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霸业是怎样完成的?

温乎曰:

说说齐桓公、管仲和齐国霸业。

1

公元前685年,齐国爆发惊天内乱。齐襄公在执政12年后,被侄子公孙无知联合大将谋杀,公孙无知仅仅执政1年,又被刺客杀死,公元前685年的齐国,面临国家无主的危险。最有资格继位的是齐襄公的2个弟弟:公子纠和公子小白。齐襄公死的时候,公子纠躲在西南的鲁国,公子小白藏在东南的莒国,都不在齐国境内,现在的问题是:谁先回到齐国就可以继任国君。估计是公子小白的人品不错,在朝中积累了不少人脉,国君宝座刚空出来,高、国两大家族就通知小白:“快点回来,我们已经决定了,你来做齐国国君。”隔壁的公子纠也着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要遗憾一辈子的,但是朝中大臣不支持他,这可怎么办呢?公子纠的办法是杀人,只要公子小白死在路上,国君选举就从二选一变成一选一,谁都不能说什么。于是,公子纠让管仲带兵,守在东南莒国回齐的路上,一旦发现公子小白就弄死他。很不巧,管仲的弓箭没什么准头,一箭射在公子小白的带钩上,小白情急之下躺在车上装死。毕竟是暗中杀人,管仲也没好意思露脸,感觉差不多就回去了。结果......公子小白望着管仲离去的背影,片刻之后翻身而起,带着鲍叔牙向齐国狂奔,顺利继承国君宝座。而公子纠听说弟弟死了,便放下心来,磨磨唧唧用了6天才回到齐国,正准备向齐国人民挥手致意的时候,大家告诉他:“别折腾了,公子小白已经继位啦。”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公子小白就是齐桓公。齐桓公怨恨鲁国支持公子纠,便发兵击败鲁国,并给鲁国国君写了一封信:“公子纠可是我的至爱亲朋,实在不忍心诛杀,不如你帮我杀了吧,我加钱......另外,管仲是乱臣贼子,你得给我送过来。”鲁国根本不敢违抗齐国命令,只能一边杀人一边送人,只求齐国宽宏大量,不要再来为难鲁国。正在此时,鲍叔牙对齐桓公说:“你要是只想治理齐国,我和高傒足够了,如果你想成就齐国霸业,非管仲不可。”齐桓公沉吟片刻,那就听你的吧。于是,管仲非但没有死,还被齐桓公拜为相国。随着优秀君主和强悍相国一一到位,齐国霸业正式拉开帷幕。

2

当时的齐国是个烂摊子。齐襄公和无知多年来肆意妄为,动不动就发起权力斗争,搞的大臣们惶恐不安,生怕站错队伍脑袋搬家。而齐国又处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奴隶制已经崩溃,但官员任用方式没有调整,社会结构得不到整顿,尤其是齐国的经济落后,在大争之世很难说有什么竞争力。怎么办?管仲告诉齐桓公:“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意思就是说,一定要先发展经济,经济发展起来以后,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具体操作方法也简单:“俗之所欲,因而予之。俗之所否,因而去之。”人民想要什么,政府就给什么,人民不喜欢什么,政府就要想办法禁止。总之,齐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齐桓公和管仲的奋斗目标。于是,管仲甩出三板斧:第一是整顿官场。管仲向齐桓公推荐了“五杰”,用隰朋管理官员任用,用宁戚管理财政,用王于成父管理军队,用宾须无执掌纪律,用东郭牙影响舆论。有这五个人管理各个系统,基本能把齐国的内政理顺,不会再出现各自为政的现象,而他们又对相国管仲负责,管仲对齐桓公负责。从此,齐国政令通达。除了高层人事调整,管仲还给中下层官员定下规矩,每年的固定时间,官员必须亲自来朝廷汇报工作,并且写下书面总结报告,管仲根据官员的政绩,决定齐国官员的升降。不管出身如何,只看工作能力。能力强的升迁上不封顶,能力不行的一级一级降职。朝廷职位做不了就去做县长,县长做不了就去做乡长,乡长做不了就去做村长,要是村长也不能升任,那就趁早退休吧。管仲整顿官场,就是要调动官员的积极性,不能让老实人吃亏。第二是发展鱼盐制造业。齐国不是在东海之滨嘛,不论捕鱼还是煮盐,都有很便利的地理条件,而鱼和盐又是天下各国离不开的必需品。尤其是盐,不管吃什么都要用到,长期吃不到盐是要出问题的。于是,管仲在整顿齐国的农业之后,大力发展鱼盐制造业,然后利用地理优势和先进工艺,在天下的鱼盐市场中占有庞大份额。谁要想吃鱼和盐,都得向齐国买。只要齐国不卖,市场就要出现商品短缺,紧接着便是生活质量下降和人民闹事。换句话说,起码在鱼和盐两个领域,齐国成为春秋的世界工厂。谁敢和齐国呲牙咧嘴,就是跟钱过不去。有这样的人吗?没有。所以齐国把商品卖到天下各国,换回财富和其他货物,不仅富裕了齐国人民,还能促进商品的再生产,一个完整闭环就出来了。这个经济闭环生生不息,也让齐国的国力蒸蒸日上,逐渐成为天下首屈一指的强国。第三是壮大国企。齐国为了发展经济,对商业的态度很宽松。有一种说法是关卡只查货物,不收任何赋税,另一种说法是收2%的商业税。不管怎么说,在齐国做生意是能赚钱的。但涉及国计民生的行业,管仲不允许私人进入,而是用国家经营的方式垄断市场。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收入全部归国家所有,私人没有实力对政府指手画脚。按照“壮大国企”的思路,管仲把家家户户都要吃的盐、做工程造兵器必须用的铁,全部收归国有。这两个领域不仅是经济的上游,还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快消品,可想而知齐国政府赚了多少钱。后来的王朝遇到财政危机,都要把盐铁收归国有,达到充足国库的目的。可以说,壮大国企和垄断经济上游,是中国2600年来的治国理政经验。这项经验的创始人就是管仲。管仲的三板斧甩出来没几年,就出现国库充盈人民富足的局面,而且政府没有太大的人事纠纷,执行力极其强大。从这个层面来说,虽然齐国不是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但是最有活力的国家。历史上的改革都要得罪很多人,而且往往推行不下去,为什么管仲在齐国就能搞的风生水起?其实还是他说过的话:人民想要什么,政府给什么就是了。

