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太原市关工委请来的猪帮手吗?

这两天,我一直在写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佀五虎越俎代庖替一家幼儿园到深圳与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并在协议里明确标出60万元“文件签发费”的事。

被打脸甚至可能因为这些文章受到处分的人应该不止一个,所以他们势必会反咬一口。这在我的预料之中,他们若是没有这种应对,反倒不正常,不符合她们一贯的作派。

可惜,他们找不到稍微有点脑子、有点逻辑的帮手,他们替太原市关工委出头的所谓反击写得像是针对太原市关工委的举报信。

比如某个自称为“山西媒体人”的家伙,发泄了几百字,开头就说太原市关工委中了广东企业“美女+银弹”的局。

真的是太原市关工委找来的猪帮手啊,你们这到底是替太原市关工委的老同志们说话呢,还是揭发检举说太原市关工委的老领导们好色贪财呢?

你们说我抹黑太原市关工委,自己却提出了如此严重的指控,你们有证据吗?

我建议山西的有关部门找这些个所谓的“山西媒体人”好好调查一下,他说的这些话有没有根据。如果是真的,要严肃处理这些老干部,如果不属实,那就是捏造事实构陷太原市关工委的老领导们,应追究“山西媒体人”的法律责任。

我强烈谴责“山西媒体人”这种只有严重指控而不提供证据的抹黑行为!

很为太原市关工委的老同志们担心,担心他们被那些靠“站台变现”的“山西媒体人”骗了,哪有打着替你们出头的旗号上来就说你们贪财好色的呢,哪有这么主动给对手爆料提供弹药的呢?

要说抹黑太原市关工委,还真有人,那就是越权跑去深圳签协议的佀五虎,不仅跑去乱签协议,还在协议里注明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这些违法违纪的行为,都是在给太原市关工委抹黑。当然,如果佀五虎是受组织或者其他人指派去的,那抹黑太原市关工委的人就不止他一个了。

这些,不是我虚构捏造出来的,是佀五虎签署的合同里白纸黑字写着的,上面有盖章有签名,都是你们自己干出来的事情,怎么我曝光出来就变成了抹黑你们呢?

曝光你们违法违纪的行为,这不叫抹黑,你们违法违纪,是自我抹黑,怨不得旁人。我觉得,你们对“抹黑”这个词有误解,建议你们好好查一下词典。

我对太原市关工委老领导们的质问,都是有根有据的。一是依据双方签署的书面协议,二是依据太原市关工委主任杨瑞武老人提供的信息,有书证、有证言,还相互交叉印证,当然,这没什么好自我表扬的,这是媒体人的基本功。

我关注这件事有两点。第一点,佀五虎作为太原市关工委的副主任,凭什么去代表人家正规注册、有独立法人的幼儿园签合作协议呢?合作协议里,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明显涉嫌权力腐败,怎么解释呢?

有所谓的“山西媒体人”说,我这是弃整个事件轮廓于不顾,舍主干而盯一叶,还说我“抓着太原关工委的一个细节瑕疵集中火力”。

这话,真的很显脑残。

权力腐败,从来都是大问题,关系民生、关系地方政治生态、关系干群关系、关系社会稳定大局,从来就不是一叶的问题,太原市关工委发明创造出“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这确实是细节,但绝对不是什么瑕疵,这是触目惊心的权力腐败。

山西地界上向来盛产敲诈勒索的假记者,估计太原市关工委请来的帮手也一贯是靠替人“站台变现”的,所以他们完全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写文章不是为了给谁站台更不是为了变现而纯粹是说公道话的。他们以为,所有的媒体人都跟他们似的,全都是被人收买了才会站出来说话,甚至是被收买了站出来说假话。

你们总这么干,就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这是逻辑混乱、心智愚蠢的表现。

请你们认真去读读我昨日题为《》的文章,认真看看最后三段。我保证,只要你们上过初中,应该能看懂我在说什么。

我在媒体圈干了十七八年,写过很多批评文章,从来没有哪一件事是拿了人家的钱才站出来替人出头的,或者是准备拿钱才站出来的,都是打抱不平。这一点,稍微资深一点的读者都清楚,只有那些是非不分、被钱脏了心的人才会不分青红皂白跑来指责我“站台变现”。

最近八九年,我一直在从事时政写作,关注地方官场,这是公开的事,所以幼儿园与深圳崇德的合同纠纷不是我关注的焦点,退休老干部手中尚有余温的公权力才是我关注的焦点,如果没有协议里“60万元的文件签发费”,我多半不会关注这件事。关注时政是我一贯的写作方向,并不是只在这件事里才如此。

我在昨日的文章也里说了,合同纠纷,交给法院,产品质量问题,交给市场监管,“文件签发费”这类腐败问题,请交给纪委。这么明确的态度,这是给谁站台?

作为一个时政观察者,一个前时政记者,没有义务去介入具体的经济纠纷,也没有义务去面面俱到还原一个低级的商业游戏。

但是,我也在文章里说了,你们谁都不能打着孩子的旗号赚昧良心的钱,谁也不能拿孩子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做交易。这,是我关注的第二个落点。

我关注的这两点,第一点是退休官员涉嫌腐败的问题,第二点事关幼儿健康与安全的问题,都是很重大的问题,在某些“山西媒体人”眼里居然都是细枝末节不重要的事情,有些“山西媒体人”的价值观之扭曲、大局观之颠倒,真的是让人痛心疾首!

2015年4月,山西省某厅曾发出邀请,想让我去给他们的写作队伍讲课,我因为当时在山西有采访,自认为有利益冲突而婉拒了。现在我没有这种顾虑了,很乐意去山西给那些满脑子蝇营狗苟、新闻业务能力一塌糊涂的家伙们去讲讲课,讲讲怎么干干净净做好新闻、怎么干干净净写好文章。

褚朝新

2020年6月3日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