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信仰的国家常有翻版的彭宇案,任何一个敲锣救母的人最终都有可能是白眼狼

任何一个敲锣救母的,都可能是白眼狼码头水鬼

这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时代!没有信仰的国度,到处生满了荆棘。在这样的国度里,上演农夫与蛇的故事太正常不过。

在这个的国度里,精致的利己分子占据多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还记得疫情期间,从美国飞回中国的黄女士吗?为了寻求免费治疗,暴露出人性最大的恶。

这样的案例还少吗?这还让我想起那些碰瓷的案例。最后的结果怎样了?救助他人的好人被讹诈,坏人继续猖獗于世。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这些“坏人”到底有多少?全国人口普查,只能普查人口,而不能普查坏人的数量。高墙之内的坏人虽然可以统计,但是更多的坏人是没有犯法的坏人……

他们为了自己,什么事都敢做。

敲锣救母的故事发生在武汉。那时,疫情严重;那时,每个人的呼吸都是紧张的,害怕一粒带着病毒的灰尘从窗外飞进来。我的武汉朋友说:“专家让我们保持通风,万一病毒从窗户里飞进来可怎么办?”

人人都害怕,仿佛死神就站在门口。我还记得纪德说过一句话:“因为每一个人都会永睡安眠,所以在活着的时候,要为自己预备一个永睡时做的梦。”我相信,这样的梦曾经出现在武汉人的睡梦里。

敲锣救母者,其实是好样的。当死亡降临在亲人的身上,作为女儿,万般无奈之下“阳台敲锣”,用这样的方式给母亲争取住院治疗的机会。武汉人都知道,在那段至暗的时刻,医院的床位十分紧张……即使你有关系,也很难觅到一个床位。还记得那些死在家中的人吗?当他们错过最好的治疗时期,死神就会带他们离开,带他们去另外一个世界。

敲锣救母者很幸运,她遇到了一群善良的武汉人。这些人帮助她扩散、接力,为她想办法解决问题,帮助她把母亲送进医院。在接力过程中,方方也是其中一个大功臣。她曾经将“敲锣救母”写进了日记里。方方日记影响力极大,如同给敲锣救母者进行了巨大宣传。

如果说,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是敲锣救母者的恩人,方方也是其中一个。后来,方方因“日记出版”的问题被人攻击,许多人“粉转路、路转黑”,方方腹背受敌,也被许多人打上“叛国”的标签。

几个月后,当敲锣救母者的母亲从医院回到家中,仿佛一切都变了。这时的武汉,已经进入了夏天。再过不久,那个熟悉的“火炉”将会回来。武汉人的性子烈啊,尤其是暑热上身的时候。即使在北方,五月初的连续高温也让许多人提前打开了制冷空调降温解暑热。

偏偏这个时候,敲锣救母者选择了“割袍断义”,并在微博上回复方方:“叫你拖我下水!”这句话,仿佛在一些“革命电影”里看过……那些关键时刻出卖党组织然后掉过头进行过河拆桥、落井下石。这也让许多参与过接力的人寒心。其中有人说:“这是彭宇案的翻版。”

不求你能感恩,但求你不要割袍断义。参与接力的人,他们是善良的,他们的行为是一种善举。最大的恶是什么?在我看来,最大的恶不是平庸之恶,而是对善良的背叛。

敲锣救母者,如果你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她又该作何感想呢?彭宇案导致的结果是,老人没有人敢扶,因为“扶不起”;敲锣救母的故事将会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敲锣的人,都可能是白眼狼。

在这样的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里,信任和感恩挽救了即将败坏的人性;如果连信任和感恩都没有了,恐怕这个社会如同地狱一般,炎热的夏日让更多东西加速腐烂。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