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世卫大会面临五大挑战,中国如何应对?

世卫大会五大挑战 中国接招

 

文/草青

 

第五十七届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大会将于5月17日召开。其中有两件事将引起全球的关注。一个是追责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及其团队,另一个是针对中国和国际间追责与索赔势力的较量。概括起来,大概我国将会面临五大严峻挑战。

第一是就病毒起源对中国的独立调查;第二是追责谭德塞及团队与中国的关系;第三是世卫个别成员国要求台湾入会;第四是中国的防控措施和真实数据;第五是面对世卫内部不同看法和分歧。

上述问题,我国外交部和有关人士对这些多次提出的问题都作了针锋相对的回应。因此我认为,前三个应该没什么悬念,唯有后两个问题需要多用点心思。

第一是就病毒起源对中国独立调查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中国用了大量事实在国际上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回应,并回击的了甩锅现象,因此得到世界科学家、媒体、大众的多数呼应。而连日来,有关病毒起源于其他国家,也是由当事国的权威科学家和有关知名媒体多次发表的论文和爆料所作的说明。对此我们成竹在胸,无须忧虑。最多是再花一番口舌,重说一遍而已。

 

第二是追责谭德塞及团队与中国的关系

 

尽管已有很多国家指责这次疫情扩散是世卫反应迟缓的责任。而美方一些众议员又坚决要求调查谭与中国的关系,早在预料之中。谭总与中国的关系过甚密已是公开的秘密。不能因为关系好就咬定其中有猫膩。需要拿出证据。退一步说, 尽管世卫组织的态度和结论对中国很重要。即使谭德塞万一辞职,对中国在世卫的影响和国际的处境影响不大。

 

第三是世卫个别成员国要求台湾入会

 

毕竟还需要大多数的世卫的大多数成员国的认可表决,而在2004世卫大会上,也有少数国家提出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的提案,也被否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力挺台湾参与世卫大会,要求谭德塞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大会。作用也不大,中国入世卫已有49年,具有合法席位。且必须遵守。尽管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一直嚷嚷,但也感到渺茫。

第四是中国的防控措施和真实数据

 

以上三个都可能不是问题,唯独这个问题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难题,需要拿出过得硬的证据加以回击。这个疑问美、澳提出不足为怪,但也包括欧盟各国和加拿大这样并无倾向性的国家以及伊朗、非洲等与我们友好的国家都同样提出了质疑。而他们掌握的信息源,大多是从我们自己的媒体报道中收集得到的。

分析家也认为,其中的数据可能是一个较大的麻烦。其中两点,一是中美的感染人数悬殊。美国目前确诊人数140万,全球第一,中国接近8.4万,排名第十一。川普多次表明中国感染人数比美国多。这加大了世界上的疑心。有分析家称,我们与美国的感染人数不同在于我们是来自本国提供的数据。这就促使国际上要拿到真实的数据。我国新闻发言人多次表态中国数据公开、透明,但由于本国提供的数据故很难服众。只能是加大了各国质疑。就连世卫组织驻华代表盖立对中国的数据都来自中国也提出了质疑。世卫组织是卫生健康界最权威机构,所以要格外重视这样的意见并想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万全之策。

由针对媒体的问题报道所抓住把柄和有关公布的数据问题,也使我想起17年前,我国加入WT0的艰难谈判,美国等一些国家不断拿中国一些媒体报道农业、科技、经济、商贸中的问题对我国施压和刁难,使中国不得不在谈判桌上被动地作出让步。以此提示,在面对涉及国际重大事件时,我们的媒体报道一定要注意国家安全以防不自觉地泄密。而当疫情发生后,对国内的民众要公开公正透明度。真正做到内外有别,从而争取更多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这样,到了关键时刻,就能全国团结一致共同对外。

第五是面对世卫内部不同看法和分歧

 

这从世卫近期的发言不一致有明显内部有分歧具有可变性。比如,一向称赞中国的总干事谭德塞和总顾问现在都在极力回避中国的话题;而法律总顾问却坚持一个中国原则;驻华代表和发言人也在推卸责任甚至支持欧美和澳大利亚进行独立调查。这种民间认为的反水现象表明了世卫组织内部,谭德塞的权力正被削弱。为此,我们应该用新的视角和准备。尤其在后两个问题上需要下一番功夫,才能做到心中有数、从容应对。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