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食物链法则:再读柳宗元的《黔之驴》,认清食草动物的思维方式招来的杀身之祸

文:清风AA A内参
如果两个互相陌生的动物走到一起,一个是食草动物,一个是食肉动物,二者最大不同点在于双方的思维方式和心理动机不同(别较真,这里只是拟人化描写)。

食草动物它首先想到的是,对方会不会吃我?它要吃我,我就跑,它不吃我,就和平共处。从来没有想过也不会去想,我如何干掉对方。而食肉动物想法就不一样了,它首先想到的是,我能不能吃掉对方?它如反抗,我就与之战斗,战的过,就吃掉它;战不过,我就走。可它从来没有想过与对方和平相处。

遇到这样的对手,食草动物就是想与对方和平共处,想做到与人为善、与人为伴,也是不可能的。如果看不透对方的实质,没有敢于斗争的精神,仍然抱有与之和平共处的思维方式,甚至错误认为“只要我不去招惹它,甚至对它适当的示好,它就不会将我怎么样。”那就是一厢情愿,最终的结果一定会葬送掉自己的性命。

这就是大自然中的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也是西方人至今还在信奉的法则。

其实这个道理在唐代大文学家柳宗元所写的《黔之驴》一文中,将食肉动物老虎和食草动物驴子,在见面后各自的心理和行为表现描写的淋漓尽致。

我们先看看老虎看到驴子的表现:贵州的老虎第一次看到驴,庞然大物以为神。老虎也有些害怕,就一直躲在林中观察它,小心地接近它,千方百计地了解它究竟有多大的本事,目的还是为了弄清楚我能不能吃掉它。

 

过了一天,驴一叫,老虎吓一跳,以为要吃它,跑开了。但是,老虎并没有放弃想要吃掉驴子的初衷,锲而不舍地往来试探,终于发现驴子好象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似的;渐渐地习惯了它的叫声,又靠近它,不断地挑衅冒犯它。

这时,驴不禁大怒,蹄之。

见此,老虎大喜,心想,“驴子的本领只不过如此罢了!”于是跳起来,大吼一声,断其喉,尽其肉,乃去。老虎终于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们再看驴子的表现:驴子第一次看到老虎,好象也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毕竟自己的个头比老虎大,这好象是它的资本。当老虎接近它时,驴子只是大叫一声就将老虎吓跑了。这时的驴子就完全放松了应有的警惕性,错误地认为这老虎也没有什么厉害啊,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和平的动物。只要我不去主动地招惹它,它就不会将我怎么样。

这时的驴子面对老虎的不断地试探、侦察,毫无反应。既没有引起高度重视,更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完全处于自我麻痹状态。

结果,第二天,老虎再来挑衅冒犯它时,尽管他使出看家本领,终也无济于事,还是被老虎吃掉了。

老虎是天生的食肉动物,不管是华北虎、东北虎,还是贵州虎,猎食其他动物是它的本性。

驴子被老虎吃掉的这一悲剧,最为关键的问题是驴子没有看透老虎的本质,完全放松了应有的警惕性,错误地认为,只要我不去主动地招惹他,就可以和平共处。

如果将我们与西方人以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相比喻,确实有些滑稽、可笑,但是,我们是否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发呢?

 

还是要遵循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虽然我们不会主动地去犯人,但是,人若犯我,无需忍让,坚决还击。这才是一个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应有的志气和骨气。

 

西方人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谁的拳头厉害谁就是老大。

 

世界现实就是这样,人们尊重的仍然是强者和实力。

在世界霸权面前,任何解释、表白都是苍白无力,甚至是徒劳无功的,只有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敢同霸权争高下,才会赢得世界人民的尊重和支持。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