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炒房者自述:9个月把房价炒高两三倍,狠赚一把就离场

下面,是记者再现的三个城市的炒楼故事。在一轮轮的房价上涨中,有的人暴富了,更多人的未来被房子裹挟,艰难前行。

01

A市“坐庄”风云

“9个月时间,均价涨2倍,个别楼盘超过3倍。”尽管位于东南沿海省份的A市极为重视清明节,但魏广华(化名)却“舍不得”回家祭拜先人,“联手坐庄”这种在股市里操纵市场的方法,被他和几个炒房兄弟,娴熟地“嫁接”到房产领域。“以前做实体经济,成日操心操肺劳神苦思,但是房地产不同,只要你将局部的东西理解透彻,资金流不要出问题,就躺在家里赚钱了。这种四五线城市,前期政府不仅不会干预,反而非常欢迎房价上涨。”魏广华头头是道。回想起来,魏广华自称“如入无人之境”。2016年中,隔壁B市岛内的均价已经突破4万元,与其比邻的A市才六千多块钱。短短9个月过去,A市新楼盘开盘价鲜有低于每平米1.5万元的,个别湖景、江景、学区房,甚至在2.5—2.8万元之间。“A市区有两片旧城拆迁,以及6个自然村要征迁。这些拆迁户大约1.5万户,平均每户至少握着百来万拆迁补偿款,此刻拉升房价,不愁没有接盘侠。均价低、流通盘小、有旧城改造的刚需,配合一点学区房的概念,是个很适合讲故事的地方。”

到A市安营扎寨后,魏广华首先相中当地名校某实验小学的学区房,彼时该小区均价约为1万元。这是个典型的“学区房”二手盘,小区内“流通盘”不到50套,介于60—80平米之间,只需不到1000万的资金,便可一把吃下“流通盘”,这就相当于控制住了该盘近乎全部的流通市场。这一“套路”屡试不爽,他们如法炮制,陆续在市区扫掉接近500套小两居,这在当时,几乎相当于A市二手房交易市场的三分之一存量,花费则不到1亿元。仅仅三个月,A市的房价已在刺激下,每平米涨了近2000元。“十个人要一口气买下这些房子不是易事,毕竟树大招风。因此,上数量级的投资,就得从老家亲朋好友那里借来身份证。此外,他们还通过中介公司找农民工买身份证,通过各种渠道开具收入证明,甚至拿到贷款优惠。”魏广华说起如此“简单又暴利的赚钱方式,感觉有点上瘾”。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们找到在当地有一定规模和垄断地位的房产中介机构合作,开始刷新手中房产的挂牌价格。与此同时,通过媒体、论坛等途径,为“A市B市同城化”、学区房、江景房等概念造势。加之旧城改造和自然村拆迁形成的刚需,以及临近地级市的土豪纷纷赶赴这里扫楼,这个曾偏居一隅的四线农业城市,在市区人均收入约3000块钱的情况下,市区房价却以近乎“一天一价”的态势,从六七千元起步,向1.5万元、2万元、2.5万元、2.8万元进发。2017年4月初,魏广华在宾馆见到记者时,满面春风。他说这辈子从未想过有如此轻松的赚钱方式。

02

基金经理“结伙”赴H市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