3

齐桓公和管仲执政的齐国,除了满足齐国人民的向往,还让天下各国对齐国抱有期待。为什么这么说呢?齐国不是人民币,地理位置又在东海之滨,怎么可能做到人见人爱?其实都是有原因的。自从周平王东迁洛阳以后,周王室的威信一落千丈,再也不能维护诸侯国平等生存的秩序。什么分封子弟、诸候朝贡、追随周天子征讨刺头等等,好像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谁要是按照这套方式生存,要被人嘲笑为傻冒。至于周天子,更是成为没人搭理的傀儡。既然天下各国的秩序崩溃了,那么各诸侯国就像脱缰的野马,肯定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喽。这个世界上最舒服的事,莫过于为自己争利。而对于各诸侯国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扩张领土、掠夺财富、青史留名。于是,没有周天子维护秩序的春秋时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乱世,诸侯国为了争夺地盘每年都要打仗。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点新鲜感。没有周天子的束缚,诸候可以放心打仗、贵族可以无限扩张权力、农民可以到别国抢劫,他们都有光明的前程。可是几百年过去,所有人都苦不堪言。诸侯国君变的没有安全感,生怕哪天国家就被灭了,要不就是被权臣拉下马,没有哪个国君能睡好觉。贵族由于权力扩张,逐渐陷入和国君的零和博弈,不是用百年时间积累实力杀掉国君,就是被国君和其他贵族联合杀掉。农民更不用说,日子惨的要死。乱世狂欢过去,所有人都希望重建秩序。只有甩出一套各界都认同的理论,才能和各诸侯国坐在一起商量,重新建立维护天下太平的秩序,填补周王朝崩溃留下的权力真空。这种事情太难了,极其考验诸侯国君和执政大臣的能力,而且由谁来牵头,也是大麻烦。正好,齐国都有。齐桓公和管仲的能力就不用说了,早已在齐国经历重重考验,从上到下没有不认可的。而放眼天下来说,有能力牵头的大国只有4个——齐、楚、秦、晋。但是秦国的位置太偏僻,民生凋敝不说,还远离主流文化圈,让秦国牵头,相当于让现代的俄罗斯领导世界,心有余而力不足。晋国的实力很强,又是根正苗红的周朝嫡系,可惜国内乱成一团,贵族大臣只知道争权夺利,晋文公崛起前的晋国,就像如今的散装欧洲一样。天下本没有楚国,楚国能位列诸侯,基本是几百年扩张领土挤进来的。可能是楚国扩张成习惯了,春秋时期依然贼性不减,动不动就吞并周边小国,捡软柿子捏。楚国的问题在于,常年不讲道理的吞并小国,表面上显得很强大,实际上大家都对楚国有了戒心,生怕楚国专门欺负老弱病残。得到利益失去道义,说的就是美国,哦不对,楚国。天下大国中间,有资格有实力重建秩序的,只有东方大海之滨的齐国。齐国,就这样站在历史的进程中。

