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应主动出版《方方日记》,方显大国自信与包容

近日,《方方日记》在国外出版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就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喜欢方方的人认为这是传播真实,文人初心,不喜欢方方的人认为这是以点代面,缺乏大局视野。

俗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对于《方方日记》我也阅读过相当篇数,同样对于胡锡进说《方方日记》也是如此。

总的来说,《方方日记》是整个抗疫全貌的一个剖面,能够代表部分真实,但不能代表抗疫行动的整体。

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在疫情前期,官僚主义的麻痹,激增的病患确实导致了一些手足无措的情况,比如病床、医生护士、防护物品的短缺,但国家机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整合医院资源增设病床,动员全国援助武汉,积极推动防疫企业复工复产,在较短的时间内解决了前期遭到突然袭击的错愕情况。

 

因此,总的来说,国家应对疫情是坚强有力的,防疫措施是科学有效的,全国上下是团结一致的,这是整个抗疫过程的全貌,是每一个实事求是的人都能感知得到的。

 

当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整个抗疫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官僚主义(假的假的)、特权行为(黄女士逃汉)、地方主义(截留口罩)等错误行为,但都迅速得到了处理与纠偏,从而很好宏观调控各地政策的协调一致。

 

即使不用外国抗疫过程也存在类似错误来为之锚定“比丑”,但外国(美国)存在的两党之争,将疫情政治化的行为,确实淹没了疫情信息的真实严峻性,拖沓了外国(美国)的抗疫进程,比之而言,政令统一的制度确是有防疫优势的。

 

这是从全局全貌看到的景象,但不能用全局来否定局部,就像不能用局部来否定全局一样。我之所以说,《方方日记》只是代表了局部的真实,是因为她集中侧重于描述疫情中的“伤痕”。

 

就比如,若将3000多名病亡者的疫乱无助与抗争都描绘出来,怎能不令人产生悲观愤嫉的情绪,但我们就能因为其与全局观感不同,就否定局部真实的存在吗。因此,重要的不是批判局部的真实,而是教育培养网友辨别局部与全局,培养全局的视野与局部的人性关怀。

 

因此,抗疫的整体是积极正面的,我们的情绪也应该是自信包容的,与其让《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授人以柄,成为外国部分政客攻讦抹黑我国抗疫全局的“证据”,倒不如社会主动出版这一代表整个抗疫全貌一个剖面的作品。

 

正如太阳一样,局部的“黑子”是如法掩其光辉的,《方方日记》所代表的局部情况也是不能否定抗疫全局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平静观之,泰然自若,任“山头鼓角相闻,我自岿然不动”呢。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