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合村并居,农民有没有拒绝进步的权利?

今天,因为南风窗的报道《山东合村并居真实情况》,合村并居这个话题又热了起来。

作为一名山东人,我觉得我们必须感谢贺雪峰教授领衔的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该中心近段时间持续关注山东合村并居,从多个角度进入深入探讨,忧患之心溢于言表。

南风窗这篇《山东合村并居真实情况》,作者吕德文的身份也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用词定性最重的,是一周前贺雪峰、桂华发表的文章《山东省大范围合村并居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

感谢他们。如果不是他们,不会形成如此强度的舆论。希望舆论的强力介入能够让有关方面冷静下来。

通过他们的努力,以及由此引发的无数山东人的共鸣、反馈,不难发现人们为什么反对合村并居。原因主要是以下几条:

一、造成农民被动“失地”。新型社区离耕地太远,农民不便,只能放弃农业生产,把地转租给他人耕种。

二、造成巨大财富浪费。现在的农村已经普遍通了水、电、网,很多新的民房也都是农民花十几、二十万盖起来的,贸然拆除,前期投入全打了水漂。

三、补偿标准过低。山东农民以前听说的拆迁致富故事是这样的:老房子一拆,新房子不仅更多更大,而且车子有了,存款也有了。但是拆迁轮到山东农民的时候,变成了这样的:老房子拆掉,补偿款不够买新房的,还要把多年积蓄搭进去。

四、拆迁过程不人道。很多地方怕新建的房子农民不买,于是采取“先拆后建”的方式,但是在过渡期,很多农民没有房子住,只能搭窝棚。这简直让人无话可说。另外,新建小区的房屋质量、物业管理,也存在种种问题。

这些反对理由是非常有力的。从网络留言和朋友圈讨论来看,反对合村并居运动的占绝大多数。但是我还是花了点功夫,在网络上找到了一些支持合村并居的理由。我认为这些人的思维和话语虽然不一定能代表官方,但是仍然有一定的分析价值。

值得说明的是,在这些擅自代表农民支持合村并居的声音下方,往往有真正的农民进行驳斥。但知己知彼还是必要的。

我找到了下列支持合村并居的观点,统称为“支持者说”:

支持者说:“国际形势巨变,中国出口和对外投资受阻,未来全球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反华浪潮。资金出不去,才会反向去农村搞合村并居。这个窗口期可能是5-10年。十年之后,全球化重启,中国的资金将涌向国外。那时候农民们跪在地上哀求,也不会有人愿意拿钱去帮他们搞合村并居,他们将只能老死荒野自生自灭。”

支持者说:“山东省合村并居的大方向是正确的,是符合历史潮流,符合社会发展大趋势了。千百年来形成的自然村落,是自然状态形成的、星罗棋布、无规划的、不合理的、浪费土地资源,目前的空心化、空置化现象很严重。既然城市建设需要规划,那么农村建设,同样需要合理的规划。把散、乱、差、小的自然村落,统一规划成大的农村社区,这是历史的进步。是符合城镇化发展大趋势的,是正确的。”

支持者说:“合村并居是正确的。不能孤立的看这个问题,应该全面地看这个问题。中国农业是中国现代化的短板,是中国崛起和复兴的短板。千百年形成的自然村落,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是与社会化大生产相违背的,不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支持者说:“社会进步,总有人反对?农民上楼,首先提高卫生健康。改变小农经济的思维定势。反对的都是狗币。自家农地流转出去,城市增加很多别的行业。甚至可以鼓励孩子不再自卑。”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支持合村并居的人有个共同点:大局意识。

他们喜欢仰望星空,喜欢下大棋,无条件拥抱“历史趋势”“时代潮流”,将所有改变都视为“社会进步”。

而所有反对合村并居的,都被他们视为“小农思维”、“冥顽不化”甚至“想要讹钱”。

须知道,变化不等于进步,对自上而下强加的变化更要谨慎。眼里只有国家、社会、产业乃至国际形势这些大棋局,却看不到每家每户的喜怒哀乐、细微诉求,往往是不祥之兆。

我就问一句,农民有没有拒绝进步的权利?

一个社会只有允许人们拒绝进步,允许人们为“什么是进步”争辩、讨论,才有可能真正通往未来的美好之路。

农民并不是三岁小孩,他们知道什么对自己是好的,他们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的房屋院落,他们的村庄河流,让他们自己当家做主,行不行?

目前官方的表态是“农民群众说了算”,但如何落实,如何避免农民“被迫赞成”,是最关键的问题。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