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朝新:官员们直播带货成风,最新版的形式主义跟着也来了

最近一段时间,官员们直播带货成了潮流。起初,头几个直播带货的,我都写过文章表示支持。

 

2019年9月,陕西洛川县拍的MV《洛川等你来》在抖音上上线,洛川县委书记王明智、县长张继东等当地的一众基层官员出镜主唱。

 

看完视频,我曾作文说:作为一个资深的时政观察者,长期与各种官员打交道,见多了各种正襟危坐的官员,也见惯了各种板起面孔的官员,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是在会场看到洛川县委书记王明智,不深入交流的话,我不一定会喜欢他。但是,视频里的王明智讨人喜欢,少了官气,微胖的他微笑着举着苹果和摊开双手唱“苹果成熟的季节,洛川等你来”时,憨态可掬。

 

没多久,山东某县一个副县长王帅直播吃鸡,推介当地的扒鸡,我也肯定过。

 

我在文章里还说:过去几十年,地方官们一门心思都盯在对GDP拉动作用更大的大建设、大项目上,忙着剪彩、忙着奠基、忙着征地。在有些地方,这些项目仅仅是剪了彩、奠个基、征了地,工厂没有盖起来、生产线没有启动起来,他们就高升走了,留下无数的烂尾楼和烂尾项目。曾有300多个烂尾项目的河南南阳,就是一个反面典型。

 

当时官员们直播带货并不多见,副县长直播吃鸡后,还有网民在网上质疑,说该副县长不务正业,还说直播不是县长该做的事,说县长应该解决大问题。

 

我当时专门作文驳斥这种观点:什么叫不务正业?王帅是每天都在直播吗,是放弃了日常工作把直播当日常工作了吗?他分管该县商贸经济工作,出镜帮当地卖特产,这就是他的本职工作啊。王帅副县长直播帮当地卖扒鸡,能让老百姓增收致富,这就是大事啊。在一个小县城里,还有比让老百姓增收致富更大的事?

 

可是,最近事情在悄悄起变化,到处都是官员直播带货,过去是官员们直播带货是异类是少数,如今不直播带货的快成异类了。

 

我不禁担心,官员们都在直播带货,会不会产生新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比如,为了让官员们直播带货的数据好看、为了攀比数据显政绩,会不会有地方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制“卖货”呢?

 

很遗憾,老司机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5月8日晚,我收到中部某省某县一个公务员的来信,该县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在5月7日下发了题为《关于举办“县长直播带货”助力消费扶贫活动的通知》。

 

通知说,该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将走进“快手”新媒体直播间直播带货的方式向更多的网友宣传该县的土豆以及土蜂蜜、番茄、木耳、羊肚菌等优势农产品,并将对线下消费扶贫活动进行同步直播。

 

文件看到这里,我觉得都还挺好。可是,后面的就感觉味道不对了。

 

通知随后要求:全县各部门、各单位要积极组织干部职工广泛参与,按时关注、观看网络直播带货的销售活动,要求全县帮扶干部通过线上直接下单或线下认购的方式,购买直播带货农产品或者其他本地农产品每人不少于50元。

 

 

既然是直播带货,那就应该完全遵循市场规则,你副县长直播得好就多卖,直播得不好就少买,为什么发文强制全县的帮扶干部每人至少买50元的农产品呢?

 

最近,网上频繁有各地官员直播带货的消息,然后就是多少人看了直播、卖出去了多少货,流量数据一个比一个大,销售金额一个比一个高,可是,这些真的是直播带来的真实数据吗?

 

直播带货这个新的销售形式,不是这么玩的。

要求帮扶干部每个人必须下单至少50元的文件,让人不得不怀疑最新版本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已经出现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副县长直播的流量数据好看、带货变现的数据好看,让直播的领导在官员直播带货大赛中不至于太丢脸,其实,大家尽力就好。

 

这种强制帮扶干部消费的做法,与过去有些地方发红头文件强迫公职人员捐款是一样的,不合适。

 

50块钱看似不多,但最近几个月有些地方财政很困难,尤其是县一级的财政,有些地方给公职人员发工资都紧张,基层公职人员拿到手的钱本就不多,再加上基层公务员本身工资就不高,这个时候强制他们消费无疑是雪上加霜。

 

 

流量,靠的是直播者的影响力、现场发挥的感染力和所带的农副产品本身的价值,而不是靠红头文件。

 

很多事情刚开始运作的时候都挺好,干着干着就变味了。市场的事情,变成了行政插手的事情。

 

官员直播带货的越来越多,新版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当刹!

 

褚朝新

2020年5月8日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