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叙事系列之二:“天之道”与“人之道”之间的纠结

文/老C

1、

 

老子笔下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已经超越了人人平等,是一种追求公平的境界。

 

 

上面这张漫画清楚的写了平等和公平的区别,第1张是平等,第2张是公平。

 

什么是平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个是平等。我干活努力我聪明,我能挣更多的钱,你笨,你挣的钱少,这个是平等。我有一个好爸爸,我生下来就可以当富二代,你有一个穷爸爸,你得一点一点自己挣钱养家,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平等的。两个人看上去都在一个起跑线上。但是这个是不公平的。

 

 

人生下来就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智商高,有的人智商低;有的人父母有钱,有的人父母贫穷;有的人生在美国;有的人生在非洲;有的人长的漂亮,有的人丑陋不堪;有的人白皮肤;有的人黄皮肤。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尚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厕鼠和仓鼠所处的位置不同,出身不同,就能享受不同的待遇,更何况人。

 

老子笔下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实际超越了平等,而是公平。

 

公平就是损有余,补不足,有余的人要付出一些,给不足的人。

 

什么是公平?每个人应该得到同样的东西,如果做不到,至少是同样的机会。

 

2、

 

而人之道正好相反,是马太效应:“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越富裕的人,赚钱越容易。穷人赚1百万很难,富人1个亿只是一个小目标。

 

在农业时代,规模效益不变,甚至规模效益递减是普遍规律。在土地是稀缺资源的前提下,粮食亩产量基本是恒定的。自耕农细心伺候的自己的田地,亩产量可能比大地主雇佣佃农种田的亩产量还高。

 

但工业时代,绝大多数情况,都是规模效益递增。5000万吨的钢厂,吨钢成本一定小于1000万吨的,1000万吨的钢厂,成本一定小于100万吨的。工业时代,企业很多时候是被逼无奈不得不上规模,因为没有规模,就会在竞争中被淘汰。

 

信息时代更是这样,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每一个领域,最终都只有1-3家能跑出来,千团大战,最终只剩下美团一家独立巨头,和被阿里收购的饿了么。

 

互联网toC的商业模式,变成了toVC,前期靠巨额融资补贴圈用户,后期靠把对手挤死,垄断收割。

 

从历史中可以看到,如果没有制约,资本的力量一定会让穷者愈穷,富者愈富。这是不可逆的客观规律,是“人之道”。

 

现代社会中,权力的血统继承已经基本不存在了。但财产的血统继承,还是天经地义的。血统继承加上资本的马太效应,如果没有制衡,社会财富不可避免的会聚拢在越来越少的人手中。

 

3、

 

如果一个社会只强调“人之道”,只强调效率,不追求公平。这就是一次大战之前的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社会是什么,是强调效率,强调平等,自由、平等、博爱。资本主义说的是平等,而不是公平。纯粹的资本主义是不考虑公平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才是资本主义的基本原则。

 

然而,二十世纪上半叶发生的萧条、战争、问题,以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诞生。也让资本主义意识到了,完全不考虑公平,社会很难稳定和谐。对整体经济发展也不利。

 

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而社会的生产力已经超过了人们的生存的基本需求。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需要更大的需求。在资本主义阶段,人类社会第一次出现了有效需求不足。

 

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什么,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一个人的消费,再怎么穷奢极侈,也是有些人。对于站在金字塔尖最富有的很少一批人来说,他们的财富远远大于他们所能消费的部分。

 

如果财富过份集中,整个社会会出现,富人有钱但钱花不完,穷人想消费但没钱。因为富人只是极少数,整个社会的有效需求不足,而财富集中导致整体的利益也受到损害。

 

因此,如我上篇文章所讲,资本主义社会也需要讲一点公平。而二十世纪,西方国家,一人一票的选票,就是西方社会平衡资本的力量。

 

4、

 

如果一个社会只强调“天之道”,只强调公平。结果是什么?是大锅饭,是社会运转失灵。

 

公平的代价是什么?公平代价是效率(这里指赚钱,创造财富的效率)。

 

人的本性是好逸恶劳的。显然,如果干好干坏一个样,做什么都差不多,那样人一定不愿意多干活,大锅饭一定会导致效率的下降。

 

社会主义是什么?社会主义是按劳分配。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要公平一点,公平体现在,我聪明,我努力,我就能得到更多,这个不是绝对的公平。

 

比如苏联当时那种制度,社会中存在等级差距,高级官员和普通工人的地位和消费肯定完全不一样。但至少没有太多的可以代代传承的私有财产。不会出现,只要父母有钱,自己完全不工作,也可以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这种情况。

