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华为:抵抗经济制裁有多难?

温乎曰:

毛主席那代人决定独立自主的时候,

已经决定,

制裁打压迟早会来。

只有冲过去,才能破茧成蝶。

1

 

美国是世界唯一能使用长臂管辖的国家。

 

所谓长臂管辖,意思是在案件中被告和法院只要产生最低限度联系,法院就对被告享有管辖权。

 

这是1945年美国民事诉讼法中确立的。

 

长臂管辖的原则确立之后,美国最初用来处理国内各州的案件,解决了不同州之间执法权的问题。

 

举个例子。

 

纽约的隔壁老王和张三闹矛盾,于是张三把老王给告了,法院给老王发传票:“赶紧过来处理案件。”

 

老王纳闷,屁事没有去法院干嘛。

 

法院召唤不到老王,就问张三:“你们之间做过什么事情没有,或者他怎么得罪你了?”

 

张三告诉法院:“我们昨晚吃饭,然后......”

 

于是,老王和张三就产生了一碗米饭的联系,这种联系程度不高,但是触发了最低限度联系。

 

根据长臂管辖原则,老王必须要去法院说明情况,要不然就是违法。

 

长臂管辖原本是美国的国内法,但是随着美国世界霸权的建立,逐渐把国内法律推广到全世界。

 

世界各国的任何事情,只要当事人和美国法院存在最低限度联系,即便人在蒙古刚下航母,美国法院也能对其行使管辖权,并且开出天价罚单。

 

即便当事人不认罚,美国也有很多办法制裁,直到当事人受不了求饶为止。

 

大家可能要说,美国的法律凭什么管我?

 

因为美国是霸主嘛。

 

法律和货币的核心都是信用,只有大家相信货币不是废纸,相信美国法律可以制裁任何人,它们的信用才坚挺,说出来的话才算数。

 

出来混,说杀你全家就要杀你全家,少杀一个都是对信用的打击。

 

这样日积月累,美国法律杀的人越来越多,从来没有一次失手,美国法律的信用也就建立起来了。

 

大家都会想,如果不遵守美国法律,下一个被杀的是不是我呢?

 

如果世界各国、企业和人都这么想,美国法律就可以行使到全世界。

 

法律霸权的背后是国家霸权。

 

1977年,美国通过《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属于《国家紧急状态法》的细则条款,专门应对来自国际的威胁。

 

只要总统认定,某国家或企业想谋害美帝,他就可以启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对假想敌的贸易、支付、货币进行管制,并且冻结相关资产。

 

2年后,美国通过《出口管理条例》,对大范围美国商品、软件和技术的出口进行管制,并且把这些物品列举在《商业管制清单》里。

 

几乎所有参与管制物品交易的个人和公司,都必须遵守《出口管理条例》。

 

其实美国之前就制裁过古巴,但第一个被《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制裁的国家是伊朗。

 

美国说:“伊朗对我有威胁,所以得制裁一下,大家要支持我哦。”

 

于是根据法案,美国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禁止世界对伊朗出口物品、技术和服务......直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由于要和伊朗做生意,中国昆仑银行也被制裁了一波,法国和伊朗的贸易一度退回以物易物的阶段。

 

比如法国向伊朗买石油,伊朗向德国买机器,最终法国向德国付钱。

 

在这个过程中,只要碰到美国的任何相关物品,就是违反法律,然后就会受到和伊朗一样的待遇。

 

包括美元。

 

美国就是让各国做选择题:要么站队美国继续做生意赚钱,要么被开除球籍。

 

游戏规则是美国制定的,所以想制裁谁,基本无往不利。

 

 

2

能制裁国家,当然也可以制裁企业。

 

二战后经济复苏,各国都在发展工业到海外赚钱,竞争对手的产品都差不多,怎么卖出去就是必须考虑的。

 

跨国集团不约而同想起一个办法:贿赂。

 

他们动用国外的关系人脉,联系采购公司的经理,喝酒娱乐一条龙之后拍着肩膀说:“老哥照顾一下哈,给你10个点的回扣,要不提前给你红包。”

 

生意就在幕后谈成了。

 

比如洛克希德公司为了卖飞机,销售主管在日本花费大力气,结交到黑帮头目儿玉誉士夫。

 

儿玉誉士夫得到几百万美元的好处,又把销售主管介绍给自民党总裁岸信介,就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公。

 

当时,岸信介也是日本首相。

 

既然洛克希德是老朋友介绍来的,那就一起合作吧,反正买谁的都是买,不如买朋友圈里的产品。

 

岸信介一口气定了200架战斗机,洛克希德赚的盆满钵满,竞争对手只能黯然出局。

 

1976年,洛克希德行贿案被曝光,美国感觉脸上挂不住,生怕丑闻被苏联利用,造成不利舆论影响。

 

