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涵代言爱钱进APP涉嫌诈骗,真的不用担责吗?

汪涵代言网贷app涉嫌诈骗,真的不用担责吗?

乔志峰

汪涵代言网贷app涉嫌诈骗,律师:代言人一般不担责。

汪涵代言的爱钱进APP被立案侦查。2020年6月,爱钱进APP暴雷,该平台被北京警方立案侦办。根据媒体报道,有超过10万人被爱钱进骗超过100亿元,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值得注意的是,有网友爆料知名主持人汪涵曾经为爱钱进代言,汪涵代言疑翻车。

对此,有媒体采访了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庞理鹏律师,庞律师表示首先,所谓汪涵代言的理财产品实际为某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运营的App,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俗称P2P平台,因此,称汪涵代言的是金融理财产品的说法并不准确。其次,一般情况下因广告主非法经营导致的违法犯罪活动,代言人不承担责任。若汪涵代言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若确实存在非法集资行为,相关投资人可以通过刑事控告或民事起诉的方式合法维权。

庞理鹏律师认为,明星代言合同是一种包含宣传服务、肖像权与姓名权使用授权内容在内的综合性商事合同,明星对于代言产品或者服务之外的广告主的经营行为通常难以了解,一般情况下因广告主非法经营导致的违法犯罪活动,代言人不承担责任,但在特殊情况下,代言人也应当为其代言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或者刑事责任。例如,明知他人从事集资诈骗行为,仍为其提供广告宣传服务的,可能构成集资诈骗罪的共犯。(7月1日新浪财经)

P2P又暴雷了。近年来,P2P出了多少事、坑了多少人?对这种坑爹的玩意儿,该来个彻底决断了。

此次事件备受关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汪涵的个人影响和知名度。不知道有多少受害者,是因为喜欢汪涵、信任汪涵,才掉进骗局的?汪涵在整个事件中担任了何种角色,还有待相关部门调查。

有律师称“代言人一般不担责”,是现实情况。毕竟,现有法律对明星代言并无太严密的规定。至于“明知他人从事集资诈骗行为,仍为其提供广告宣传服务的,可能构成集资诈骗罪的共犯”,相关情节别说不一定存在,即便真的“明知”,谁又会傻到自己承认呢?

因此,作为代言人,汪涵或许真的不必承担法律责任。

由此,再次让人们想到了明星问题代言的普遍现象。问题广告已成社会公害,明星问题代言也已成为一大社会痼疾。尽管社会舆论沸沸扬扬,可总是有一部分不自重的明星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不惜铤而走险。成龙、葛优、笑林等娱乐圈鼎鼎大名的人物,都先后深陷问题代言门难以自拔,既影响了自身的形象,也严重伤害了社会的诚信。

而相关法规的不完善和政府部门的监管不力,客观上更是为明星问题代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年来,明星代言频频出事,但真正受到追究的又有几个呢?有的明星只不过将代言费退回了事,而更多的则是不了了之。问题代言的利润如此丰厚,风险成本又低至可以忽略不计,又怎能不让某些素质低劣的明星们趋之若鹜。

遏制问题广告泛滥、维护消费者的切身利益,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质监、工商等多部门联动努力,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一定要“严管重罚”。不严管不足以遏制问题代言的泛滥,不重罚不足以让某些明星吸取教训。

明星代言问题广告理应“连坐”,这点毋庸置疑——乱世用重典,痼疾下猛药。那么,怎样才算是“猛药”?明星代言问题广告该如何“连坐”才有效?我建议:其一,学习外国的相关经验,将名人代言广告定性为“证人广告”和“明示担保”,代言人必须是产品的真实使用者,否则按虚假广告处理;其二,加强这方面的刑事立法,对名人代言问题广告进行刑事责任追究;其三,对明星问题代言实行“一票否决”,凡出现此种劣迹的明星立即实施全方位封杀;其四,彻底清查问题广告的整个黑色利益链,广告制作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主管部门、代言明星统统究责,一个都不能少。同时对监管不力的政府管理部门也要一查到底,追究其失职渎职责任。

以上所谓的“猛药”,并非我的独创,而是公众和专家历经无数次明星问题代言洗礼后探讨出来的。即便不能全部推行,哪怕先实施其中的一两条,相信明星问题代言失控的局面就会有所好转。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了,如果连不良明星的嘴都管不住,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是该开展一次“专项治理”的时候了。

今后如果能让几家媒体因为问题广告关门大吉、让一些渎职的官员因此而丢掉乌纱帽,相信中国的消费环境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