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关工委的老干部们,我批评的就是你们

这几天,一直在追问太原市关工委的“60万元文件签发费”是怎么回事,当地的纪委监委一直没发声,老干部们倒是没闲着,一直试图把我歪曲成拿了甲方好处无端抹黑他们的枪手。

大概还是会有读者不清楚事情的原委,我再简单复述一下: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与深圳崇德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双方都是民企,都有独立的法人,结果签署书面协议的时候代替幼儿园签协议的居然是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佀五虎。

更离谱的是,协议里居然黑纸白字写着:幼儿园可以太原市关工委的名义发红头文件,呼吁太原的社会力量捐赠深圳崇德公司的产品。此外,协议还约定,“文件签发费”60万元。

我披露这些消息后,太原市关工委的老同志们不服了,以该委主任杨瑞武为代表的老干部说我是受雇于人,还说我无端抹黑太原市关工委和他们。

是不是受雇,我就不解释了,也不屑于解释。靠文字行走江湖这多年,类似的怀疑已经不是第一次,早习惯了。这些人,大概活了一辈子都是因为有利益才去关注别人的事,所以不相信有人居然没有个人利益在其中却跑出来关注别人的事。

退一万步,就算我是受雇于人又怎么样呢?只要我没写错,只要我说得有理有据,受雇于人也没什么值得你们说三道四的。律师是受雇于人的,他们还可以去法庭上给自己的当事人辩护呢。

我是无端抹黑太原市关工委吗?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不是。

佀五虎退休前是太原市的公职人员,相继担任过太原市政府研究室主任,太原市商务局副局长等职务,他作为太原市关工委的副主任,凭什么代替一个有独立法人的社会企业去跟另外一个社会企业签合作协议呢?协议里还允许社会企业以太原市关工委的名义发红头文件,还约定红头文件的签发费是60万元。

必然是有巨大利益在其中,佀五虎才会去站台并给幼儿园背书啊。一家民办的幼儿园,可以以太原市关工委的名义发红头文件,当然要经过一把手主任同意,所以杨瑞武与此事肯定也脱不了干系。

这么严重的腐败行为,白纸黑字写在合同里,他们不觉得是问题,还说我无端抹黑。大家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我觉得他们就是长期生活在粪坑里,久而久之不觉得自己臭,反倒指责说他们臭的人是“无端抹黑”他们。

因为合同纠纷,幼儿园如今在和深圳崇德打官司。他们的帮手还说,我介入此事的目的是为了干扰当地法院。

我的文章重点批评的是在不守规矩、乱插手社会企业运作、涉嫌权力腐败的退休老干部,没有任何一个字指向法院,不知道他们说我想给法院施加压力从何说起。

稍微看看我过去的文字就知道,我如果是针对法院,肯定是开门见山直接点名法院。写了这么多年的文章,我偶尔批评一些基层法院,从来都是直截了当的点名道姓、有什么事说什么事,几乎不搞什么围魏救赵、围点打援之类的小动作。

目前,我也没看出太原的法院有什么不妥之处值得批评,也根本没有批评法院的理由。

我跟深圳崇德公司,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此前的文章也质疑了他们:为什么签署协议的时候不把写着60万文件签发费的协议撕碎扔在佀五虎的老脸上?我也呼吁,不管是幼儿园和深圳崇德都不能拿孩子的健康安全做利益交换。如果深圳崇德有违法的行为,我完全支持太原的执法部门依法严厉打击。

太原方面的逻辑我真的不懂,我明明批评的是太原市关工委的老干部,怎么你们非要说我是给法院施压呢?你们的言下之意是太原市关工委的老干部可以影响法院公正判决这个合同纠纷吗?

我不敢想,我也不相信太原的法院系统现在还能受制于这几个退休多年的老干部。他们级别不高,在位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市委书记、市长这样的重要岗位,杨瑞武退休前也只不过是太原市人大常委会的副主任,这是他当过的最大的官,我根本没有高估他和佀五虎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他们总觉得我批评他们是为了给法院施压,难道是因为他们真有能力干预司法且过去有干预过司法的先例吗?不敢想。

我批评老干部,就是针对老干部,跟法院真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一天我觉得当地的法院有什么不妥的,我会直接点名写法院,不需要通过这些靠卖老脸换取利益的老人。我,不是那么委婉、复杂的人。

至于太原方面一直说60万的文件签发费是“瑕疵”、“属于个别文字纰漏”,我不能接受。

杨瑞武主编出版过很多书,自称在政府主持了十年新闻中心工作,从中央到省市什么记者都见过,佀五虎也主编了好几本书,在政府研究室当主任也是做文字工作,“文件签发费60万”这种事关贪腐的重大问题,允许企业以太原市关工委的名义发红头文件这么荒唐的事情,绝对不是“瑕疵和文字纰漏”这么简单。

他们一直想转移话题,一直想误导让我转移关注的方向,呵呵,我不会上当的。

褚朝新

2020年6月5日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