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毒贩那他内尔·契诺耶·澳斯汀被判无期,许多说法被证实

2018年8月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那他内尔·契诺耶·澳斯汀运输毒品案进行了二审判决。

法院判决驳回那他内尔·契诺耶·澳斯汀的上诉,维持原判。

在一审中,被告人那他内尔·契诺耶·澳斯汀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那他内尔·契诺耶·澳斯汀,男,1977年8月1日出生,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国籍,住广东省广州市。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于2016年11月2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8日被逮捕。

从被告人那里搜到了5包粉末。经鉴定检验出含量为47.56%的海洛因499.33克,含量为1.09%的海洛因360.61克,含量为1.20%的海洛因52.23克,含量为0.85%的海洛因87.70克,上述海洛因共计999.87克,另有198.21克黄色粉末未检出常见毒品。

一个非洲人,不远万里来到广州,声称是来送鞋的,不知道鞋里藏了毒品,连撒谎都这么简单直接。

被告人自己说,有人让他送鞋样去北京,他不知道鞋里有毒品。但他就是不在汽车站买车票,而是通过黄牛在半路上车,逃避安检。

他到了酒店以后,从旅行箱里拿出鞋样,其觉得拿在手里有点重,摸着有点鼓,就在房间的梳妆台上找到一枚刮胡刀片,其先用刀片将其中一只鞋沿着缝鞋的白线将鞋划开,在鞋底里面发现一个黑色塑料袋和一个白色透明塑料袋包装的有点像鞋垫形状的东西,白色透明塑料袋里装着白色粉末状物体,有点像奶粉,黑色塑料袋里的东西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其把两个塑料袋拿出来后放在一个浅色的纸袋里,袋子外有英文好像是JOYLA,然后其将另一只鞋用同样的方法打开,在相同位置看到一个黑色塑料袋包装的物体,也是鞋垫形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其感到惊慌,赶紧给麦克打电话让他过来看看是什么东西,然后警察就进来把其抓了。

他自称,惊慌是怕塑料袋里装的是毒品,其没见过真的毒品,只是在电视上见到过,并且这三个塑料袋放在鞋底里其觉得不正常。

一个送鞋的,鞋样在拿到的时候没发现有问题,送到北京以后,打电话通知对方取货的时候就发现有问题了?

发现有问题以后就知道用刀片划开鞋,一般送鞋的有这等技能?

划开鞋以后发现了疑似毒品,不打电话报警,却还通知对方来取货,这是一个没有见过毒品的人咋见毒品的正常反应?

这些供诉只能证实一个说法:某些人说谎成性,脸皮奇厚。脑子又不大灵光,说的谎还特别简单,让人一眼就能看穿。

这个黑人毒贩还与一个中国女子黄某结过婚。

证人黄某1的证言证明:那他内尔·契诺耶·澳斯汀是其前夫,二人2007年结婚,2011年离婚。最后一次见到那他内尔是2016年10月,他来其住地看小孩,待了几个小时就走了。那他内尔在广州没有固定住处,其不知道他在哪住,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也不给其钱,还老找其要钱。

果然,这个说法再次得到了印证:某些人的孩子经常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对家庭和孩子完全没有责任心,就像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是父亲跑路了。

广东省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穗的非洲人数量增速远远快于其他国籍人口增长速度。2000年在穗的非洲人口数量为6000人,2005年增长至20000人,年均增长率为33%。

2014年,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发布的《广州外籍流动人口管理的现状分与对策研究》指出,广州已成为亚洲最大的非洲人聚集地。

在三元里,非洲人聚集区主要沿广园西路两侧的批发市场、写字楼组成。这里主要是尼日利亚人,很多尼日利亚人在这里开了档口。

在黄岐的非洲人也是以尼日利亚籍为主。由于黄岐地处广佛交界,离广园西路也不远,早期一部分尼日利亚人为了节约生活成本住到黄岐,还有一部分是非法移民躲到两个城市的交界处。

广州市公安局2014年数据显示,在广州的尼日利亚人约2000人,是在穗非洲人数最多的。其中常住人口近300人。该国也是被遣送出境的“三非”人员主要来源国之一,最近几年尼日利亚人有从广州转居佛山的趋势。

根据梁玉成的研究,在2010年前后,在穗非洲人数量达到了近年来最高峰,估计当时的数量约有5万人(包括合法和非法居留人数),但是他没有透露合法与非法居留人数具体比例。在穗的非洲人中尼日利亚人占比最高,尼日利亚人中主要是伊博族人。

2020年,据官方消息,经全面摸查,越秀区散居的外国人总计3462人,其中尼日利亚227人。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