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允许摆地摊”想起了当年那个割喉城管的案件

只因一辆300块钱的三轮车,北京23岁年轻小贩竟以一人之力单挑十多名城管,一刀封喉队长后逃逸,其背后隐情让千万人动容……

崔英杰在为自己辩护时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崔英杰,1983年7月15日出生于河北省农村,母亲患有心脏病,父亲患有高血压,家里入不敷出。

长大后,崔英杰去当了兵,服役期间,曾获得“优秀士兵”称号及嘉奖。两年后复员,此时的崔英杰更能体会到家境的贫困。2006年4月,崔英杰决定外出打工。他在北京海淀区做保安。但一直到8月,都只发了2个月的工资,共1800元。这笔钱崔英杰拿去给父母还了债。崔英杰在北京开始了他的第一份保安工作。每月500 块的工资,管吃管住。每逢节假日崔英杰就帮人扛包挣加班费。之后辗转几个地方当保安,崔英杰期待能有所改善,但不知何故,每个地方他都呆不长久。

 

他上班的时间是凌晨2点到早上10点,为了多挣点钱,在下班的时候,他买了三轮车跟炉子,支起一个烤肠摊。

虽然每天只睡两个多小时,但这样能多挣点钱,崔英杰很知足。

但好景不长,因为没有钱办手续,崔英杰的烤肠摊总因为无证经营被抄。从2006年7月开始支起,他的摊子就被城管抄了多次。

第一次他跑得快,还没损失什么。第二次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手机、钱包、三轮车都没了,那时候崔英杰几乎一无所有了。但是崔英杰没有气馁,仅仅两天之后,他找同事借了1000元钱,又买了装备,重新支起了摊子。2006年8月10日下午,崔英杰的父亲从河北老家来到北京看望儿子,还带了一个亲戚家的女孩,她来北京找工作。2006年8月11日下午4点多,崔英杰带着刚来北京的小亲戚来到中关村科贸大厦前。正在两人忙着准备开张的时候,他遇到了城管李志强。

李志强与别的城管好像不大一样,他是个宽厚随和的人,性格内向,很少与人吵架,即使执法的时候也没有过。与崔英杰相遇那天,他36岁,三个月前刚刚调任海淀分队担任副队长。很多人不知道他李年轻时候做过宾馆服务员,在一家公司做过宣传干事,1996年在中央党校拿到大专文凭,第二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北京万寿路街道办市容所。

李生前身材魁梧、圆脸、戴副眼镜。同事们说他是个性情开朗、处事周全的人。他爱看《中国国家地理》,平时里常跟同事商量着节假日出去旅游。但因为城管工作忙,节假日总轮班,这个愿望总也没实现。

两人相遇的时间是在8月11日16时50分,当时崔英杰正在烤香肠,李志强和十几个城管突然出现,封堵了他的去路。无路可走。崔英杰手握切香肠的小刀,双手紧紧拽住三轮车,苦苦哀求:“求求你们把车给我留下吧,其他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这是我刚刚借钱买来的啊。”

但是这种哀求,城管实在见得太多了,自然无动于衷。崔英杰甚至给他们跪下了,依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最后,城管收缴成功回撤,他们都没有给崔英杰开单据,这意味着他连赎回这辆车的机会都没有。当城管队员与李志强把三轮车合力抬上卡车那一刻,崔英杰心如刀割,那是他刚刚花300块钱买来的新车。他想起自己曾亲眼看到过卖哈密瓜的少数民族商贩要回自己的三轮车,他想最后试一次。

犯罪嫌疑人崔英杰(左一)被法警押进法庭

想到这,他走了上去。就在崔英杰和李志强擦肩而过时,李志强以为崔英杰要来抢车,崔英杰以为李志强要抓他,两人的手碰在一起。崔英杰在军队中接受过良好的格斗训练,他本能地随手朝李志强一挥,李志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崔英杰手中那把切香肠的刀已经插进他的喉咙。

犯罪嫌疑人崔英杰被抓

就在其他城管队员手忙脚乱要把李志强送院时,不小心铸成大错的崔英杰赶紧扔下了手中的刀柄逃离现场。他找朋友借了一点钱逃往天津,到了天津才发短信询问李志强的伤势,但他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目击者称,李志强被送到医院时,一把刀子嵌在脖子上,刀口处的血成喷射状。

海淀医院急诊科一名医生说,接治李志强时,该院院长亲自带队,所有急诊科医生都参与了抢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但终因大动脉被刺穿,李志强于下午6点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2006年8月12日上午,崔英杰被捕。李志强早已因急性失血休克死亡。

李志强被宣告死亡后家人抚尸痛哭

 

小贩杀城管,此案引起了极大轰动。人们同情崔英杰,在舆论中也放大了各地民众对野蛮执法的不满。

律师夏霖先生无偿为崔英杰辩护,他在庭审中的一段陈词,让人动容:“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我的当事人来到城市,被生活所迫,从事这样一份卑微贫贱的工作,生活窘困,收入微薄。但他始终善良纯朴,无论这个社会怎样伤害他,他都没有以伤害他人的方式生存。我在法庭上庄严地向各位发问,当一个人赖以谋生的饭碗被打碎,被逼上走投无路的绝境,将心比心,你们会不会比我的当事人更加冷静和忍耐?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城市管理制度究竟是要使我们的公民更幸福还是要使他们更困苦?我们作为法律人的使命是要使这个社会更和谐还是要使它更惨烈?我们已经失去了李志强是否还要失去崔英杰?

2007年4月10日上午,在夏律师的极力辩护下,崔英杰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听到法官嘴里吐出“缓期”两个字,夏霖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全力保住”了崔英杰的命。——这是历史性的判决,在此之前,所有杀害正在执行公务者的人都无一例外地被判了死刑。

另一方面,李志强因公殉职,被追认为烈士。点评:夏律师说的真好啊,一段陈词今天读来依然让人泪流满面。法律制度,本就应该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工具,不应该成为困住底层百姓的牢笼。这段话,应该写进每一个执法者的小本本上,经常读一读,才能不忘初心。

冲动或者是其他的种种因素让他们家庭都破碎了!

李志强牺牲后,北京市城管部门开始配备PDA终端、防刺背心、头盔、防割手套等装备,以提高应对暴力抗法的能力。甚至还出现过民警陪同城管执法的新闻。

而海淀区城管大队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李志强事件从根本上动摇了不少城管队员的信念,为没收一个小摊贩的三轮车,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死后还要受到种种非议和责难,这样的活继续再干下去,值得吗?”

后来崔英杰摆摊的那个位置,之后有了新的小贩来摆摊,占道经营依然继续。

这背后想要表达的意思,恐怕只有靠读者慢慢体会了。

同样没有变化的,则是城管与小贩的冲突依然不断。

2008年,重庆小贩刘建平被3名城管队员殴打致死,三名城管分别被判无期、12年、11年;

2009年,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死两名城管,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2013年,湖南临武城管执法至瓜农邓正加死亡,4名被告3年6个月至11年有期徒刑;

就在今年7月28日,河南正阳县瓜贩张国友连捅城管李伟4刀,李伟不治身亡。

对此,《中国青年报》发文问道:为什么悲剧不断重演?那篇文章的结论是“(城管)更应该养成将工作做细做实的意识。”

这个问题在过去十年被问了多少回?恐怕已经数不胜数了,但从来没有真正的答案。因为每次给出一个答案,都不能解决重演的问题。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关于此事的讨论已经不像10年前那么热烈了,人们很快就不记得有这样一件事发生,而忙着去看下一个热闹。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