很轻慢。NBA球星戈贝尔甚至在发布会上故意触摸话筒恶搞。甚至有美国网红亲吻飞机上的马桶。

雪崩之前,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在西班牙,一直到3月上旬,中国封城40多天之后,当地还在大搞游行和节日聚会。在意大利,疫情开始走向严重的时候,政府封锁了几个城市,结果市民们不买账,高喊“还我自由”。就算每天有大批病人死亡,他们都不怕,觉得被要求戴口罩是自由被侵犯,甚至,面对声称要抓捕不戴口罩者的市长,他们都无动于衷。

大批高官和明星被确诊感染,英国王子和首相感染,西班牙公主病逝,全球明星汤姆汉克斯,哈佛大学校长夫妇等,纷纷中招。民众才开始恐慌。

从自由,走向自私,则是本次欧美国家的一大社会失败。

在美国,数百位警察确诊之后,导致4000多人请假或逃亡。

美国德州的副州长帕特里克公然发表电视讲话,号召祖父母们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拯救美国经济。特朗普同样只想保全青壮年,那是他的票仓。欧洲的医院资源也集中在青壮年,意大利医生可自由选择病人。在西班牙,一段视频显示,一位老妇声嘶力竭地喊叫,医院不管她的老伴,拔掉了老人的呼吸机,让他等死。

一度博爱的国家,缺少了爱,多了生命价值的精确算计。

疫情的神速进展,令自由世界受到巨大冲击,有人将其形容为“帝国的崩溃”。

英国不得不结束群体免疫战略,开始推出历史上最强禁足令:全面封锁3周。意大利也加强了管制。

美国则迅速通过授权,形成相对集权的政府。当下,超过一半的州宣布了隔离命令,且美国动用了国民卫队,特朗普一边向文在寅求援。

预计疫情将引起西方对自由的边界重新进行反界定。

03第三象限,穷国,放纵

未来第三波重灾区。即将到来。

穷且放纵。这类国家未来最危险,贫穷,且医疗条件差。可能出现灾难性后果,严重情况下,可能实现国家失控或者崩溃。

目前,全球最担忧的,是非洲部分地区,拉美地区和东南亚,南亚地区。

在拉美,很多国家本来就社会腐败兼黑帮横行,疫情期间,甚至连封城都需要黑帮以自保的方式来完成。

非洲是瘟疫经常光顾的地方。纵使没有新冠疫情,时不时爆发的埃博拉就令人色变。今年叠加上新冠疫情,令人担心非洲未来的医疗体系是否能够承担。目前,非洲居于第三梯队,感染人数低于中国,也低于当下的疫情中心欧美。

但是,一旦病毒冲破封锁,蔓延到非洲,以非洲的医疗实力和经济资源,以及低下的社会管理水平,将面临远超欧美富裕国家的惨景。

最值得关注的是印度。

印度是现在的第二人口大国,未来的第一人口大国,至关重要。

至3月30日,印度确诊人数终于突破1000,但还是远远低于欧美国家。但是,印度的真实感染人数,被严重低估。

对于一般印度人来说,病毒检测试剂严重不足,且费用过高,一般无症状和轻症不愿意去检测。导致漏检成为常态。

在印度,每100万人,只有10.5人检测。检测率几乎是全球倒数。全国13亿人,接受核酸检测的仅1.4万人。

纽约时报3月27日发布了一篇有关印度疫情的文章,预测印度实际的感染人群已经达到21000人。并用数据模型推测,到7月底之前,印度预计将有3-5亿人感染,最保守也有1000万。

印度的呼吸机不足2万台,且都位于大城市。届时很可能医疗体系崩盘。出现灾难性后果。

情况紧迫,为此,印度总理莫迪在3月24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全国从25日起,封城锁国21天,所有商业活动停止。莫迪称,如果印度不封锁21天,将倒退21年。同时,莫迪还致信给民众道歉,请全民忍耐。

但是,印度很可能成为中国、美国之后,全球第三波疫情的中心。

几大社会顽疾,短期内无法根治,对印度未来疫情危害严重。

印度的种姓制度非常顽固,难以改变。高种姓的富人更容易接触到优质的医疗资源,可以更早地检测和救治。印度绝大部医疗资源都掌握在私立医院手中。低种姓中穷人多。

印度是人口大国,且是穷国,不仅检测率低,一旦染病,印度的医院和床位也不够。

印度40%的人口居住在贫民窟,在疫情之下,卫生严重缺乏保障。在印度封城之后,很多农民工无工可做,大部分都回乡,未来病毒将从城市蔓延到农村。贫民窟和乡村,在印度可谓山高皇帝远,难以管控。

此外,印度宗教众多,也容易发生聚集性宗教活动的超级传播。一位70岁的锡克教领袖从意大利旅行回来,就导致4万人被隔离。印度当年局势因为教派纷争而分裂为两个国家。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势力可以遏制各种宗教活动。

04第四象限,穷国,管控

典型如朝鲜等国,以牺牲社会活力,换取安全。这种类型国家不多。极端例子。

四种模式,孰优孰劣?

历史终将拣选,那些顺应天道的国家。

 

全球面临不确定性的严峻挑战01假如全球多数国家都传染了,中国该如何自处?

假如最终,全球面临极端情况,感染了1亿人甚至几十亿人。那时候,基本控制住疫情的中国,该如何与外面的世界相处?

是不是要划分“中国”与“中国之外”?或者因为交往瘫痪而逐步走向封闭,或者最终不得不与国外一样?

这种艰难的选择,无异于中国的再一次“入世”。

02疫情引起自由世界的大分裂与大反思

马克龙认为,应该通过吸取教训,反省民主国家先有的发展体系,几十年来它已经暴露出缺陷。

将某些商品置于市场规则之外,将食物、防护、医疗和生活环境托付给别人是一件疯狂的事情。我们必须重新夺回控制权。建立一个比现代更独立自主的法国和欧洲。

而美国,又走向集权的危险。

最近,特朗普权力大增。火速推出2万亿救市计划,虽然推行纽约会战,封锁纽约被市长反对,但是,最终美国多数州还是封城。此外,特朗普已经动用军队。实行战时指挥体系,短时期内,他还将被更多授权。

匈牙利刚刚通过授权法,政府可施行立法以外的非常规措施,开了头,吉凶难测。

本次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疫情显示,过度的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被广泛批评。预计疫情将引起西方对自由的边界重新进行反界定。

03疫情导致更密切的全球主义,还是孤立主义?

疫情的蔓延,要求全球各国在医疗、技术研发等领域更紧密的合作。

但是,对于疫情的控制,对他人他国的怀疑与恐惧心理,又使各国倒退回闭关锁国状态。

两种并行存在。

最大的问题是,随着疫情的深入,到底未来是更深入的全球化,还是逐步走向孤立主义?甚至走向资源争夺引起的世界大战?

文:罗天昊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