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从《义勇军进行曲》说起

文/老C

1、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国歌 - 义勇军进行曲》的头四句歌词,可能是所有中文歌词中最家喻户晓的四句。很多朋友看到里面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都会认为,这四句歌词是写于七七事变后的全面抗战时期。那个时刻,半壁江山沦陷于敌手,中华民族确实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然而,这不是事实。《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由田汉在1934年秋天创作,歌曲由聂耳在1935年4月谱曲。那时,九一八已经发生,但国民党当局仍然在攘外必先安内。

 

田汉作词时,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开始长征。聂耳作曲时,中央红军在贵州四川一带,一、四方面军还没有会师。

 

那时,中国对日本还抱有和平解决的幻想,和日本签署了一系列的妥协让步的协议,《塘沽协定》、《秦土协定》和《何梅协定》。

 

那时,意识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人,也许并不多。也就是在1934年,一个李姓山东姑娘来到了上海,投身电影界,改了名字,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电影明星。

 


 

《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是《风云儿女》这部电影中,男主角辛白华写的长诗《万里长城》中的最后一段。

 

电影中的写出《义勇军进行曲》的辛白华开始并不是英雄,相反,是一个贪图享乐的诗人,从沦陷的东北,逃到了上海。他和美丽富有的离婚女士史夫人谈了快乐的恋爱,到处旅游。辛白华有爱国热情,但安逸的生活和享乐对他更重要。最终,他的好友梁质夫在长城抗战中牺牲,让他最终醒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只有抗争,才有活路。

 

《义勇军进行曲》不是创作于抗战中,而是七七事变之前,那时全面抗战还没有打响,统一战线也没形成,歌曲创作几年后,中华民族才真正面临了最危险的时刻。

 

 

2、

 

2020年5月15日,

 

美国公布了对华为最新的制裁政策。美国的出口限制,不仅仅限制自己国家的产品,还要长臂管辖其他国家的产品;不仅仅管理美国自己公司产品的出口,还包括外国公司,运用了美国技术或者美国设备,生产出来的产品的出口。

 

就算是一家外国公司,只要你的生产过程中用了美国的设备,哪怕这个设备只是生产过程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环节;或者生产线建设中用了美国的技术或者软件,这都算是用了美国的技术,要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的约束,需要美国政府的批准才能出口。

 

如果台积电在美国压力之下,彻底停止对华为的供货。华为也许真正面临了最危险的时刻。

 

5月15日的一周后,2020年5月22日,

 

美国在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中增加了33家企业。其中,24家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军事行为原因增加,9家以新疆问题的原因增加。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美国可以不给任何证据,完全凭借自由裁量权,随意把中国企业丢到禁运的实体清单。

 

意味着美国可以用和对付华为的严酷禁运和长臂管辖,随心所欲收拾实体清单上的中国企业,用美国的霸权,对他们实施实质上的全球贸易禁运。

 

 

3、

 

当美国制裁中兴时,把中兴丢到实体清单时,还要找一个与伊朗做生意的借口。

 

那时,有人说,中兴活该,被抓住了把柄。还有人说,中兴是国企,国有股份控股,被制裁活该。

 

当美国制裁华为时,有人说,华为股权架构不透明,任正非曾经担任过军官。华为活该。微博大V说,如果华为是一家私人公司,美国就不会制裁他。

 

 

今天我们看到这33家新的实体名单。

 

里面有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哈尔滨工程大学。

 

有企业,甚至有一个自然人。

 

360,这家安全企业,在实体名单上。360曾经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现在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是私人公司,股权架构非常透明。然而,因为他帮助了政府抵御美国黑客的入侵,就上了黑名单。

 

私人公司没有就不制裁?上市公司股份结构透明美国就不制裁?

 

达闼科技这样的拿了美资投资,软银愿景是最大股东,准备申请美股上市的公司,招股书,股权架构全部透明的公司。不也一样制裁。

 

 

 

4、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那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牧师

 

当美国追杀中兴的时候,有些人说,中兴和伊朗做生意。

 

当美国追杀华为的时候,有些人说,华为股权架构不透明。

 

当美国追杀360的时候,有些人说,360做安全业务,从美股退市,没有外资股东。

 

当美国追杀达闼这样一家,最大股东是软银,海外架构,准备去美国上市的公司,这些人又能说什么呢?

 

一家做智能机器人的公司,美国说你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军事用途有关,就被美国制裁。

 

腾讯现在也转型做toB业务,腾讯肯定也在做政府的项目,帮助政府处理信息安全问题,有一天腾讯是不是也会上实体清单?

