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还可以“生活在树上”,孔乙己的棺材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高考作文还可以“生活在树上”,孔乙己的棺材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乔志峰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这段文字,看懂了吗?

如果你说你看懂了,我怀疑你在装X自欺欺人。如果你没看懂,大可不必怀疑自己的阅读能力,更不必焦虑忧伤进而怀疑人生。因为我也没看懂,绝大多数正常人都不可能看懂。

写出这段文字的人,分明不想好好说话。再直接一点,那说的简直不是人话。

可是,有人却声称看懂了,还击节赞叹,给其打出了满分。

这是一篇今年的高考作文,一篇来自浙江考生的满分作文。浙江教学月刊社微信公众号“教学月刊”称,该篇作文,第一位阅卷老师只给了39分,但后面两位老师都给了55分的高分,最终作文审查组判为满分。这彰显了高考作文阅卷的严谨与科学。

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副教授对此文给予了高度评价:“老到和晦涩同在,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

真是日了狗了,难道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掌握众多考生命运的“高人”,都是“生活在树上”的异类,跟正常人有着不同的脑回路,思维模式和话语体系已经超越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

海德格尔、嚆矢、“树上的男爵”、达达主义、实践场域……乍一看似乎高深莫测,其实看穿了非常简单,就是生僻字词+哲学术语+名人名言,通篇都是晦涩难懂的堆砌,不仅毫无美感,内容更是贫乏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实话实说吧,这就是一篇不知所云的装X胡言乱语,碰上了无知浅薄的阅卷老师。投机成功,仅此而已。

提到拿生僻字当学问的代表人物,孔乙己应当是典型。研究“回字的四种写法”,算哪门子学问?明明有通用的写法,为何非要用生僻字?明明可以说人话,为何“生活在树上”说鸟语?早该被淘汰的虚伪虚假和酸腐气,何以至今仍有市场?

高考作文考察学生什么能力?最应该考察的,是考生诚实、脚踏实地的品性和真才实学。纵容这种浮夸式的投机,还不如重启封建科举时代的八股文。果如是,则孔乙己必然兴奋醒转,从棺材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感觉自己又赶上了好时候,又有了“重获新生”的机会和用武之地。

作家马伯庸发微博说:说到用高大上跩词来表达平实的意思,我也干过一回。原来在公司上班时,来了个实习生。业务方面确实帮不上啥忙,就是跑跑腿送送文件,比如战略合作投标时拿着文件去法律部盖章什么的。实习期结束,我要写鉴定了,有点头疼,想怎么写能显得这孩子干得不错,最后大笔一挥:“协助公司推进重大战略项目的法律审批流程与合规自查。”

其实,类似的做法和风气,现实中并不罕见。此风不可长。

对高考作文的评判,往小了说,关乎考生前途;往大了说,则关系着对学风乃至社会风气的引导。对“生活在树上”这种虚无缥缈的高考作文,不仅给出满分,还大肆吹捧、树为“样本”,到底想宣扬什么、引导什么?

教育主管部门应为此纠偏,让投机者被淘汰出局,让无能浅薄的老师退出阅卷工作。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