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说救救孩子,其实更想让孩子救救我们

写在2020年儿童节。

毒奶粉事件发生后,我们喊“救救孩子”。

假疫苗被揭露之后,我们喊“救救孩子”。

虐待儿童事件曝光后,我们喊“救救孩子”。

教育让我们失望时,我们喊“救救孩子”。

……

我们喊过太多遍“救救孩子”,却总是忽略这句话里的主语:谁来负责救救孩子?

没有主语,话语就成了咒语,仿佛是说给鬼神听的,仿佛念的遍数多了就会应验。

可我们是不信鬼神的,不是吗?

有时候,我们也会假模假式地添上主语,让“社会”“有关部门”“爱心人士”等等来救救孩子。可是这话说出来,我们自己都是不信的。

我们知道,没人听我们的呼吁。被我们呼吁的人也知道,我们并不真的需要一个回答。因为不回答也不会怎样。

我看到,我呼喊,然后就完了。闭环。

喊得多了,我们甚至会忘记思考,哪些孩子需要被救,怎么样才能救救孩子。

不是任何一个孩子在任何时候都是需要被救的,那是空想,而且是有害的空想。

现在的人们在网上“见多了世面”,总是会想,“父母不能给孩子最好的条件就是失职”。可什么是最好的条件呢?

在一个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块的国度,所谓的“理想生活”是绝大多数父母不能提供的。但我们绝对不能说,低收入的父母就是不合格的父母。

最近有人提议父母“持证上岗”。这是很可怕的想法。没有合格证不能做父母,那么谁有资格给父母颁发合格证呢?

谁来给“父母资格证考试”的考官颁发合格证呢?认真想一下,就会发现这是一个无限套娃的难题。推到最后,就会发现上帝(或者女娲)不该造人。谁给上帝颁发合格证了?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家庭,这未必是一件坏事。不能选择起点,我们才有可能超越起点对我们的束缚。假如投胎是我们每个人的自主选择,这漫长的一生才是真的难以忍受。

救救孩子,不是给每个孩子锦衣玉食,不是让天底下的父母都持证上岗。

救救孩子应该是指,为所有孩子创造一个公平、包容、多元的环境。

救救孩子,首先要救救我们自己。

父母怯懦,却奢望孩子无畏;

父母蛮横霸道,却奢望孩子通情达理;

父母坐井观天,却奢望孩子胸怀天下……

这不是很荒谬吗?

身教重于言教。

为人父母者要想教育孩子感恩,最好的做法是发自内心孝顺自己的父母;

为人父母者要想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最好的做法是自己保持求知欲、好奇心;

为人父母者要想培养出有正义感的孩子,最好的做法是遇到不公便挺身而出。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总是在想,等下一代人长起来,中国就变好了。

可是一代又一代的“下一代”都长成了“上一代”,他们除了继承前人“指望下一代”和“救救孩子”的口头禅之外,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长进。

这并不奇怪。一代人如果连自己都教育不好,又如何能教育好别人呢?

不要责怪前浪不努力,也不要责怪后浪没出息,就让我们看看自己这一浪,能不能不再重复前人的悲剧。

想让自己的孩子活成什么样,就自己先活成那个样。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