 

当年,九一八之后,东北沦陷。日本确实还没有进攻其他省份,但其他省的人就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肯定不能。

 

美国就是要逐一消灭中国对美国构成竞争威胁的所有企业。如果不反抗,大家觉得事不关己,最终,没有一家能够幸免。

 

100多年前,当时的西方列强对中国的态度是:“中国人不服从,就毁灭。”(Bend or Break)。今天,美国对华为的态度也是,服从,或毁灭。

 

华为如果倒下,明天,美国对中国其他的技术公司,乃至于中国整个国家的态度也会是,服从或毁灭。

 

 

5、

 

有些人说,跪下不就完了,总可以投降嘛。是的,汪精卫当年也这么想,觉得可以靠对日妥协谈判解决问题。

 

妥协投降的结果是什么?当年的日美贸易战就是一个例子。

 

 

1995年,日本的人均GDP是43440美元,美国 28691美元,韩国12333美元。日本是美国的150%,是韩国的352%。

 

23年后,的2018年,日本的人均GDP是39290美元,美国是62887美元,韩国是31380美元。

 

过了23年,日本人均GDP跌了10%,美国涨了119%,韩国涨了 154%。

 

这就是在日美经济之争中,日本妥协投降的结果。日本从一个人均GDP超过美国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和人均GDP只有美国的60%,和韩国差不太多的国家。1990年,全球十大市值公司,日本有其八。2019年,日本一家都没有。

 

 

2018年,中国的人均GDP是9771美元,越南是2567美元,中国是越南的3.8倍。大概差距相当于日本和韩国在1995年的差距。

 

 

如果妥协的结果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的人均GDP不涨反跌,越南的人均GDP赶上中国。我们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6、

 

过去的大国之争,靠军队,抢的是土地和资源。

 

而今天核武器时代,让战争的成本无限扩大。大国之争是和平竞争,拼的是经济。

 

企业就是国家竞争的前线,商场就是战场。

 

企业的力量就在于企业创造的增加值。这个附加值可以来自于技术,可以来自于资本,也可以来自于品牌等其他因素。

 

一片小小的,几克重的芯片,可以卖到一吨钢的价格。原材料在芯片中的成本微不足道。这个超高的增加值来自于技术,也来自于资本。一个采用最新技术5nm的芯片工厂,投资高达百亿美元。

 

同样。一个成本一百元的包,打上Chanel的牌子的包卖几万,打上Hermes的牌子卖十几万几十万。这个超高的增加值来自于品牌的积累。品牌是靠数十年如一日在设计、营销、广告的巨额投入打造起来的。

 

芯片、互联网、豪华车、飞机制造等等各个行业,对经济的贡献都远远不是报表最底层的净利润数字,他们付出的所有的成本,也都会溢出到相关的行业,溢出到国家的每个人身上。

 

欧洲的一个售后工程师,出差维护设备,要住五星级酒店,商务舱,还有出差补助,这些成本,是公司的成本不是利润,但这些成本会贡献给其他相关的行业。

 

无论美国、欧洲还是日本,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有自己核心产业,围绕这些产业,各种相关的服务业依附在其上。核心产业如树,本地服务业如藤。如果树倒了,藤也无法生存。

 

 

7

 

前文中写过,靠少数外企,是无法带动中国这样的大国,是无法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

 

如果中国不愿锁死在低端产业。靠廉价劳动力为西方生产,在经济领域就一定会和西方国家产生竞争。也就必然会遭到美国的打压。

 

一个个产业,一家家企业之间的竞争,就是几十年前,两国的军队争夺一城一地。

 

商场即战场,一家家企业,就是中美交锋的前线。

 

现在,说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也许是危言耸听。

 

《义勇军进行曲》作词作曲时的1934/35年,也不是中国民族最危险的时刻。1937-1940年那一段时间才是。

 

九一八丢掉东北,中国确实也没有马上亡国。

 

现在,应该还不是最危险的时刻。但我们要有面对危险时刻的心理准备,至少是面对二十年内艰难挑战的心理准备。

 

现在的中美,就是百年前的中日,是中国必须的翻过的一道坎。当年的中日,我们部分是靠着外力翻过,今天的中美,我们只能靠自己。

 

蒋百里在抗战中说过:”中国不怕鲸吞,而怕蚕食。” 那时,如果日本按照石原莞尔的策划,很有耐心,慢慢来,温水煮青蛙,对中国更危险。

 

八年抗战时,中国面临亡国之危险。然而,抗战也团结了全国人民,最终中国在抗战中凤凰涅槃。

 

今天的中国也是一样。不怕美国人气急败坏狗急跳墙,反而更怕温水煮青蛙。

 

美国撕下自己的面具,把本性都暴露出来,没什么不好。

 

任正非说,惰怠才是华为最危险的时候。困难面前,反而战斗力蒸蒸日上。

 

那些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更强大。相信对华为是这样,对中国也会是这样。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