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朝新:官不退休难可爱?

按:

十年前,新京报开始报道杨维骏,那是第一次有媒体公开大篇幅报道他。看了关于他的新闻稿,写了下文,发表于“华声在线”个人专栏。十年后再看,这样的老人仍然稀缺、罕见。

云南出了一个“最可爱的官员”。说他“最可爱”,是因为这位叫杨维骏的已退休省政协副主席,坐着专车给访民开道,为名请命。说他是“最可爱的官员”,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他退休二十多年了,不在位了。(《新京报》12月21日报道)

89岁的退休老干部坐着专车给访民开道,作为一个媒体人,看到这样的新闻并不意外或惊奇。三年前,我就总结过一个采访经验:如果去某地采访当地官员贪腐落马或地方违法行政,在位官员们一般都是躲着不见或见了不开口的,离退休的老干部们,则往往能成为采访的突破口。。

2007年,在河南洛阳采访当地为创建卫生城市采取了一系列非正常的措施,比如法官不审案子上街打扫街道、街道办事处为鼓励居民灭苍蝇花钱买苍蝇、派出便衣跟踪暗访的专家组等。一度采访无头绪,苦恼不已。

采访的突破是在政协和人大家属院的老干部活动室。老人们边打着麻将,边告诉我他们知道的一切,还提供了一些证据。老人们说,很看不惯现在有些官员的做派,为了政绩弄虚作假,贪污腐败。对派便衣跟踪北京暗访组的做法,老人们戏称“联合工农兵学商一起骗中央”。

老人们敢言率真的“可爱”,与89岁的杨维骏有些类似。最类似的,是他们共同的身份——离退休的老干部。

当下的环境里,在位的官员很难有这么“可爱”。在位官员难可爱,并不是说官员们天生不爱说真话、不敢为民请命,只是身在体制内,有很多的“不方便”。正如“最可爱”的杨老先生,退休是退休了,却还能享受很多体制内的特权,退休二十多年了还能享受专车,但受到的体制约束,确实少了很多,所要权衡的利益也少了很多。比如不必考虑得罪同僚、上级被撤职、降职,不必担心影响以后升职。

或许杨老先生没退休,也这么敢于说真话并为民请命。可惜,他在位的时候没有因此闻名,直到89岁才被人知道原来他是如此可敬的一个老人。其实,带老百姓上访维权,这是当官要为民做主的正理和常态,并不该成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因为时下这样的官员太少,正常的事情成了不正常,杨老先生才成了“最可爱的官员”。

这不正常的事情,自然会引起非议。果然,新闻报道说云南省政协老干部处一处长找上门质问并责难,与杨老先生辩论了2个多小时,认为杨老先生不该以省政协原副主席的身份带上访农民进入省政协大院。这,只怕就是官员在位与不在位的最大区别,真是官不退休难可爱啊。可惜的是,不在位的官员们,手中无权,他们想为民请命说真话,却也只能是带着访民上访而无他法。

杨老先生的可爱,是黄昏的可爱。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杨老先生身体再健康,也毕竟89岁高龄。让如此高龄的老人为民请命四处奔波,云南省政协的在位官员们不仅不心疼,反倒去责备老人不该带着访民上访,这是我从这则新闻中看到的悲哀。

我们呼吁更多离退休的官员站出来说真话、为名请命,让垂垂老者出面,这是一种无奈。其实,我们更希望看到在位官员出来说真话、为名请命,不再需要让已89岁的老人不能平静安度晚年,还要遭受“再多管闲事就灭口”的威胁。这样的社会,才是一个正常而健康的社会。

褚朝新

2010年12月22日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