 

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的制度争取了更多的公平,但是呢,也放弃了一些效率。

 

为什么说他放弃了一些效率呢?因为人类本身的天性是希望把自己的财富传给子女的。如果所有都是按劳分配,没有代代传承的私有财产的话,社会中最优秀最勤奋的人,也没有特别大的动机去创造更多的财富。毕竟一个人所能消费的是有限的,如果不能积累和传承财富,也没有太大的动力去创造更多的财富。孟子里有这样一句话:“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 大意就是只要士(觉悟高的人)才能做到没有恒产(私有财产)还有恒心(玩命工作)。普通没觉悟的人(民)没有私有财产就不好好干活了。

 

苏联式的社会主义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会放弃一定的效率,去争取更多一点的公平。当然如果这个社会的,所有人都觉悟很高,即使不能积累财富,也要用最大的努力去工作,这种情况下效率的损失就会很有限。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为公平牺牲一部分效率。具体效率损失多少,就看人们的觉悟了。

 

除非人类的觉悟能够真正克服人类的好逸恶劳的本性,追求公平的同时,才能保证效率不下降。

 

所以,社会实现绝对公平,同时有能保证高效的前提是:1)要么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高度丰富,人少干活完全不影响效率。比如AI和机器人时代,全部物质生产都自动化,人基本不需要工作了。2)要么人的觉悟非常高,给多给少都全心全意工作。

 

马克思看的非常清楚,共产主义社会的两个先决条件是:社会物质极大的丰富和人的思想觉悟普遍的提高。我把这句话重新解释:

 

就是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社会对物质的供给需要超越人类欲望的极限。我以前认为人类欲壑难填。但现在看,技术有可能能起到限制欲望的作用。这一点其实是有可能的。以后单篇讲这个吧。

 

生产力不够发达,人类思想觉悟不够高时,追求绝对公平一定会影响效率。

 

共产主义就是绝对的公平,所有人都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但是,在人的觉悟没有上升到一定层次之前,这种社会就是完全没有效率,干多干少不干活,拿到手都一样,享受的东西都一样,为什么我要工作。在公平与效率之间,在人性和人类的觉悟没有提升到一定层次之间,追求公平一定会损失效率,追求效率一定会损失公平。马克思的社会演化,实际上指出了随着人类的觉悟不断上升,为了公平所损失的效率,会越来越少。

 

当人类的觉悟上升到,都有每一个人都有共产主义者的觉悟时,共产主义社会按需分配导致的效率损失,就非常少了。那时,工作是一种乐趣,是一种自我实现,而不是一个负担。

 

5、

 

马克思主义虽然预测了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这样的社会发展方向。

 

但马克思同时认为社会主义革命是在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首先发生,而且是一个世界革命,会在所有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发生。

 

如果完全按马克思的理论,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应该在俄国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家出现。列宁的在一国首先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是不符合马克思的设想的。那么,现实中发生的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会遇到什么样的新的挑战呢?

 

这种挑战就是,国与国之前的竞争。如果像马克思设想的,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通过世界革命,通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没什么国家间竞争了。社会主义大家庭一起改造地球就行了。但实际没有,首先苏联,然后中国两个大国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这样,在社会制度的竞争的同时,出现了国家之间的竞争。本来就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不能维持高效运转,就会在国家间的竞争中被淘汰。

 

前面我讲到,如果国民的觉悟不够,还是好逸恶劳。社会主义国家,在提升公平的同时,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一些创造财富的效率。而创造财富的效率下降,导致了苏联在国与国之间,经济上的竞争中落于下风,最终在冷战中失败。

 

这个教训,我们自己也有体会。大锅饭、人民公社的失败,充分证明了,在生产力不够,人民觉悟不够的情况下,搞公共食堂按需分配是行不通的。

 

中国必须首先在国家之间的竞争中取得优势,取得世界领先的地位,才有可能继续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道路迈进。如果国家在竞争中都没有取胜,怎么可能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呢?

