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疫情风险等级分区分级 尼日利亚输入感染病例 广州成暴雷危险区!

虽然对国外输入性病例严防死守,但广州还是出事了。

 

4月4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2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3例。截至4月4日24时,广州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04例,累计境外输入关联病例5例。

 

通报内容乍看平平无奇,但信息量不小,“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格外扎眼。结合通报可以确定:境外输入的病例,已经在广州开始发生本土传染,而且不止一代传播。

 

境外输入病例,之前国内的通报多来自英国美国,非洲被很多人忽略,从公布的确诊数字上看,非洲似乎风平浪静。但广州一地就从尼日利亚输入了9例,非洲疫情究竟怎样,只有天知道。尼日利亚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国,超过2亿。整个亚洲范围,广州又是非洲人聚集最多的城市,其中尼日利亚人最多。

 

3月21日之前,广东对入境的外籍旅客区分重点国家和非重点国家,尼日利亚被列为非重点国家,外籍旅客在入境后,不用隔离,随便活动。3月22日下午,广州发布第7号通告:3月8日零时后境外来穗人员,无论中外公民,一律隔离。之前拒绝配合隔离治疗并咬护士的非洲人,就来自尼日利亚(详情可点击:)。他是3月20日从境外入境广州,被倒查到的。

 

细思极恐。

 

可是,广州不能失守啊!我所在的越秀区,昨天疫情风险等级均由低风险调整至中风险,就是由“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引发的。

 

根据广州市卫健委4月4日的通报,4月2日确诊的庄某,38岁,来自广东揭阳,常住越秀区矿泉街瑶台向阳大街,是近日一例尼日利亚输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庄某是美妙美食店的老板,美食店顾客多为外籍入境人员。

 

另据揭阳市卫健局的通报,庄某的女儿,8岁,4月4日在揭阳确诊。

 

通报显示,3月20日至25日,这个8岁的小女孩,住在母亲庄某经营的美食店。26日,庄某把女儿交给朋友詹某托养。她白天在矿泉街詹某经营的照相馆上网学习,晚上回到家中睡觉。30日,女孩乘坐詹某的自驾汽车从广州返回惠来县溪西镇西尉村。从3月31日起,她与一个3岁的小男孩每天共同生活。现在,这个小男孩也确诊了。

 

简单说,这个传染过程大致是这样的:尼日利亚籍确诊患者传染了庄某,庄某传染了她的女儿,庄某女儿回到揭阳老家后,又传染了自己的小伙伴。

 

传播链条并没有结束。根据网上传出的“广州电视台宿舍物业管理处”一份通知,庄某餐厅服务员的丈夫、保安员朱某,也已确诊。

 

更可怕的是,广州暴露出了防控体系上的漏洞。而广州人所关注的以下信息,目前还迷雾重重:

 

1

这个尼日利亚人3月18日入境,“乘坐出租车前往越秀矿泉街住处,自觉在该住处休息”。3月22日,他被集中到隔离点观察。从入境到被隔离,四天时间,他显然没有“自觉在住处休息”,否则美食店女老板怎么会中招?问题来了,他的活动轨迹是怎样的?密切接触者有哪些?

2

尼日利亚人被隔离后,为什么直到4月1日,女老板庄某才被隔离?她是主动排查,还是被有关部门发现的?

3

在矿泉街这家美食店吃饭的顾客,有没有都找到?

4

老板娘的朋友詹某作为密切接触者,其情况如何?照相时需要摘下口罩,确诊的小女孩又在照相馆活动,有没有找到来照相的顾客?

5

昨天的通报中,有这样的表述:“上述5例新增确诊病例,其中2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另外3例为密切接触者主动排查发现。”3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均为密切接触者主动排查才发现的。那么,是否有未主动排查的人?

6

矿泉街道瑶台片区发生了几例被外籍输入确诊病例感染的病例,这些外籍输入病例是何时入境的?他们在“一律隔离14天”实施之前所隐藏的风险,目前是否已彻底排查化解?

 

昨天,这些本土确诊病例公布后,瑶台片区传出商户停业以及封路的消息。广州市越秀区矿泉街道办一位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瑶台片区最近有几例确诊病例,我们在请示了上级部门以后,就在小区原有管控的基础上,对瑶台片区采取临时紧急的小区严格围闭管理。从4日晚开始实施,具体到什么时候结束,要视疫情发展情况再作调整。

 

该人士告诉记者,严格围闭管理的主要是矿泉街的瑶台片区。以前在外围就有大围闭管理,但有些小口没有围闭起来。不过现在围闭的出入口更多了,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小口子。目前,人和车都能正常进出,出入要扫穗康码和测体温。

 

矿泉街道位于广州市三元里地铁口附近,周围有大量的服装、鞋帽、皮具及小商品批发市场,来到广州的非洲人,有一部分从事服装、皮具等批发生意,因此在三元里一带,聚集了大量的非洲商人。

 

广州4月5日通报的3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中,有两例就住在矿泉街道一带,都是近日一例外籍输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国内疫情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目前最大的隐患就是境外输入性病例。非洲情况不明朗,而广州又有众多非洲人,因此更要百倍警惕。

 

广州有多少非洲人?广州公安部门给出的数字是1.6万-2万人,有学者也认为这个数字是可信的。但广州还有大量候鸟式的非洲人,不是常住,但他们的流动性,也给广州疫情防控带来了更大的困难。

 

此外,广州还有很多三非黑人,即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打工,他们来中国就没打算回去,办完入境手续后,就把护照撕毁,这样即使被搜查到,也不知往哪遣返。这些三非黑人,平时都东躲西藏。因此,他们的数量成谜。

矿泉街上的那家美食店显然已经成为一个感染源,来店里吃饭的顾客很可能会被传染。非洲人热爱聚集社交,喜欢四处游走。只要有一个非洲人携带病毒未被隔离,也没对密切接触者做跟踪隔离,那么广州的整个非洲人聚居区将成为一个巨大的传染源。

三元里等非洲人聚居区的管理难度极大,这里又靠近人流量巨大的广州火车站。一旦失控,其后果让人不寒而栗。

随着非洲疫情的爆发,和那块大陆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广州非洲人群体,将成为广州防控的最大隐患。

 

4月5日深夜,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公布了最新广东疫情风险等级分区分级名单。因矿泉街位于交界处,越秀区、白云区的疫情风险等级均由低风险调整至中风险,深圳市宝安区,揭阳市惠来县也被列入中风险,目前全省其他地区均为低风险地区。

 

越秀和白云,刚好是广州非洲人最多的两个区。越秀区是广州人口密度最大的一个区,每平方公里居住3万多人。白云区是广州人口最多的一个区,常住人口达271万。

现在我们只能寄望广州能强力处理好非洲人群体的感染问题。

 

 

另外,咱们广州市民也要长点心,千万不要认为疫情已经平稳,就摘下口罩,到处溜达。近期能不出门的,还是待在家里吧。实在要出去,也要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别聚集,勤洗手。

防失联,请关注我的备用号「有好报」文:「码 头 青 年 」往 期 推荐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