第二年,美国出台《反海外腐败法》,规定不论世界任何地方,只要腐败企业和美国有联系,美国司法部就可以调查或制裁。

 

这部法案是很明显的长臂管辖。

 

因为只要用美元行贿、或者经过美国银行转账、甚至用美国服务器发电子邮件,都能和美国产生最低限度联系。

 

一旦产生最低限度联系,OK,只要美国想搞你,基本是分分钟的事情。

 

岸信介和佐藤荣作

 

美国极力到世界各地游说:“我们要创造清洁公平的商业环境,千万不能让腐败继续下去了,来,我们一起反腐败吧。”

 

经过多年推广,美国逐渐把44个国家拉进反腐败体系,到2003年发展到170个国家。

 

反腐败原本是好事,可就怕美国以反腐败的名义搞事情。

 

西门子是德国电子电气工程领域的大企业,在世界500强中名列前茅,属于世界金字塔顶尖的企业。

 

2006年,德国调查西门子是否有行贿事件,美国司法部听说之后,迅速和德国沟通,接过调查西门子的案子,然后把西门子告上法庭。

 

原因很简单:有几笔疑似款项,通过美国境内的银行账户转移。

 

OK吧,产生联系了。

 

西门子的数百万份文件被审查,无数秘密报告被送到美国司法部......然后罚款8亿美元,德国罚款5.96亿欧元,总计14.5亿美元。

 

西门子不算最亏的,法国企业阿尔斯通才亏大了。

 

阿尔斯通的主要业务是能源、电力、交通......号称世界每4个灯泡,就有一个是来自阿尔斯通的技术,还给三峡水电站提供了8台水轮机。

 

2013年,有人举报阿尔斯通高管,向印尼官员行贿30万美元,想用幕后操作得到发电厂的建设项目。

 

紧接着,阿尔斯通锅炉部全球负责人——皮耶鲁齐,在美国被逮捕,他出狱后写了本书叫《美国陷阱》,在中国卖的不错。

 

 

一家企业怎么能逃得过美国制裁?

 

美国开出10亿美元的罚单,CEO柏珂龙说:“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呀,你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说吧。”

 

美国:“阿尔斯通电力公司不错,通用挺喜欢。”

 

没办法,卖了。

 

阿尔斯通最后还是交了7.75亿美元罚款,并且把铁路业务卖给西门子。

 

一家法国大型企业,就这样被美国肢解。

 

原本用来反腐败的法案,在美国手里,成为敲诈勒索的利器。

 

通用电气工作间

3

除了之前的三部法案,美国还有《银行保密法》、《爱国者法案》、《外国主权豁免法》、《反犯罪组织侵蚀合法组织法》等等。

 

美国用一整套法案,构建起维护国家霸权的法律霸权。

 

而且美国为了让法案顺利实施,制裁企业更顺利,还培养了很多律师事务所,专门处理国际事务。

 

比如世达、伟凯......这些律师事务所实力强大,和政府关系很紧密,有的事务所旗下甚至有数千名律师。

 

每次制裁某家企业,美国就会强迫对方聘请美国律所,给出的理由很搞笑:“你们都犯法了,怎么能保证聘请律所的公平啊?”

 

“我们只会相信美国律所。”

 

但美国跑去制裁企业,经常合作的律所就能保证公平吗?

 

实际上,这些律所往往是司法部的帮手。

 

被制裁企业为了讨好美国,无奈聘请美国律所帮忙打官司,而这些美国律所一旦到位,便迅速搜集公司账目、邮件、报告等证据送回美国。

 

只要海量文件送回去,美国政府总能找到蛛丝马迹,然后顺利发动制裁。

 

也就是说,美国律所不是帮助客户打赢官司,而是用服务客户的方式,帮助美国在海外开疆拓土。

 

美国顺利对企业发动制裁之后,企业还得付给律所一笔庞大的费用,感谢律所帮企业打官司。

 

简直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法案和律所是美国制裁企业的两条腿。

 

比如美国制裁西门子的时候,西门子就聘请了100多名律师,举行1750场听证会,向美国司法部提供超过10万页文件。

 

单单文件的储存成本,就达到上亿美元,而整场官司走下来,西门子花费超过10亿美元。

 

看来霸权真是个好东西,不管什么东西只要站在霸权一边,都能吃的满嘴流油。

 

2年前制裁中兴的时候,中兴也从美国请了两家事务所的律师,结果官司没有帮中兴打赢,反而带着钱开开心心回国了。

 

 

典型的吃两头。

 

 

4

那么如何知道,其他国家、企业和个人有没有违反美国法案呢?

