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事件的政经视角:心灵壁垒与“爱国价”

其次,不同的税收制度造成了价格差异。中国的出口退税政策导致了中国制造的产品在国外更便宜。而且,中国商品的价格是含税价格,包含了17%的增值税。

 

第三,各种交易费用进一步扩大了价格差异。比如中国的道路运输费用较高,高房价、高房租推高了店铺租金成本。除此之外,中国企业还面对的各种不确定性,比如税之外各种收费、疏通关系的费用,向国内供货时发生回款问题的概率比出口更大,这些因素都会使得同在中国生产的产品,在中国的价格更高,在国外的价格更低。

 

本质上,这是国民为国家控制力所付出的代价。如果要把这些问题,寻找一个文化与观念上的对应之物的话,那么,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忽略小民利益,提倡国家利益的“爱国”造成了这种巨大的价格差异。所以,联想的产品,乃至普遍性的中外价格差异,不是卖国价,而是“爱国价”!然而,讽刺的是,这种现象最后被归咎为“联想不爱国”。

 

实际上,如果顺着这种“爱国”思路,联想产品的中外价格差异,“中国制造”的中外价格差异不会减小,只会更大。讽刺的是,特朗普要解决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正是联想产品的这种差价。不妨从一个更直白的角度说,如果电子产品没有关税了,美国联想便宜,买回来不就可以了吗?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正是提出了这样的办法,中国可以从美国进口联想产品,降低贸易顺差。但仔细想想,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段子。

03

爱国、卖国与心灵壁垒

 

或许有人会说,即便撇开联想的价格差异,即便5G投票是公司行为,即便政府采购按政策规定应该中外一视同仁,但政策虽然如此,企业、公民都应该爱国,这是政策与法律之外的民意。但是,这个民意某种程度上,是错误的,而且,对中国有害的。

 

爱国可以是一个指向全阶层的情怀的概念,可以是外交官在安理会据理力争。这个概念也可以指向引车卖浆之流,比如,为中华的崛起而读书,为中国赢得荣誉,流水线上的打工者,勤勤恳恳的工作,都可以被称为一种朴素的爱国。

 

但是,反过来说,卖国不应该超越权利与法律,成为一个指向全阶层的概念。向外国人泄露国家机密;在政治谈判中,故意吃亏,这些高层级行为都是毫无疑问的卖国行为。但是,对于普通公民、企业来说,都是在法律范围能行使自己的权利。比如,卖商品给外国人、购买进口产品、或者吃肯德基、在乐天上班,这都是国家法律保护之下的个人权利。只要在法律与个人权利的范围内,这种行为,都是无可指责的,不然就会陷入一个逻辑矛盾,堂堂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竟然允许卖国行为,那么,指控联想卖国,就是在指控立法机关纵容卖国吗?显然,这是错误的与荒谬的。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