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野”一刀切:拖累扶贫攻坚,伤及千万农户!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使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开春,举国上下众志成城,在经历一个多月的浴血奋战后,中国的抗疫向全世界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如此同时,全体国民一致抗疫,一边追寻着病毒的源头,也一边在反思着国民的生活习惯,于是禁食野生动物即摆上了国家的议事日程。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了《关于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

 

诚然,禁食野生动物出于公共利益,关乎公共安全,但对于特种动物养殖从业者,他们的现状和未来同样应该被看见,毕竟任何一个人工繁育动物品种,都是几十万人的衣食所在。“禁野令”给特种动物养殖行业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焦虑和恐慌。一时间,如何正确理解、落实“禁野令”,引导相关行业有序发展,再次成为焦点。

 

“禁野”一刀切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麦康森带给今年全国两会的是关于落实《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的提案。

 

“疫情防控进入中后期阶段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处理好巩固疫情防控成果与尽快恢复经济社会秩序的矛盾。恢复经济秩序的重中之重是保障食品供应、抑制物价、保就业、保稳定。”麦康森在提案中写道。

 

早在“2月24日全国人大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这在当时新冠肺炎爆发时切实防止乱吃乱杀野生动物是十分必要的。

 

但是,公众、甚至地方相关部门的政策制定者对野生动物的法律上认知是不一致的。

 

一些地方配套规定急促出台,导致我国一个产值5206亿元、从业人员超过1409万人的野生动物养殖行业处于迷茫之中,不知何去何从。”麦康森说。

 

例如,有些地方出台相关规定,把养殖达半个多世纪的中华鳖、牛蛙(二者产值达1500亿元)列入了禁养、禁食的野生动物目录。

 

作为具有重要的科研、经济和社会价值的动物(简称“三有动物”)的竹鼠,的确是被允许养殖的。广西、湖南、贵州、云南等地的政府也把其作为扶贫项目加以扶持。

 

竹鼠作为众多动物养殖业中最具代表性的产业,每一只母竹鼠年可繁殖存活10只小竹鼠。中华竹鼠6个月体重即可达到3斤。人工养殖的竹鼠抗病力极强,生病小;行业发展30多年,只有感冒、肠胃炎等管理性疾病、竹鼠的疾病易防易控,竹鼠不用打疫苗,抗病原能力强、发病率低;养殖过程中使用抗生素几率很少,没有抗生素等药物残留的问题。从上世纪80年代广西即已开始人工驯养繁殖并成为南方各省重要的饲养品种。竹鼠是家养动物而非野生动物,已被广大人民群众广泛所接受。

 

2014年5月22日经过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专家评审和公示,恭城瑶族自治县养殖户养殖的竹鼠符合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程序和条件,农业部准予登记,依法实施保护,这是该县获得的第一个畜禽农产品国家地理标志,由此也确定了竹鼠是农业农村部肯定的畜禽农产品。

 

2018年10月23日到2018年10月30日,重庆市铜梁区铝俸镇文曲村六社委托重庆市仕益产品质量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对重庆市铜梁区骏豪竹鼠养殖股份合作社竹鼠进行检测,竹鼠肉符合GB 2726-2016《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熟肉制品》。

 

2018年12月28日到2019年1月7日再次进行检测,结果显示符合GB2726-2017《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污染物限量》和GB2760-2014《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并在2018年11月8日参加由16个权威部门举办的中国杨凌农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上夺得第25届"后稷特别奖"。

 

2019年12月21日到2020年1月10日,福建将乐县农业农村局委托福建中凯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将乐县金山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的竹鼠进行检测,结果显示竹鼠毫无问题。除此以外,竹鼠以及竹鼠养殖户还先后获得政府授予的各类殊荣,围绕竹鼠的养殖,已发展出庞大的产业。

 

动物养殖,曾成扶贫攻坚中的中坚力量

 