 

这个也好说。

 

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都培养了庞大的情报机构,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情报人员突然没事做了。

 

美国政府告诉他们:“继续干老本行吧,我们从打天下转型成坐天下了。”

 

天下太平,不能缺少你们的努力。

 

于是,美国情报人员被联邦调查局、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中央情报局等机构组织起来,监视世界各地的一举一动。

 

世界各国的经济、科技、商业、安全信息,都是美国情报机构的囊中物,他们散布在世界任何角落,把各自的消息发回美国汇总,然后供政府判断。

 

那些被制裁的国家和企业,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被美国抓住,可不就是情报人员的功劳嘛。

 

2018年川普签署《云法案》,让美国安全和情报部门可以直接访问微软、脸书、谷歌等网站的服务器信息。

 

这玩意在哪都一样。

 

互联网也不是法外之地。

 

斯诺登爆出来的美国棱镜计划、英国颞颥项目,不过是世界天网的冰山一角。

 

这个天网到底有多大多厚,恐怕除了川普等有数几人外,谁都不知道。

 

细思极恐。

 

 

这些情报人员除了监控,还到处挑事。

 

美国有很多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比如福特基金会、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等等,他们四处搞调查作报告:

 

“你们国家的经济落后,主要原因是没有民主政府,经济不自由。”

 

总之就是鼓吹造反。

 

这些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以传播民主自由为幌子,掩护情报人员四处活动,在世界各地培养了很多带路党。

 

他们合起来搞残拉美、煽动阿拉伯之春、制造港毒风波。

 

只有乱,才有火中取栗的机会。

 

说到这里,就要多说几句关于民主政府的话。

 

美国四处传播民主自由的说法,号召落后国家成立多党竞选政府,说什么只要有民主有选票就有好日子。

 

美国才不管落后国家是否有好日子,他们这么说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好控制。

 

假如一个国家有几十个党,即便某党想好好治国奔小康,那么美国也可以扶持另外的党取而代之。

 

在小国扶持党派,不要太轻松,无非是花点钱的事情。

 

如此多操作几次,所有党派都没法反抗美国的意志,紧接着美国公司就可以进去割韭菜。

 

民国时期的国民党倒是大党,但是国民党内部派系多啊,美国发现蒋委员长不听话,马上扶持李宗仁当总统。

 

只有国家分裂,才是美国的艳阳天。

 

美国发动经济制裁就是这么个套路。

 

国家以实力为基础,在全世界架起长臂管辖的桥梁,然后由政府出台法案,情报机构实行监控,律师和司法部出门收割。

 

在这个套路面前,基本没有哪个国家和企业能扛得住,无数大企业被美国整垮收购,无数国家财富充实了美国的国库。

 

现在,美国的目标是华为。

 

5

《银行保密法》,成为美国制裁华为的起点。

2012年,美国司法部指控汇丰银行给贩毒集团洗钱,并且和美国禁运国家做生意,应该接收美国处罚。

汇丰银行倒是没否认,痛快的交了12.56亿美元罚款,然后美国派人常驻银行监督。

后来路透社报道,华为和伊朗有生意往来。

伊朗不是被美国制裁嘛,一旦这事坐实,华为就要和伊朗共命运了。

 

为了澄清媒体报道,孟晚舟和汇丰高管当面沟通,并且给汇丰高管提供了一份PPT。

几年后,汇丰银行又出事了,为了换取美国司法部的原谅,就用这份PPT做了投名状。

然后,孟晚舟被捕。

至于PPT里是什么内容,咱也不知道,美国制裁华为就从此开始。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美国去年对华为制裁了一波,结果华为挺过去了,前几天又发动新的制裁,这次更严厉。

 

其实不管华为是否和伊朗做生意,美国的制裁迟早要来。

 

因为5G。

 

我不懂技术,这方面就不多说了,说点我想到的。

 

只要维持国力的高科技被反超,美国霸权的根基便塌掉一块,其他霸权也会逐渐衰弱。

 

到那个时候,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再也做不到了。也就是说,美国的信用要贬值了。

 

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这怎么可能忍,只要中国稍微跨出美国游戏规则半步,必然会迎来制裁打压。

 

华为只是赶上风头了。

 

华为是私营企业,发展技术赚钱是无可厚非的,有情怀属于附加值。

 

我和华为也没什么关系,不存在感情纠纷。

 

但华为是中国有数的高科技企业,一旦华为倒了,是中国在科技领域的重大损失。

紧接着便是其他企业相继沦陷,中国很多年都缓不过来,甚至可能再也没有向上冲击的机会。

 

我和华为没关系,但我爱国。

 

从这个层面来看,华为和国运是绑定在一起的。

 

所以这一次,我站华为。

 

虽然美国的经济制裁很厉害,法案和情报配合的天衣无缝,中国想闯过这道关卡真的很难,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从毛主席那代人决定独立自主的时候,这一天迟早会来。

 

只有冲破美国的经济制裁和游戏规则,中国才真的破茧成蝶。

 

毕竟。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想仰人鼻息。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