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莉的追责久拖不决有深层原因:防海外敌对势力攻击中国体制

追责需要等待

文/草青

我讲一个真实故事,我的一个新闻同行,文革中被投进了监狱,坐牢四年,与外界隔绝。狱中只有一份人民日报,他每天从第一版第一行看到第四版最末一行,在字里行间揣摸政治动向。1971年10月1日国庆节她从林彪未露面,预感到党内发生大事,林彪有可能完了。后来果然证实了她的猜测。由这个故事,就联想到人们特别关心的武汉中心医院书记蔡莉的下落。最近从有关资料中,也悟出了一些道道。个中原因要说简单也简单,要说复杂也真复杂。

或许蔡莉之事人们已渐渐淡忘。为什么二个多月过去了,蔡莉到现在也未被追责。究竟是什么原因?蔡领导等失职渎职,造成该院五位医生死亡,200多医护感染,这是多么大的问题。比一问三不知的黄冈卫健委唐志红主任火速免职,比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主任双双免职要严重得多,可疫情已经平缓,蔡莉等却毫发无损,让人不解。我曾就此写过一些评论,不少网友留言提出的主要问题集中在——

蔡莉等是造成武汉中心医院祸害的始作俑者,为什么至今对他们不问责不追责。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背景和后台?有什么样的人物在背后为其撑伞。如果不对这种害人命、损人身的人问责、追责,就是姑息养奸,就是愧对国家和人民,就是对不起武汉中心医院死去的五位医生和全市3000多位死去的无辜者。

我是多年在体制内从事媒体工作的。谈点对体制内的媒体人,需要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指导下,以政治家办报为指导。对蔡莉为何迟迟没有追责,目前还没有任何可靠的信源得知具体原因。也只能像我前面介绍的那位同行以新闻敏感,通过时事的学习,来梳理一下原因。

对蔡莉的问题,上面处理的方法,一般是对发生的事需要快报,让上级及时掌握,心中有数。但在处理上会慎之又慎。那么有人会问,为什么武汉从疫情发生以来问责了3000多个不作为的大小干部,而却不动蔡莉,莫非她没有问题?事是发生蔡等人身上,但可能牵扯了更多的复杂原因,所以要慎重。而这个慎重首先就体现在漫长的时间等待上。对蔡莉这种失职渎职已然越过其本身的范围,所以,谨慎是通行的做法。

再一点,在蔡莉的追责上认识并非统一,尽管百姓层面上看的泾渭分明,但上层可能有另外的视角,层面不同,角度也不同。比方对病的性质及危险性评估,对恐惧的后果评估,对作为和不作为的看法,对工作作风和能力的认定,意识问题,品质问题,掩盖真相问题,违法犯罪问题,尤其是涉及到制度问题,至今还未能厘清,也没有统一的定论。那有没有倾向性?可能有,但倾向性又不能拿到大庭广众面前说。追责是人们的迫切所求,但牵一发却动全身,由点及面,十分敏感。所以一时半会不能水落石出也倒显得实际起来。就是说,责任要追,但不一定合适在当下。就是说追责不是时候,需要的是深入研究后的调查。当前重中之重有国际国内大事,哪一件不比蔡莉的追责大?上峰的意思大家应该知晓,千头万绪要抓住舆论导向这个牛鼻子。正面宣传就是团结、鼓劲、士气一个也不能少。荤的好吃,但不是现在。

还有一个,就是追责容易使人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归结到体制,这不仅犯忌,还会叫境外势力钻空子作文章。尤其是这一段与美国政客在疫情上的分歧和争议,对方会不会就此攻击中国制度?需要警惕。上次中央调查组对李文亮的调查结论最后就是警示: “一些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的势力为了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给李文亮贴上了对抗体制的’英雄’’觉醒者’等标签。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李文亮是共产党员,不是所谓的’反体制人物’。那些别有用心的势力想煽风点火,蛊惑人心,挑动社会情绪,注定不会得逞。”想来大家也看出几分端倪。

对于蔡莉等为何至今不问不追,我想,需要向那前面提到的那位新闻同行,在逆境中有寻求蛛丝马迹的破解之谜,以慰欲速之心理。根据以上梳理,对蔡的处置可不必操之过急。不是吗?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对此类事处理自有一套它的机制和程序,需要的是耐心和信心。相信在法制社会里,真相会大白于天下。也会还死者一个清白,给百姓一个公平、公正而合理的交待。

责任编辑范建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