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警察和黑人,我们不知道的太多...

美国警察发展了两百年,基本发展成了一个帮会,警察是一家子好几代都在当警察,互相照顾,警察内部领导也都是他们自己人,水泼不进。

 

美国出现过大案,警察们自己知道某个同僚有问题,但是取证的时候没一个人开口,跟黑手党似的,这样下次自己出了事别人也罩着你。

 

这次老黑被压死,警方尸检报告上说不是被压死的,而是“没有创伤性窒息或者勒死证据,怀疑是高血压”,也就是这小子可能平时不注意吃蔬菜勤锻炼,身体健康有问题,自己挂了。

 

其实是这个说法把美国民间给引爆了,这已经不是护犊子了,这是在侮辱大家智商。

 

不过有意思的是,起来闹事的是白左和老黑们,川普代表的白右们觉得这事很扯淡,大概意思“到底为啥弄死你,你心里没点逼数?装啥良民呢”。

 

知道川普跟谁一伙了吧。

 

这也是为啥这两天美国的右翼广播电台疯狂诋毁闹事的白左和老黑。至于川普,他大概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力主弹压。

 

美国绝大部分州带枪上街都是违法的,容易被警察当场击毙,而且美国白左们不大愿意买枪。

 

其实仔细想,美帝的警察生存环境确实恶劣,因此催生这种家族关系传帮带的模式,如果不是这种长辈指点晚辈应该注意什么,新来的没有背景的警察可能很快就丧命了,吸毒的玩枪的各个都是不要命的。

 

但是呢,闹腾一下撒撒怨气而已,没啥用,闹个一周差不多就熄火了,政客该表态的表态,该谴责的谴责,该抢的抢,最后大家都赚了,欢呼一生伟大的民主自由就完事。不送去点共产主义思想,无组织无纪律成不了啥气候。

 

毕竟,没有政治委员的思想武器,都是一场乌合之众的骚乱,无组织无纪律无纲领,面对合法持枪合法开枪的警帮,只有束手待毙,除非,呵呵大家想。

 

美国那边的人都知道,为啥警察经常打死黑人,却很少打死其他种族的呢,咋没听说亚裔动不动就给O了呢?

 

一句话就说清楚了,警察让你别动,你不动,就屁事没有。

 

但黑人社区巨乱,而且经常性抗法(我在广州有朋友,讲过类似的事情,不多说,大家使劲想),身上不是带着枪就是毒品,警察一喊他们就跑,所以警察在黑人社区里一直有过度执法的毛病,老黑也敌视警察,警察更加容易动怒。

 

法官和警察局都知道老黑不服管,所以一般倾向于保护警察,而且美国警察内部像个帮派。当然了,除非不小心失手打死黑人的是个亚裔警察,那就危险了。

 

美国跟咱们思路不一样,美国警察是维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矫枉过正,操作失当什么的,在美国警察那里不算啥问题,而且法院也觉得警察暴力点没啥事,不暴力算个屁的暴力机关,而且他们认为你有义务配合警察,不配合后果自负。所以以往警察判断失误错杀人,法院倾向于站在警察角度思考问题,让你别动你还动,被打死活该。

 

不过你要是合作点,也没啥事,碰到过几次,挺温和。一般去了美国,那边的华人都会给你提建议,不要惹黑人和条子,被这两个群体打死都没地方说理去。而且黑人被欺负有民权机构带着白左闹事,华人的话,感觉死了就白死了。

 

不过这次弄死黑人和之前的不太一样,警察程序上有点问题,那人已经没威胁了还是被搞死,这个有点说不过去。

 

很多人觉得白人警察老是虐待黑人,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白人警察必须做的,他们太清楚跟黑人打交道有多蛋疼,换句话说,但凡黑人这个群体能够好好沟通,都不至于那么麻烦。

 

看过一个美国警察的记录仪,黑人被拷上了还趴在地上,结果警察被黑人反SHA,黑人的体能和运动能力太牛B了。

 

10年的时候,纽约有个身中21枪没死的就是黑人非裔的,当时执法的里面也有华人警察,老美对黑人的过度执法都见怪不怪了,抬手送吃枪子都是正常行为(更别提那边的潜规则是不能让枪杀了同僚的罪犯活着上法庭,那就更是朝死里整了)。

 

我一哥们讲过,在美国碰到过那种暴力的,不知道啥原因,警察让车里的人趴地上,美国警察有让人趴地上的习惯,地上刚下过大雨,他不大愿意趴,两个警察上去给了两拳头,直接摁地上了。

 

我那哥们在那边呆了半年就不想去了,很多人没体验过当“少数族裔”的感觉,而且这两年好像明显开始排斥亚裔,朋友的娃经常在学校被其它孩子欺负,他怀疑是那些孩子在家听到父母说亚裔坏话了。

 

那哥们亲身经历的,他哥当时被坑的经历:接盘过个奥兰多黑人社区的便利店,一个月平均被抢三四次,奥兰多算是美国治安比较好的城市了,在美国呆的时候就发现美国流浪汉和黑人问题真的很严重,美国大部分黑人又蠢又莽还巨大个。

 

不过说实话,美国黑人除了那些明星以外,一般的是挺可怜的,看了那个被警察跪在脖子上去世的黑人的完整视频,谁看都会揪心到流泪吧,估计美国人也是被病毒憋的够呛,借引子玩儿命发泄也有可能。

 

我那哥们讲:去年去纽约,晚上从机场打车遇到的是一个黑人司机,哥们说去华尔街康莱德,他死活听不懂,旁边还有个一次性纸杯装他的痰,平均两分钟咳次痰,他说的英语我完全听不懂,他就一路骂骂咧咧,真是吓坏我了,到了后赶紧给他一百美金小费我怕他杀了我,然后他立刻就态度爆好,举止也变得礼貌了起来。

 

还有在巴哈马的时候,打车去机场,女的黑人司机,像有路怒症,车开得慌乱又躁动,但看到她的手机屏保是三个可爱的孩子,看来是个母亲,下车的时候给了她一百美金小费,她瞬间就哭了,拥抱了我,说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所以感觉,黑人的内心其实都是一样柔软善良的,但可能他们遭遇了太多歧视和不公平,所以一直有积怨,才会有那些不友好的表象,那也许是他们自我保护的硬壳,我们都温和一点吧,少一点戾气多一点理解。

 

愿佛祖保佑那些苦难的黑人。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