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马列主义暴乱

Neo -Ludditism

卢德主义

今天是乔治·弗洛伊德去世的第五天,五天之内,骚乱和暴动从明尼苏达州开始,直接蔓延到了美国20城。

示威者开始纵火,他们焚毁汽车和公共财产,他们捣毁并抢劫商店,其他暴徒也就图一乐,真武德充沛还得看美国人。

这一场景,隐隐约约让人感觉有几分熟悉,去年上演的节目,我们在美国看了一次重播。

明州警察暴力执法

导致乔治·弗洛伊德死亡

我并不是来重复“快看美国多自由”这种阴阳怪气,又不起到任何作用的陈词滥调,这些琐事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两年来,全球各地的骚乱中,我们看到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惊人失语和卢德主义的崛起。

 

游行队伍里面缺了那个中山装的韶山伟人,有组织抗议变成暴乱,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说实在话

四十年前的美国人

造反水平比今天高多了

卢德主义,起源于19世纪初英国手工业者曾组成的集团 ,在诺丁汉等地从事破坏机器的活动 ,即卢德运动。

卢德主义者盛行的年头,距离马克思写出那篇振动世界的《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主义”这个徘徊的幽灵,还有四十年,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穷苦人们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力量在驱使着自己不成人形地劳作,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着自己在破产线上挣扎。

 

这种原始的,对资本主义的反抗直接表现为捣毁机器,砸毁工厂,焚烧产品。

 

随着卢德运动愈演愈烈,英国不得不出动军队镇压,你看,是不是一切都一样?

19世纪到今天

其实没啥进步

今天在全球各地上演的各种各样的骚乱,不论他们打着黑人民权的旗号,亦或是打着地区分裂的旗号,不过是卢德主义,即阶级斗争在马克思主义缺位之后的一次返祖。

今天的资本主义比19世纪的蛮荒时代也许更温柔了一些,然而在精英主义的操控下,人民这一历史创造者变成了O环或华尔街资本的背景板,成为被豢养的家畜——或韭菜。

除去少数被资本增值需要的“人才”,其余的人被边缘化,对于社会可有可无。

 

生存沦为一种现实存在而缺乏意义,社会就如同泄压阀失控的高压锅,年轻人是这个高压锅中沸点最低的组分,爆炸只是时间问题。

美帝的黑人区

以及不知道地球上哪个城市的笼屋

失去生活希望的边缘人,能够选择的抗争方式就仅剩下走上街头打砸抢烧,和200年前的卢德分子没有本质区别。

不论这些暴动再怎么被冠以追求自由和平等的名义,示威者绝对不是自由的。恰恰相反,他们正是因为被资本主义“不自由”地边缘化,才沦落到用暴力和破坏进行政治表演的地步。

 

从这一角度观照,这些一切行为都是失败的。

最高指示

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

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以信息革命为代表的生产力发展打开了新的历史图景,但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生产力越解放,底层所面临的撕裂和痛苦就越发凸显。

一个黑人受难者,只不过是导火索,真正的祸根,从1776年就埋下了。黑人斗争的发展,无非是阶级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表现。

而能够科学地预测历史发展趋向的人,他所留下的火焰在逐渐熄灭,人民群众的悲惨生活似乎还没有尽头。我们看不出丝毫“改善现状的可能”

砸烂旧世界,是为了创造新世界。而今天的暴动之所以成为暴动,原因在于东西方共同面对着一个困境:当代阶级叙事退潮之后,马克思主义的结构性失语。

举起受难者照片

不如举起红旗

从来就没有什么种族矛盾,只不过是换了个包装的阶级矛盾而已,游行和打砸队伍里面也有底层白人,维护资产阶级秩序的警察也有黑人。

“白人警察”只不过是这套体系甩出来掩人耳目的棋子,真正的矛盾存在于无产者和资本主义之间。杀你几个无产阶级,如同皇军吃了你几个瓜而已,亲手杀你是给你面子。

 

美国之所以极端反共,是因为一旦社会主义思潮传开,今天在明尼苏达州街头打砸抢烧的暴徒,明天就会变成有组织的社会主义者。50年前,Chairman·Mao,在头版指出:

 

在两千多万美国黑人中,蕴藏着极其强大的革命力量。

最高指示

已经获得革命胜利的人民

应该援助正在争取解放的人民的斗争

这是我们的国际主义的义务

今天,在这个马克思主义日渐凋零,卢德主义重新抬头的时代,我不光选择和美国受镇压的黑人在一起,我也同众多被指认为暴徒的人站在一起。

诚然,他们用尽了暴力和一切在自诩“文明”的资本主义社会被认为非法的手段。

 

但别忘记《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早就为砸烂旧世界的合法性做了背书: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文:章北海的自然选择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