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饭局:高潮永远是小道消息

北京,中国的首都,别号帝都。北京人自古就是天子脚下,见多识广。

谚语有云: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高官巨贾的城市社交生活里自然少不了饭局。

饭局时间通常都在晚上,但不一定在周末。不到6点半,一般是不会有人到餐厅的,因为大家都堵在路上。现如今,饭局的餐厅不一定要大,但要私密,最好是一天就一桌,不让点菜的私房菜馆;或者是隐藏在公园里,曲径通幽的前清王府。

主角一般都是最后一个到,就算早了也要给先到的打电话:“都谁到了啊?我刚开完会…”对方就会说:“还差谁谁,您快到了吧?”,或者是“都到了,就等您了啦…”,但是主角知道可能大部分都还堵在二环上呢。

主角一定要打几个电话明确大家都到了之后,方才踩着点进来,时间要拿捏到即有公务繁忙、姗姗来迟的感觉,又不会让大家等得意兴阑珊、想拂袖而去。如果实在有人因为堵车真的迟到,一般都是主角抄起电话来说:“你丫怎么还没来,就差你了啊!”

北京饭局的开始,谁坐在主位上往往要费一番周折,一般的时候,大家会请职务最高的人坐,虽然这个位置在其他地方通常是要负责埋单的。而这时候最高职务的人也会推辞一下,在大家的一再坚持下,他往往半推半就的坐下,然后说一句:“那今天我就埋单了啊”,众人哈哈一笑。意思就是当然不会让他埋单。

主位的左右手边大多是职务次一级或特约来陪酒美女的位置,其余的人如果主位没有特殊指定,就差不多坐下了。菜上酒满,主角都会说上几句,基本的套路是:“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大家了,在一起聚聚”之类,要是主角什么也不说,客人会催他说上两句,然后酒宴正式开始。主角还要介绍一下第一次见面的客人。(推荐阅读:)

北京的酒局很少有全是生人的,多以熟人为主,间或有几个生面孔。介绍客人和之后喝酒聊天称呼人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局长以下的人一般称姓和职务,比如王处长、张科长;局长以上的要称呼名字和职务,比如晓明局长等,如果一旦提到中央的领导,则只称呼名字,不带姓。

说的时候语速要流利,表情要淡定,其实这并证明不了他和锦/涛、家/宝有多熟悉。对最高级的政治场所也都有特定的简称,比如中/南海称“海里”、玉/泉山称“山里”、发改委称“委里”、公安部称“部里”等。

北京的饭局一般都是以叙旧和拉家常开始,以分享内部消息为高潮,以争着埋单而结束。

开始喝酒,主角要先敬酒。一般大家要一起喝三杯,然后从主角左手边的人开始,每人提一杯酒,这时候一般不聊天。三杯之后才进入自由组合阶段,也就散打阶段,谁与谁好,谁与谁有故事,就可单敬了……

北京有着上千年的酒文化,博大精深。既有善饮的豪爽之辈,也有用白开水敬酒别人不敢识破的高人。在最讲究的北京酒桌上,一般只喝两种白酒:茅台和二锅头,正式的商务局多喝茅台,以示尊贵。

朋友之间,尤其是吃涮羊肉的时候,不管你是封疆大吏还是身价亿万的老板,都可以喝二锅头。这是一种北京特有的豪爽,表达的是一种对老北京文化的留恋和对酒无条件的真爱。

北京是首善之区,喝酒也一样礼数繁多,非常文明。不管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的,一推一杯,讲究杯杯见底。几个回合下来,就有人要高了,赶紧提议:留点,留点……半开,半开。敬酒的便说:“要不您随意,我干了?”,这时,又开始有人“下来敬酒”了。所谓“下来敬酒”,就是端起酒杯起身到朋友面前敬酒,这样的礼遇是高规格的,没有人能够拒绝,于是,酒又是海喝了一通。

北京饭局与其他地方最重要的不同之处就是,一般都有一个分享内部消息的环节,世界局势、股市内幕、海里动态和明星新闻都是很好的题材,而且越有轰动效应的事情要越要说的轻描淡写、如数家珍,一般主角都会说:“前几天我和某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丫刚从海里开完会如何如何……”(推荐阅读:)

北京的饭局,喝酒一般讲究总量控制。通常喝白酒到最高境界的局,有一个非常科学的计算方法:N-1,就是十个人喝九瓶、九个人喝八瓶,以此类推。白酒喝到位后,视在座人的情况,有喜欢喝啤酒的就要开几支啤酒,不喜欢掺酒的就再继续喝点白酒。

如此这般,大家的酒就喝得差不多了。于是,第一次见面的就开始加微信,柤互盘盘道!一方问:“您在哪啊?”,对方回答“我是某某单位或公司的”,一般马上有人会接上:“哎呦,那您该认识谁谁啊?”,“可不,我们熟着呢”。

这种对话一出现,感情的小火苗立马极速升温。然后就顺便约约下次聚会的时间,你兄我弟相见恨晚,握住的手紧紧不放,拥抱起来如胶似漆,文艺一点的饭局此时还会有来宾即兴的才艺演出,比如京剧或者民歌的清唱、甚至有现场的魔术或者书法表演……

再过一阵,就会有人问:“今天差不多了吧”。主角立马适时的宣布:“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今天先到这,各位杯中酒吧!喝完都别自己开车啊,没带司机的一定叫代驾!”比较嗨的局最后还有直接用分酒器干杯的环节,俗称“拎壶冲”。凡此种种,都充分表现了北京真正的城市精神乃是“局气、厚道、牛逼、有面儿”。

之后,大家起身穿衣、拎包、拿手机、跟服务员要停车票……,出得门外,又是一番握手、拥抱,十八里相送,难舍难分。一群摇摇晃晃的身影在灯火阑珊里渐行渐远……

难怪曾经有个深圳的朋友,在北京出差,待了七天,喝了七天,离开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北京的大干部和牛逼人太多了。下次打死我,我也不敢和北京人吹牛逼了。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