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曝出腐败新路径:发红头文件要收60万“文件签发费”

昨日,我写了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佀五虎与深圳一家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时书面约定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一事。

 

2019年2月,挂靠在太原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事业发展中心下面的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与深圳市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协议里,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在规定费用问题时书面约定了60万元“文件签发费”。佀五虎,代表作为乙方的幼儿园在合作协议上签了名。

 

《》一文发布后,太原市关工委主任杨瑞武阅后表示,该幼儿园仅是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挂靠的一个社会办学单位,不是太原市关工委办的幼儿园,法律上与太原市关工委并无直接关系。

听了杨瑞武的解释,我是又明白又糊涂:既然幼儿园只是挂靠在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幼儿园与太原市关工委并无直接关系,那为什么该幼儿园与深圳崇德公司合作的协议,是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佀五虎签的呢?

 

杨瑞武还说,幼儿园是正式注册的独立法人单位。

 

这就更奇怪了,佀五虎是太原市关工委的副主任兼秘书长,幼儿园是正规注册且又独立法人的单位,仅仅是挂靠在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下面,深圳崇德也有法人,两家签署协议合作办学,应该是两家的法人签协议才对,签署合作协议根本就不是佀五虎副主任本职以内的事情,结果他却和该委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郝宝生一起跑到深圳去代表有独立法人的幼儿园签合作协议。

杨瑞武对我的质疑表示认可,承认佀五虎的签字欠妥,“幼儿园法人也去了,你代表他签什么字?”

 

协议里还这么规定,“与太原市关工委无直接关系的”乙方幼儿园可以关工委名义下发红头文件,发动太原社会力量捐赠甲方销售的两种产品。为此,协议中明确写着:“文件签发费60万元”。

一家与太原市关工委没有直接关系的幼儿园,可以太原市关工委的名义发红头文件,看来太原市关工委的文件很贱。既然这么贱,为何出现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呢?

杨瑞武说,协议是深圳崇德公司起草的,“文件签发费”是崇德写进去了,他们只是“未加把关,粗心大意了”。

 

深圳崇德公司副总杨女士对杨瑞武的这个指控是这么回复的:太可笑了,让他问佀五虎和郝宝生,是谁写进协议的吧?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怎么可能替他们写进去呢?这个理由编得实在是太荒唐了。

“这事让我很心碎,也很心烦,请理解。”杨瑞武说。

 

 

佀五虎跑去代替人家幼儿园的法人签合作协议,纯属退休老干部滥用权力。这涉及到腐败的问题,不是个人私事,不管大家理解不理解,太原市对这事都应该给社会有个交代。

 

杨瑞武介绍,佀五虎不是太原市关工委的常务副主任,常务副主任都是太原市的市级老领导。

打听了一下,佀五虎以前曾担任过太原市政府研究室主任、太原市商务局副局长,太原市贸促会会长等职,现在是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确实只是一个退休多年的处级老干部。常务副主任,叫饶国顺。

左为佀五虎,中为杨瑞武,右为饶国顺。

 

退休了还如此乱插手,我觉得太原市关工委要对佀五虎这样的老同志加强教育管理,当地的纪委监委也要查一查,是什么驱使他越俎代庖出面签出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

 

2018年9月,佀五虎出资控股了山西轩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他目前是该公司三名股东之一。

 

佀副主任既然能在广告公司占有股份,那在幼儿园占有股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杨瑞武6月1日上午告诉我说,幼儿园的消防合格手续在杏花岭区关工委的帮助下已经办下来了。下午,他发来短信更正:可能是我口误,幼儿园办手续是他们通过有关部门办的,不是杏花岭关工委,与杏花岭关工委无关。

 

我打算相信杨主任的话。幼儿园的消防安全是大事,涉及幼儿园孩子和老师的生命安全,杏花岭区关工委的老领导们只要还稍微有一点带你人性,就不可能去走关系、开后门让区里的消防部门违法违规给不符合消防要求的隐患场所出具合格证明。

 

你们,谁也不能拿孩子的生命安全做交易。

 

当然,深圳崇德也不要装清纯:你们发现幼儿园硬件不合格,知道要终止合作,还到山西日报上公开声明,那么,当你们看到签合作协议的不是幼儿园法人、合作协议里有60万“文件签发费”这种明显的猫腻时,为什么不把合同撕掉扔在佀五虎之流的老脸上?你们如果是办教育的,就该有点情怀和操守。

 

如果都这么不守规矩、有钱赚就对明显的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这个世道还有什么前途?

 

请你们都不要打着为孩子好的名义赚昧良心的钱,诚实劳动、合法经营才是正路。合同纠纷,请去法院;产品质量问题,请找市场监管;“文件签发费”,请交给纪委。

 

褚朝新

2020年6月2日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