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什么英国和美国不相信并猜疑中国的和平崛起?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尽管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从未使用过任何武力,但却依然遭到了英美的压制,其种种措施表明,华盛顿和伦敦从未相信北京将会和平崛起。

之所以如此,其实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英美在自身崛起的过程中,从来都是基于达尔文现实主义思考,从来都是通过武力征伐的手段击垮对手,从不相信所谓的和平崛起,更没有推动过和平崛起的概念。

譬如,英国从16世纪开始成为国际舞台的主角后,其第一个参与国际战争的重大场合乃是尼德兰战争,在这场战争中,英国联合寻求挣脱西班牙统治的荷兰人反对西班牙帝国。

为何英国为何这样作为?难道英国不尝试在西班牙帝国面前和平崛起吗?

当然不会。

因为英国始终认为,一旦西班牙帝国彻底打败反抗的荷兰人,完全控制尼德兰地区,就可以凭借强大的西班牙海军直接威胁一海之隔的英国本土,这是英国不能接受的,所以英国主动发动了实际上与西班牙进入战争状态的尼德兰英国政策。

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外交政策主轴就可以看出英美地缘政治的核心:

相信实力的后果,而不是相信动机,大英帝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卡斯尔雷曾经说过,“在历史的苦水里,动机并不重要。”

盎格鲁撒克逊人在崛起之初,首先打击的西班牙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联合了荷兰人和法国人,因为西班牙人的海军最强大,足以威胁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安全;

随后,盎格鲁撒克逊人又开始联合法国人打击荷兰人,因为荷兰人是当时的海上世界霸主,海军实力碾压英国,甚至一度攻入伦敦,对英国构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胁,英国人乃联合法国压制荷兰人;

等到荷兰人被彻底打垮后,法国路易十四又拥有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海陆军都是世界最强,对英国构成了直接威胁,甚至干预英国内战,在这种情况下,英国乃联合荷兰人、普鲁士和奥地利对抗法国,同时财政扶持刚刚崛起的俄国打击法国的盟友波兰、瑞典和土耳其。

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崛起的最初一百多年里,其一直将其主要注意力用来对付荷兰人和法国人两大强敌,就是因为这两个强敌距离英伦最近,实力最强;同时财力扶植实力较弱的普鲁士(后来的德国)和刚刚兴起的俄国牵制法国。

其中荷兰人是英国文化制度最接近的国家,普鲁士则是野蛮的军国主义邦国,俄国则是封闭落后的农奴国家,但这不妨碍英国打击荷兰,支持普鲁士和俄国崛起。

英美百战乃有当世之霸权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盎格鲁撒克逊人甄别敌人的办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有能力对自己构成重大威胁的对手,其是否存在这个动机并不重要,意识形态更是毫无意义。

所以,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角度看,英美根本不可能相信中国会和平崛起,自西班牙大帝国崩溃以来,人类历史上只有一个民族实现了真正的崛起并称雄世界,那就是盎格鲁撒克逊人。

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崛起的过程中,实际上只用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通过连横合纵的战略,通过残酷无情的战争和冷战,打败一个又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对手:

尼德兰战争打败第一个日不落大帝国西班牙;

英荷战争摧毁第一任海上霸主荷兰;

大同盟战争打垮世界最强大的海陆霸权法兰西路易十四;

拿破仑战争擒获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战神拿破仑;

克里米亚战争逼死俄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沙皇尼古拉一世;

两次世界大战征服最强大的现代军国强权的德意志民族和日本民族;

冷战打垮社会主义历史最强大的苏联帝国;

在这个过程中,英美本身就是依靠残酷无情的斗争赢得今天的世界霸权的,其赢得历史的每一步都是依靠极端冷酷的斗争而不是所谓的真诚和平,在这种情况下,英美怎么相信别人的和平诚意?

盎格鲁撒克逊人作为一个残暴至极的酷虐之徒,会相信别人非暴力的和平恳诚吗?绝对不会。这是英美崛起过程中的思维惯性决定的,就像一个征伐世界的蒙古武士不可能相信儒家学子能够通过四书五经获取爵位一样。

从这个角度看,英美不可能对中国真正信任,所谓的缓和就像刘邦与项羽的鸿沟划界一样,根本不可信,开弓已无回头箭,对抗是无法避免的,中国人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历史的挑战。

[梅特涅的信徒]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