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邱印林与二级英模邓水生

邱老师其实不满80岁,按网上公开的消息,他今年只有77岁。

 

 

1997年邱老师让自己的女儿冒名顶替自己当班主任的班上学生苟晶上大学时,54岁。

 

 

 

苟晶两次高考,都被冒名顶替,与邱老师都有莫大的关系。苟晶在网上披露了自己不幸的遭遇后,邱老师带着老伴、女儿、女婿去了苟晶老家。

 

临走,邱老师对苟晶的老母亲说:你二女儿的孩子是不是要中考了?说完,邱老师笑了笑。

 

邱老师的这个细节,与港片里某些黑社会或者黑警说话的情景十分相似,话里带话的威胁,说完还要微微一笑。昨日的文章里,我说这个细节让人感觉邱老师完全不像一个教书育人一辈子的先生,而是个恶魔。

 

不过,恶魔平日里是另外一个形象。

 

苟晶说,邱老师上课上得特别好,教学很有一套,自己如今写帖子披露往事的语文功底都与邱老师当年教得好有关。苟晶的朋友见到了邱老师,说老人看起来非常实诚,很正人君子、很有学问的样子。

 

邱老师叫邱印林,高级教师,曾任济宁市实验中学语文学科组长,曾在国家、省市级报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1993年到济宁市工作后,多次荣获城区十佳班主任、优秀教师。

 

 

1998年,也就是苟晶第二次高考被冒名顶替的那一年,邱老师还获得了济宁市五一劳动奖章。

 

若不是苟晶站出来揭露了自己被两次冒名顶替的遭遇,邱老师大概会享受着社会的尊重与赞誉善终。

 

邱老师操作高考冒名顶替案绝非他一人所完成。正如苟晶所说,年迈的邱老师远赴杭州找她,一方面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另一方面是这条利益链上其他的势力在迫使他寻找自己试图“平事”。

 

这,让我想起了湖南怀化操场埋尸案中帮助凶手隐瞒案情的法医邓水生。

 

邓水生,1949年6月生,比邱老师小6岁。退休前,他曾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

邓水生毕业于湖南省黔阳卫校,1972年参警,成为一名法医。

参警第六年,也就是1978年,他就被评湖南省先进科技工作者。1980年,年仅31岁的邓水生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

 

当年,邓水生在湖南公安系统是个名警察,先后参加过“149列车火灾”、“生蜂蜜中毒”等当时的诸多重大疑难大案的法医检验鉴定,直接参与侦破上千宗特大恶性案件。

 

邓水生专业能力突出,不仅仅表现在业务实践上,还表现在理论研究创新上。他进行的“生蜂蜜中毒”研究和1980年参与的“窒息死亡牙齿出血”研究,获湖南省科技成果四等奖,先后在公安部、省专业刊物及第二届全国法医损伤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6篇论文,还参与了《湖南省法医论文选》的编写。

 

他参警数十年,一直都在刑警队,历任怀化地区公安处法医、刑侦科副科长、技术室主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副主任法医师,一级警督。

 

退休后,邓水生在当地公安系统仍一直享有较高的声誉。怀化市历任公安局长在重要的节假日看望老同志的名单里,基本都有邓水生。

 

这么优秀的邓法医,却有着恶魔一般的另一面。

 

2003年,湖南怀化新晃一中搞基建,教师邓世平受命监督工程质量,承包工程的,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因邓世平老师对工程质量提出了质疑,杜少平残忍将邓世平杀害并埋尸在学校操场下。家属报警后,怀化市公安局派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副主任法医邓水生到了现场。

 

邓水生读小学时,邓世平的母亲是他的老师,同姓邓,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家属对已经是当地法医权威的邓水生充满了期待。

 

邓水生赶到现场时,现场已经被打扫了。尽管如此,邓水生还是提取到了血样,他说可以通过DNA鉴定确定血迹是否属于失踪的邓老师,但需要送去其他地方鉴定。邓水生在当地住了一晚,次日回了怀化。

 

此案开庭审理时官方披露的信息称:黄炳松得知邓水生在现场发现血迹后,安排时任新晃一中办公室主任杨荣安,通过该案专案组组长曹日铨找到邓水生,送给其现金20000元,并请其延迟血迹送检,邓水生收钱后“默认”。此后,邓水生还接受过黄炳松等人送的烟酒。2003年5月中旬,黄炳松、杨荣安送给邓水生现金5000元,请求他在案情分析会上不要提开挖操场的事。

 

 

25000元现金和一些烟酒,邓水生就沉默了,并藏匿了在现场发现的血迹这一关键证据。

 

可怜的受害人家属一直被蒙在鼓里:2019年5月,邓世平的子女向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递交控告材料时,还认为邓水生当年只是受到了外部压力,“市公安局的邓水生警官心有余而力不足”。

 

邱老师与邓水生极像,平日里装扮得像天使,他们的装扮并不是他们一个人精心设计的,而有一大群知道他们是恶魔的人都在维护他们天使的形象,他们抱成团作恶,抱团相互打扮掩护,抱团践踏社会底线,抱团对抗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

 

如果不是有帮凶和同伙,受到如此严重指控的邱老师应该是在济宁接受调查而不是带着人到处寻找苟晶试图“平事”。邱老师至今还能四处活动,足见当地的态度,他们没有打算认真严肃深挖调查此事,而是希望大事化小,以维护他们所谓的“正面形象”。

 

朗朗乾坤,不知道还藏着多少个邱老师和邓法医?

 

褚朝新

2020年6月27日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