 

在国力不够强,国民素质不够高时,把公平暂时放一放,强调效率优先。效率优先,就不可避免的,让有才能的人,努力工作的人,获得更多的东西,同时给他们积累财产的机会,让他们有更大的动力去创造更多的财富。

 

所以最近四十年,中国就从一个公平为优先的社会转化成效率优先的社会,其目的在于,先把国家建设好,国家建设好之后,国家之间的竞争取胜之后,再向更高的目标前进。

 

6、

 

每一个国家,每一种社会体制,都会在公平的天之道,和效率的人之道之间纠结。每一种社会体制,就是两者之间的平衡。

 

理论上来说,国力越强,人民收入越高,人民素质越高,就会越偏向于公平的天之道。

 

现在国力还不够强,但比1979年肯定更强一点。所以我们也看到了,国家开始比原来更重视社会公平了,扶贫的投入越来越大,基尼系数近两三年也在降低。

 

但是,我们仍未不够强大,人均GDP只有美国的六分之一不到。我们也不可能现在就追求绝对公平,得等国力更加强大。等中国的人均GDP达到了美国的人均GDP,GDP总额超过美国的4倍,黄金储备占世界一半,工业产值占世界一半以上,基本达到二战后美国在世界的地位时,我们应该会远远比现在更重视公平,重视全民的福利。

 

现在,路还长,国家还不够强大,人民还不够富裕,还是要维持公平和效率之间的平衡。

 

7、

 

美国提倡的普世价值,美国叙事是“自由、平等、人权、民主”。

 

自由民主是美国意识形态的制高点。这次Covid-19的疫情,对美国叙事提出了重大挑战。

 

自由:在传染病面前,美国一样封城,要求居家隔离,禁止商业营业。

 

平等:美国的平等就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穷人,黑人感染比例高,死亡率也远远高于富人

 

人权:感染者是否应该被隔离,是否应该有自由行动的权力。而自由行动的感染者传染了他人,是否应该负责?

 

民主:民主选出的领导者,真的是最恰当的人选?

 

中国应该有什么样的叙事?

 

国家的叙事必须占据道德制高点。

 

宪法第二十四条有这么一段话:国家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在人民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教育,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反对资本主义的、封建主义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

 

从宪法第二十四条,我总结中国的国家叙事,会有以下几点:利他(集体)主义,国际主义,社会公平,制衡资本。

 

一方有难八方相助的集体主义和利他主义,全球合作的国际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对社会公平的不懈追求,国家对资本力量的制约。这些是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即使对于美国人来说,也是有感染力的。

 

美国人很喜欢的总统肯尼迪(JFK),在就职演说中有这么一句话:”我的美国同胞,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my fellow Americans: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

 

肯尼迪在被提名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的演说有这么一句话:“这是我们这个民族必须作出的选择,这是公共利益和个人安逸之间的选择,是民族兴盛和民族衰亡之间的选择,是‘进步’的新鲜空气和‘常态’的陈旧凝重空气之间的选择,是积极奉献和无所作为之间的选择. ” (That is the choice our nation must make--a choice that lies not merely between two men or two parties, but between the public interest and private comfort--between national greatness and national decline--between the fresh air of progress and the stale, dank atmosphere of "normalcy"--between determined dedication and creeping mediocrity. )

 

从苏联流亡美国的思想家作家安兰德认为,肯尼迪的这两句话其实就有相当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利他主义的味道,认为这两句话的背后是法西斯主义。

 

然而,肯尼迪还是美国人喜欢的总统,这两句话,特别是第一句,也是很多美国人喜欢的经典名句。

利他主义,是人类道德中高尚的一面,是可以理直气壮说出口的中国叙事。

 

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 曾问学生一个问题:什么是人类文明的最初标志?

 

学生们答鱼钩、石器、火、直立行走。

 

玛格丽特举起一幅图片说:"是这块折断之后又愈合的肱骨”。

 

面对迷惑不解的学生,她意味深长地说:

 

肱骨折断在是原始社会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情,这样原始人就无法逃跑、喝水或狩猎,很快成为四处游荡的野兽口中的猎物。

 

而愈合的肱骨则表明有同伴花了很长时间来照顾受伤的人——处理伤口、提供食物、保护他。

 

而从困难中帮助别人才是文明真正的起点! ('Helping someone through difficulty is where civilization starts')

 

这次Covid-19疫情,也让很多西方人认识到了集体利他主义的重要。3月20日,福布斯的一般文章就举了米德的这个例子。互相帮助能使人类战胜冠状病毒危机。

 

 

利他主义、国际主义、社会公平、制衡资本。这16个字的叙事,即使在美国这样的个人主义/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具有相当的道德高度和感染力的。

 

随着美国的贫富差距继续扩大,选票制衡资本的失败表露的越发明显,这16个字的中国叙事,即使在西方世界,我相信也能影响感染越来越多的人。

 

这16个字的叙事,在后面会继续展开讲。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中国叙事系列之二:“天之道”与“人之道”之间的纠结》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