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卷土重来为什么“没想到”?

北京疫情为何“没想到”

文/草青

北京从6月11日至6月16日连续六天确诊病例137人,几乎以迅猛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这似乎是人们没有想到的。在11日前,北京已连续56天没有确诊病例了怎么突然间就又疫情又卷土重来,而且来势凶猛。我算了一下,北京从1月24日至6月16日,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557例。第一波为82天有确诊420例,平均每天5例。第二波6天就有确诊137例,平均每天22例,可谓翻倍增长。

今天(6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说新冠病毒会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潜伏下来,这是大家之前"没想到"的。高福是在16日上海作专题调研时针对北京新疫情说:“这很可能不是六月初,五月底才出现的,很可能要提前一个月这里面已经有好多无症状感染或轻型病人,才使得环境能有这么多病毒。这是推测,但还要进一步验证。”

目前,专家们在对病毒溯源分析时主要归结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是人员输入性,第二个物品污染。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就像是武汉的疫情来源哪里,中间宿主是谁没有定论一样,仍在寻找。在没有搞清前,还按高福院士所说,把这个原因暂且归结为“没想到”。

高福院士的推测似乎说到了点子上。可对政府官员和专家们来说,“没想到”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的,也是难辞其咎的。北京在初次取得战疫阶段性成果后,不该松懈麻痹。应时刻绷紧战疫之弦。可是我们的官员和专家为什么会习惯常态思维,按常理出牌和部署呢?如果不是通常的路径就不去想它。我们为什么“没想到”会发生在阴暗潮湿的新发地批发市场?为什么没想到北京还有那么多的脏乱差的农贸市场和农贸小超市?为什么“没想到”还有物品、器具会被病毒污染?为什么只想到人传人,而“没想到”物传人“?为什么”没想到“武汉海鲜市场是新冠首发地会不会其他城市的海鲜肉类市场成为传染源?为什么想不到北京的农贸市场也会是病毒细菌的孳生地?如果这样想,”没想到“就不成立了。

北京这次疫情从首例确诊,精准定位于新发地,迅速排查、隔离、检测、社区封闭管理、停课、退票、公交地铁限流比例、从三级迅速升为二级等一系列防控措施,可谓迅速。无论从媒体、舆论或老百姓来说都对北京一致称赞。但行动快,措施得利,也难掩本已存在漏洞、和常规的习惯思维。在追责和问责的过程中,难道仅仅只是丰台区副区长和花乡党委书记及新发地总经理失职失责吗?在这方面,我们是不是忘了北京的父母官的责任?也不能专捡小的捏吧。

我们看到,在北京连续56天没有确诊后已然有松懈的态势,一个多星期前,从新西兰回到北京的一位朋友,下了飞机直奔家后就去了超市,都没有要求宾馆或居家隔离,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北京真的就万事大吉了吗?走在大街,可以看到人们把口罩戴在了下巴,公共场所已经没有一米间距,不量体温。过早解除防疫武装是不是“想不到“的最好注解。而这种”想不到“却带来想得到的自食其果。

仔细想想,北京这次疫情突然卷土重来,看起来确实是“没想到“,实际上却应该想得到。之所谓”没想到“,是按着常规思维,一是北京连续56天没有确诊病例。二是现在正值夏季,不利病毒生存。三是预计第二波来袭会在秋冬。四是觉得北京的防控已经不错等。言行中处处体现出盲目自信和沾沾自喜。

可以说,北京疫情卷土重来,教训极其深刻。这种“没想到“,不亚于武汉疫情初期的”百家宴“等。也可以说,北京的防控仍停留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痛之处,无人去想。表面的平静,掩盖了暗流管涌。直到目前,一些专家还在信口开河或强作镇定。曾光教授就强调”不要被来势汹汹吓倒“,”这个病毒已经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应对它可以说是轻车熟路。“说得是何等轻松,又是何等的矛盾。既然是来势汹汹,怎么就成了轻车熟路?有权威人士说,北京此次疫情扩散的风险很高,甚至比武汉凶险。如果到了死亡再一次威胁民众,难道还敢说轻车熟路吗?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