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惹争议的背后,是知识分子价值观导向的问题

原创丁路遥知事

文/1588字,阅读时长3分钟

疫情期间,一部《方方日记》引起了广大网友的热议。有网友就说道:我们维护言论自由,但方方的日记显然不代表中国的主流民意,她漠视中国政府的抗疫的努力,她漠视中国人民的团结一致的抗疫行动,方方日记的观点最多只能代表她个人。为了警示大众教育人民,在尊重方方言论自由的前提下。我们能否免去方方的公职?能否免去方方的中国作家协会的身份?

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坚持发表所谓的“日记”,引起了网友们广泛关注和争议。武汉解封以后,方方的“武汉日记”被国外出版机构神速预售,再次引发热议。

支持和反对的两个阵营声音都有,支持一派主要提倡言论自由,反对一派主要认为她不够爱国。

坦率说,方方日记我也看过一些,也不是每一个字都无法接受,其关键的核心问题在于知识分子的价值取向!

至于是否应该免去方方的作家协会会员身份,我认为根据作家协会相关的制度处理即可,何况方方也已经退休,没有行政职务可以开除。

下面,关于此话题,我谈几点自己的认识。

一、中国的知识分子应树立、捍卫价值观的使命,而非简单的“独立批评”

对于中国来说,知识分子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

几千年的历史早已经给出我们答案。

宋代的范仲淹说“居庙堂之高而忧则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可见其并没有把“独立批评”当成首要的原则。

文天祥在被捕后关押在北京,元朝政府不断派人说降,都没有效果。后来元朝派了南宋投降的末代小皇帝来劝降,小皇帝说:丞相,我都投降了,你还坚持什么?

文天祥一言不发,最终慷慨赴死。

后人会问:文天祥在坚持什么?“留取丹心照汗青”就是他心中的价值观。

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我认为知识分子最重要的职责是树立并捍卫社会核心价值观,而不是所谓的独立批评。

将独立批评视为知识分子的最高原则,是社会不健康的产物!

今天在中国社会,有一些人将“独立批评”的纯批评当成了首要的原则,盲目接受了西方一些不成熟的价值原则,在现实层面成了捍卫西方价值观、否定中国价值观的工具,确实有些可悲,这才是“方方日记”背后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

二、所有的批评都是为了捍卫,关键在于“捍卫什么”

被方方称为“极左”的粉丝们,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极左”的年代。

他们在改革开放以后的环境中长大,也许比方方们更全面了解西方社会,因而能够客观地对中西方的价值观体系做出评价。

这些人中还有不少根本没进入知识分子圈子,更多的是社会上最普通的中青年,是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他们将自己的实际工作与价值观结合在一起,从本能出发,捍卫他们的价值观。

很明显,他们捍卫的价值观与方方是有所不同的。

我倒是认为方方日记这件事发生以后,各种声音存在也是有必要的,以便让我们社会上更多的人在相互批评的观念交锋中做出鉴别。

武汉解封以后,方方拍了一个短视频在某网站播出,结果遭到密密麻麻的弹幕刷屏,这些人大多为90后、00后,弹幕是他们对于一个视频即兴发表意见的方式。

在那个视频中,90%以上人都是骂方方的。

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到当今中国的年轻人对于西方“独立批评”这套不成熟的价值观体系有了明确反思,这说明中国的未来大有希望!

三、当今中国那么大、那么强,容得下方方武汉日记

我注意到网络上有网友说:方方是美国的特务,应该立即处理她。

首先,我想说,这种言论并没有证据支持,动不动就怀疑她是美国特务,这也许就超过了言论自由的边界。

其次,中国古往今来也有很多文学家的诗词不得体,比如王兆山的诗,我们能容得下这些诗词,为何就容不下方方的武汉日记。

我们须知,不应该只准许带鱼遍布祖国的江河湖泊,也应该有其他鱼类的存在;不应该只许带鱼上老百姓的餐桌,也应该允许其他菜肴,比如苦瓜之类的菜肴上餐桌。

苦瓜虽然尝起来不好吃,但是也有清热解毒的功能。同样,方方日记虽然在价值观上大家都不认同,但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方方日记,也帮助我们更多的国人认清楚了什么是我们该坚持的东西,让一些还沉迷于西方价值观的人醒悟过来。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