有资料显示,竹鼠养殖因其在农民脱贫致富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2018年5月14日,广西经自治区人民政府同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等9家厅级单位联合下发《自治区扶贫办自治区发展改革委等九部门关于实施以奖代补推进特色产业扶贫的通知》,《通知》明确把竹鼠列为县级"5+2"村级"3+1"特色产业发展。通过各级财政补贴、养殖户贷款、龙头企业和致富带头人参与的方式,千千万万农民为了脱贫致富响应号召加入这个行业,很多人不惜背负债务建房引种,竹鼠养殖业获得了迅猛的发展。

 

到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了竹鼠养殖、竹鼠产品初加工、竹鼠产品深加工等成熟的产业链,竹鼠养殖产业产值巨大,养殖户多为贫困山区农民的优势特色扶贫产业之一。广西有数万人通过竹鼠养殖脱贫致富。人工养殖竹鼠在脱贫攻坚及乡村振兴中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有统计表明,广西以食用为目的的人工驯养繁殖竹鼠存栏量约3600万只,产值约28亿,从业人员达18.2万,其中贫困户从业人数达18.7%,约为3.4万人。

 

2016年、2019年广西壮族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分别批准形成了《银星竹鼠选种》、《规模化银星竹鼠场建设规范》、《银星竹鼠饲养技术规范》等地方标准。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竹鼠数量达6600万只,产值约100亿,从业人员达260万人。

 

不仅仅是竹鼠,近年来在脱贫攻坚政策的支持下,很多贫困地区的群众逐渐建起了特种动物养殖场。山东是养殖大省,狐狸、貉等毛皮动物养殖存栏量大,东北是鹿的养殖重点地区。以贵州为例,目前有近1900家特种动物养殖企业或养殖户,仅基础设施就已经投入近10亿元。这其中,有三分之二是2016年以后才开始的,截至目前大部分还未产生明显规模效益。

 

《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调查估算,2016年,全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专兼职从业者有1409多万人,创造产值5206多亿元。

 

然而因为禁野的一刀切,众多地区养殖户的竹鼠遭到无害化处理。有养殖户介绍,他和另外4人合作的养殖场,共有3000多只竹鼠被灭杀,共损失近百万。

 

农户之殇

 

2020年5月14日,全国人大有关人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在采访中明确表示:“《决定》充分考虑了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可能会对养殖从业者产生的影响,提出了给予支持、保障和规范的明确要求:对部分受影响的农户,要求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支持、指导、帮助受影响的农户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补偿。”

 

2020年5月27日,国家林草局发布了《妥善处置在养野生动物技术指南》。该指南声明说,这是指导各地科学、有序、稳妥处置在养野生动物的文件;也就是说这只是操作层面上的一个事关“禁野”的技术性方案。

 

可是,针对目前数目庞大的野生动物养殖户的退养而言,国家最需要面对的是如何实施对养殖户的补偿,而与此紧密相关、亟需的退养补偿(赔偿)类的方案却不见踪影。

 

湖南是最早出台退养“补偿与处置方案”的省份,“方案”还对数据调查认定和补偿资金拨付等做出了具体的规定。

 

但湖南省政府出台的竹鼠补偿标准,70元每公斤号称达到市场价的50%,却让养殖户哭笑不得。据了解一只3斤左右的竹鼠,养殖时间约10-12个月,全国市场价格在每市斤80-120元。因市场原因及竹鼠饲养难度高,繁殖率底下,因而作为非商品鼠的竹鼠种苗(幼鼠)价格更高。全国竹鼠种苗价格按规格——大规格(2斤以上)500-650一对,中规格(1-2斤)400-500一对,小规格(1斤以下)350左右一对。特别是在众多养殖户中种鼠占比例巨大,10来只才能达到一斤。合到几元钱一只的补偿。综合下来湖南的竹鼠补偿标准不到市场价格的20%,还有场地设备投入未计算入内,而且绝大多数养殖户都是近几年才规模发展,一直存栏未有销售收入,多年的投入惨遭灭顶之灾!

 

……

 

惟愿禁野下出台的每一项政策能善待百姓、善待每一位最底层含泪打拼的养殖户!

 

附 媒体发文: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