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与后浪,到底是谁在浪?

所有人都被B站摆了一道。

 

 

五四青年节,B站请演员何冰端上来一锅新鲜的鸡汤——《后浪》。

(看过请忽略)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弹幕视频社区,B站用这支短短四分钟的视频,把青年捧了个体无完肤。

 

激昂的台词再配上一段又一段的美景、旅行视频。

 

看起来挺正能量,但是不少人看了之后,却把这碗鸡汤泼回了B站的脸上。

 

“谄媚年轻人,爹味十足,假。”批评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其实没必要给这个视频戴帽子,因为它只是一支广告而已。

 

作为一支广告片,它满足了B站想要表达的一切。

 

“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自由学习一门语言、一门手艺”是在告诉你我们这里有大量的在线学习资源。

 

疫情影响,在线教育概念从此越来越火,因为蹭上了在线教育概念,B站今年的股价涨了近40%。

 

“你们只凭相同的爱好,就能结交千万个值得干杯的朋友”。

 

在哪里结交?当然是在B站。

 

看视频的地方很多,但是看弹幕+视频,B站是真正的头部大拿,边看视频边通过弹幕社交是B站的王炸。

 

更重要的是,B站想表达一点——我们这里用户贼多。

 

互联网时代,盈利说明不了问题,资本也说明不了问题,只有用户量才能说明问题。

 

为了用户量,瑞幸不惜免费送咖啡,美团花钱请你吃外卖,拼多多发两百块红包,让你邀请20位用户才能领。

 

用户量成了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最粗壮的大腿。

 

B站结尾的那一句“和1.3亿年轻人一起表达自我,拥抱世界。”

 

游荡在海外的资金,听见1.3亿用户,疯狂买入B站的股票,5月4日当天,B站股价应声上涨5%。

 

转发的和批评的,拧成了一股绳,一起帮B站冲了一波股价。

 

几乎所有人都被B站摆了一道。

 

年轻人到底什么样子,他们是不是更好的一代,根本不是B站的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议题。

 

 

一位智者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脱离时代,谈一代人的命运根本就是耍流氓。

 

回首最近三十年,这个时代不仅仅是属于互联网全面接管人类衣食住行的时代,

 

更是资产泡沫迅速膨胀的时代。

 

我们用楼市的变化可以简单概括资产泡沫的膨胀。

 

1997年,马云花了45万元在杭州湖畔花园风荷苑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房子。

 

23年后的今天,这样一套房子的挂牌价是700万元。

 

房子本身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变化的是人们的需求和钞票。

 

需求扩张的背后是突飞猛进的城市化率——涌进城市里的人变多了。

 

钞票扩张的背后是人们通过房贷,把钱从银行里借出来投入楼市。

 

为什么普通人能够从银行里借到这么多钱?

 

1998年7月,《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颁布。

 

其中的政策包括“取消福利分房,实现居民住宅货币化、私有化”。

 

更重要的是第二十条:

扩大个人住房贷款的发放范围,所有商业银行在所有城镇均可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取消对个人住房贷款的规模限制,适当放宽个人住房贷款的贷款期限。

从1998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按揭贷款从银行飞向寻常百姓家,房地产从一只幼兽逐步成长为经济支柱。

 

1998年,70后是当时当之无愧的年轻人。

 

90年代,他们被上一辈人称为“自私的一代”,没有理想、颓废堕落、故弄玄虚、小资情调……

 

但是他们却成了新世纪城市化进程的主力军。

从1998到2010年,中国城市化率从33.4%快速提升至49.9%。

 

他们从乡村到城市,上学、工作、结婚、买房、生子,在日复一日无限重复的庸俗日子里,乘坐上资产泡沫膨胀的快车道。

 

等到80后来到城市里,他们已经开始感叹,房价扼杀了理想。

 

80后代表作家韩寒表示:“高房价害了80后的这一代人,他们活得很没理想。”

 

但只要再过几年,80后就会发现,全力追逐一套房子并不可耻,他们相比90后仍然占尽优势。

 

等到90后登场,城市之大已经不容他们安家。

 

2016年之后,大批的90后逃离北上广涌入杭州等强二线城市。

 

但是杭州热火朝天的楼市告诉他们,这里也未必是天堂。

 

冰封的楼市价格,并不是90后的福利,因为他们失去了像70、80后那样,躺赢的机会,哪怕是微小的胜利。

 

最起码从资本的角度看,这不是属于90后的时代,而是属于70后的时代,也就是所谓的前浪们。

 

 

1984年2月16日,上海市展览馆,13岁的李劲坐在计算机前一遍又一遍地演示自己设计的程序,他在等“一个特别重要的人物”来参观。

 

身后的大人反复提醒:“务求万无一失。”

 

那天上午,一位老人来到了李劲的位子上,看了几分钟后,摸着李劲的头说:“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

 

后来李劲连跳两级进入清华大学,23岁成为最年轻的博士。

 

相比70和80后,90后是跟随互联网诞生的一代人,他们早早出没于烟雾缭绕的网吧,学校课堂的微机室,后来他们上大学,开始拥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对于大部分90后来说,互联网并没有让他们学会如何应付考试,反而成为了他们在考试中的阻碍。

 

在方便他们查找学习资料之前,互联网首先带来了娱乐生活的极大丰富。

 

等到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一切变得更加便捷。

 

我们在《》一文中提到过:

 

两小时抖音、三小时王者荣耀、一小时微信、半小时逛淘宝直播看李佳琦,虽然在淘宝上花的时间最少,但是花的钱最多。

 

所剩无几的休息时间,被几大互联网巨头瓜分完毕。

1996年,《全球化陷阱》一书畅销全球,书中记载了一场不得了的会议。

 

出面组织、出席的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头面人物,包括老布什、撒切尔夫人、索罗斯、比尔盖茨等,有500多人。

 

传说美国的外交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那场会上提出了一个“奶头乐理论”。

 

“即为了解决全球化竞争带来的不平等问题,要给那80%的普通大众嘴里塞上‘奶头’,灌之以大量娱乐、游戏和其他感官刺激节目或内容,使他们沉浸其中、无暇思考,忘掉现实中的落魄境遇。”

 

这个传说并不可信,首先这个理论充满了阴谋论的味道,而且这场会议显得十分可疑,因为根据书中记载,出席那场会议的还有苏联的戈尔巴乔夫。

 

但是娱乐、游戏、综艺节目会刺激人类大脑中的多巴胺分泌是有心理学理论支持的。

 

短视频社区(抖音、B站、快手)由一小部分用户自己上传内容供庞大的用户群享用,事实证明,无需万恶的美帝再往他们嘴里塞一个奶嘴,他们可以自己创造奶嘴。

 

 

“你拥有了我们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所谓选择的权利,不过是把时间和金钱自由分配在某些事物上面。

 

时间被996和手机填满,钱包被房价掏空,年轻人既没时间也没有金钱,他们真的拥有选择的权利吗?

 

或者根本不需要他们来做出选择。

 

他们只需要交出时间,成就播放量,一起创造出一个股价高开高走的B站。

 

历史无数次地证明:

 

年轻人被长辈拍着肩膀说“好好干”的时候,真的不要着急。

 

因为后面很有可能还有半句:

 

“争取明年给你换个嫂子。”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