4

齐桓公和管仲抛出的理论是“尊王攘夷。”要理解这个理论,重点在王和夷二字。王的字面意思是周天子,意思是齐国以实力为基础,号召天下各国维护周天子的地位,该进贡就进贡,该尊重就尊重。由于生产力的限制,谁都没有统一天下的实力,甚至不能太多的占领别国领土,那不如倒退回几百年前,找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代表出来,凝聚天下各国的人心。于是就引出“王”字的深层含义:历代周天子建立的天下秩序。齐国要做的就是,通过维护周天子的地位,进而维护以周天子为中心的天下秩序,最终达到天下太平。天下太平的目的是什么?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啊。而周天子曾经赐给齐国一项权利,可以代表周天子征讨搞破坏的国家,那么周天子就类似于联合国,齐国的特权类似于常任理事国。齐国只有尊王,才能给天下各国追随的理由,然后以道德和实力为武器,带领天下各国打击不服从的国家。这些不服从的国家就是“夷。”我们说起“夷”都会想起异族,其实在齐桓公和管仲的理论中,“夷”字一方面是说威胁中原国家的异族,另一方面是说不服从天下秩序的刺头。比如北方的戎狄,动不动就想骑马进入中原抢劫,当然是不安定因素。齐桓公就要和其他国家组成联军,一起把戎狄驱逐出中原,开拓中原国家的生存空间。比如南方的楚国,虽然实力强大但不讲道义,还想把边境线推进到黄河以北,这还得了?不给楚国点颜色看看还没完了。于是,齐桓公带着联军南下击楚,硬生生把楚国遏制在长江以南。只有北击戎狄南遏强楚,维护好天下秩序,让各国都能和平共处,“攘夷”才算完成。这就是“尊王攘夷”的意义。我们开上帝视角,可以知道“尊王攘夷”是好方法,并且取得极大成功,可春秋时期的人不知道啊,他们凭什么信齐国呢?答案是——诚信。“诚信”二字被人说烂了,我们听着像假大空一样,那是因为我们平时体会不到,甚至没有体验诚信的机会。人只有在紧急时刻,才能体会到“诚信”二字的威力,进而体会到坚守诚信的人和国家,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齐桓公继位5年的时候,发兵击败鲁国,鲁国实在没办法只能割地求和,双方说定,到一个地方举行签约仪式。那天是万里无云、礼炮齐鸣、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的好日子,齐桓公喜气洋洋的签下名字,鲁国君主愁眉苦脸正准备落笔,白光一闪,鲁国人曹沫手持匕首冲过来。曹沫用匕首抵住齐桓公的脖子:“把鲁国土地还回去。”匹夫一怒血溅五步,齐桓公没办法,只能答应曹沫,刚才的签字不算数,并且把占领的鲁国土地还回去。曹沫退下,齐桓公后悔了。堂堂大国君主被敌国威胁,成何体统?再说了,威胁一下就把土地还回去,以后还怎么做人?所以齐桓公准备继续签约,然后弄死曹沫。此时管仲说话了:“你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这是给天下各国看的,出来混要讲诚信。”齐桓公想想也对,便放过曹沫,退回土地,烧掉合同......打了一仗什么都没有得到。但是天下各国都看在眼里,不禁感叹:“说到做到,而且不以实力称雄,真是好大哥啊,以后我们都跟你混。”太史公是这样写的:“诸候闻之,皆从齐。”这才是人心所向。后来卫国被戎狄侵略,齐桓公带着各国联军驱逐戎狄,并且筑楚丘城重建卫国,让这个被灭的国家可以继续生存下去。于是天下各国又看到不一样的意义:“大哥有能力保护我们,还不收保护费,比楚国强太多了,简直是春秋活雷锋。”这样的大哥,谁不喜欢?于是,不管是经商国家还是种地国家,沿海国家还是内陆国家,都愿意和齐国交朋友,导致齐国的朋友遍天下。他们站在“尊王攘夷”的大纛之下,一边维护周天子的天下秩序,一边发兵攻打威胁天下秩序的刺头,重新建立起太平世界。管仲做相国41年,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齐国大旗所指,天下景从。齐国,霸业已成。

5

回顾齐国霸业的历程,我们就会知道:“国家霸业”是争取不来的,而是历史进程走到某个时间点,旧秩序崩溃新秩序没有建立起来,需要一个国家出来做霸主,维护世界和平。齐国正好是齐桓公和管仲执政,有足够的能力和眼界,接过历史交代的任务,而其他国家又处于衰落时期。这两个时间点无缝对接,才成就齐国霸业。只能说,历史选择了齐国。在国内建设阶段,齐国是打铁还需自身硬,等到国内整合完成走向天下的时候,齐国的标配变成“勿谓言之不预也。”也可以说,齐国没有辜负历史。但是赶上历史的进程是机遇,想要不辜负这份机遇,还是要努力奋斗啊。参考资料:史记·齐太公世家 司马迁史记·管晏列传 司马迁试论管仲改革 任重论管仲改革及其作用 徐喜辰论管仲改革的利弊 李玉洁管仲改革标志着齐国社会形态转型 张荣明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