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接收外国留学生,想学收“垃圾”的日本还是收精英的美国?

目前中国已经有一千多所大学在接收留学生,从2016年开始,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留学生目的地国,超过日本、韩国成为亚洲第一。据报道,2015年有超过39.7万外国学生赴中国学习,是十年前的两倍以上。

在中国接收的外国留学生越来越多的今天,让我们回首一百多年前,中国人留学美国和日本的历史,从中可以对外国留学生的选拔和管理得到一些启示。

从1898年张之洞发表《劝学篇》、鼓励留学日本开始,中国留日学生大增。按照张之洞1903年制定的学务章程,公派出国的留学生,学成归国考试合格,分别授予进士与举人资格。据统计,在1906年底,中国在日本的留学生高达17860人。

与欧美相比,日本留学学费也相当便宜。以1905年的早稻田大学为例,预科学费每年12.5两,本科学费16.8两。大学高等预科每年学费13两,大学部学费为11.6两,大学学费可分三期支付。没有对比就不知道日本学费的便宜,同时期欧美的学费,每月就要20两银子,普通家庭根本承受不起。

日本教育部门为了赚钱,纷纷开设速成班,最快的三两个月就毕业。很多去日本的中国年轻人,根本没有心思学习,只是随大流出国,长长见识,混个文凭而已。大学速成班正好迎合了这部分人。还有年轻人只会吃喝嫖赌,丢尽了国人的脸。

鲁迅就讽刺过这些中国“留学生”: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

1906年,清朝驻日公使杨枢在提交给清政府的一份报告中哀叹:在日本的近万名中国学生中,60%是短期课程,30%是初等教育,5%-6%中途退学,3%-4%进入高级中学和技术学校,只有1%进入大学。

由于日本接收的中国留学生泥沙俱下,给日本人也留下了很差的印象。

日本人或“挥血泪向警察总监及学校当局者哭诉”,要求将“腐败清国留学生从吾神圣日本帝国驱逐”,并以“鸦片烟恼杀学生”为题,批判留学生给日本学生带来的极坏影响。当然,很多寄宿屋的房东不可能不知道留学生的这些行为,甚至其中不乏有人利用留学生来做非法买卖以达到盈利目的。

1906年7月11日《东京朝日新闻》有篇题为“厉行取缔新下宿屋”的报道,文中指出无许可而擅自收留留学生寄宿的下宿屋横行,扰乱风俗,必须加强管理。诸如此类的报道,使日本人对留学生整体的印象更差,其结果是造成留学生在日本社会愈加受到孤立。1905年,日本文部省公布所谓“留学生取缔规则”时,留学生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对运动。留学生特别反对第九条规定的内容,该条规定“须对公私立学校中国留学生居住的宿舍和在外租宿舍的旅馆加强管理”。虽然学界普遍认为清政府害怕留学生界成为反清革命运动的温床,因而积极促成日本政府出台“留学生取缔规则”;但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政府也试图通过这一规则来解决因留学生居住而引发的风俗问题,进而防止犯罪。

由于日本对留学生不加筛选的接收,导致了许多矛盾和问题,最终不得不加强管理。最后这一大批留学日本的中国留学生,除了少量成才,大部分都默默无闻。中日关系也没有因这一批留日学生而改善,反而一步步走向战争。

与大批量收中国“留学垃圾”的日本不同,美国接收中国留学生走的是精英路线。

1908年5月25日,美国国会通过退款议案。7月,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正式通知清政府外务部,美国政府决定将美国所得“庚子赔款”中过多索取的10785296.12元,从1909年起至1940年止,逐年按月“退还”给中国。

庚款生都必须进行严格的考试。以1909年8月的选拔为例,本有630人准备前往美国留学,但经过初试和复试之后,只选拔了包括梅贻琦(后来的清华大学校长)在内的47人。

两年后,作为留美预备学校的帝国清华学堂正式建立。从此,庚款留美人员的选派和培养便进入了正规阶段。但不变的是,对官费留学生的资格要求依然严格,甚至越来越严格。

在当时“学习科技,实业救国”思想的推动下,庚款留美学生大多选择了学习理工农医,以及工程技术,他们归国后对中国的教育和科学事业影响十分深远。例如,他们中涌现了气象学家竺可桢、桥梁专家茅以升等杰出人才。

由于这些留美精英在中国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影响,美国在中国的影响力迅速崛起。当大部分留日生连日语都说不流利时,留美生则多数能学贯中西,他们引进的“德先生”和“赛先生”历经百年仍然闪耀着理想主义的光辉。

赴日留学生素质之差,在当时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在对待留学生的待遇上,“因此东洋学生以漫无限制,流品太杂而无成效,西洋学生因不明国情之故,其贡献未必优于东洋学生,更未见得人人优于东洋学生,然因费重道远之故,社会总存有西洋一等、东洋二等、本国三等的偏见。不独从前考试留学生官留学欧美者多列优等,留学日本者大率中等,即现在各公司之待遇(如商务印书馆)及各学校之用人,亦显然以东西洋与本国为区别。”

现在中国的留学生政策可能是取了美日两国之短,不但招收了大量素质低下的外国留学生,也没有从中获取什么经济利益。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为进一步促进来华留学事业发展,财政部、教育部决定提高资助标准。资助标准提高后,最低资助标准为本科生59200元、硕士生70200元、博士生87800元,最高资助标准为本科生66200元、硕士生79200元、博士生99800元。根据教育部制定的《留学中国计划》,到2020年要将来华留学人员提升至50万人。

而招收外国留学生的标准则十分宽松,如清华大学录取本科留学生,不再采用笔试,转而采用申请审核制。也就是说,外籍学生若想报考清华大学,只须“报”,不用“考”了。北大每年招收约二百名韩国本科生,在整个山东省才招一百多人,山东的人口是韩国的两倍多。北大放弃了中国本土的优质生源,却招来二三流的韩国学生提升“国际化”,实属得不偿失之举。

当年日本虽然招收了大量“留学垃圾”,但好歹也收入颇丰,在经济上并没有吃亏;现在的中国却是倒贴钱招收大量低素质的外国留学生,恐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达不到招收外国留学生的初衷,而且还给人留下留学中国的都是“垃圾”的印象。

文:不死的小鸟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