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神权坍塌于黑死病,美国自由民主灯塔毁于新冠肺炎

美国,被塑造成了神一般的存在。民主和自由的灯塔,代表着绝对正确的真理。美国的一切,都不容置疑,是一尊完美无瑕的神,是整个西方社会凝聚的核心,事实上的领导者和统治者。这一切,都和中世纪的欧洲教皇,非常的相似。

欧洲教皇的崛起

曾经的欧洲教皇,依附于王权,君权神授,皇帝才是神在人间的精神领袖,教皇不过是皇帝的指定的代理人而已。公元476年之后的几个世纪里,欧洲的神权并不强大,根据史料记载,足足25任教皇里,16人是皇帝直接指派,5人被皇帝罢黜。很显然,此时的神权只是为皇帝服务的一个宗教组织而已。神职人员被称为牧师,这个词在圣经原文里就是“牧羊人”的意思,代王权放牧臣民的,就是牧师。但中世纪的西欧,面临着极为巨大的外部压力,东南欧方向的拜占庭帝国和新兴的伊斯兰势力,都在不断的入侵西欧地区,匈奴和蒙古人等游牧民族,也隔三差五的来打秋风。四分五裂的西欧,没有办法抵抗如此之多的强敌。必须合并成一个强大的中央帝国,否则就会被逐个击破。但西欧的地缘环境非常独特,这里被各种各样的地理条件分割的支离破碎,没有任何一块土地能像中国的中原地区那样对外部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西欧没有办法靠自身完成统一,唯一的命运就是被外部的大帝国蚕食吞并。但西欧的诸多小国,不甘心被吞并的命运,他们找到了另外一条路。每一个国家,都让渡一部分权力给神圣教廷,以神权为枢纽把各国的力量进行整合,当非基督教国家入侵时,以宗教战争的名义,一致对外。而神权毕竟是个宗教组织,哪怕拥有了一部分权力,也不可能对王权构成根本性的威胁。在长时间的政治博弈后,西欧最终形成了神权和王权共治天下的独特格局。

“皇帝掌管人民的肉体,教皇控制人民的精神和思想。”

发展到最后,神权还要高王权一等,所有的皇帝在登基前,必须要通过教皇的加冕才具备统治的合法性,教皇的地位高于任何皇帝。

西欧地区表面上是分裂的,但实质上是统一的,凝聚核心为宗教神权。在意识形态上,教皇的权威不容置疑,如果世俗的国王顶撞了教皇,被开除了教籍,那他在理论上就失去了统治的合法性,会引发国内诸侯连绵不断的叛乱,从而不得不向教皇投降。君权神授,从此变成了君权教皇授。

但神权和王权共治天下的政治格局,确实促进了西欧的经济发展。整个欧洲的人口,翻了一倍,达到了7500万,经济繁荣,武力强大。教皇甚至数次发动了十字军东征,狠狠的打击了外部势力,确保了西欧的安宁和稳定。西欧的人民幸福的享受着美好的生活,感恩上帝的一切,赞美教皇的统治。一切,都是那么的岁月静好。但黑死病的爆发,摧毁了这个虚幻的和谐盛世。

破灭信仰的黑死病

黑死病的学名叫鼠疫,死亡率高达50~75%,临死前病人会浑身缺氧,身体呈黑紫色,故名黑死病。1338年,黑死病率先在中亚的草原上爆发,并在随后的几年里,蔓延到了欧洲全境。当时的欧洲,从内心深处就认可神权,所有人一出生就会接受洗礼,成为教徒,然后接受洗脑教育。赞美神,信奉神,服从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神是万能的,伟大、光明、正确,能带领人民击破一切黑暗和邪恶。黑死病爆发后,民众一批批的凄惨死去,但又束手无策。

“鼻血是死亡的前兆;男人和女人先是在大腿内侧和腋下生出无名的肿块,有的像苹果和鸡蛋一样大……

肿块从这两处地方蔓延到全身;然后出现黑色斑点,尤其是手臂和大腿上,密密麻麻;

几乎所有出现症状的人三日内必死,侥幸活着的人聚集到安全的房子里,把自己关起来,小心翼翼地苟活。”

 

虔诚的教徒鞭打自己,试图以此祈求上帝的原谅,但无济于事。教宗号召信徒变卖家产,前往圣地朝圣,但这种行为不仅没有遏制瘟疫,反而带来了更大规模的扩散。黑死病像幽灵一样徘徊在欧洲大地,不分阶层,无论贵贱,所有人都有可能死亡。

仅仅数年时间,黑死病把欧洲1/3的人口送进了地狱,2500多万人口消失。教会的神职人员,冲锋在抗疫的第一线,无数的牧师一遍又一遍的为患者祷告和洗礼,期望上帝来治愈他们。

无防护长期密切接触鼠疫患者的后果就是,欧洲教堂的神职人员几乎快死绝了,死亡率远远高于普通民众。

“浩劫当前,这城里的法纪和圣规几乎都荡然无存了;因为神父和执法的官员,也不能例外,都死的死了,病的病了,要不就连一个手底下人都没有,无从执行他们的职务了;因此,简直每个人都可以为所欲为。——薄伽丘《十日谈》”

最后,残存的神职人员恐惧了,拒绝再为民众祷告,把病患拒之门外,甚至携款潜逃。连神职人员都无法在瘟疫中得到上帝的庇护,民众们逐渐醒悟了。原来,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在黑死病的打击下,神权统治的信仰基础开始崩溃,探索科学和真理的风气开始兴起,史称文艺复兴。神学,无法解释黑死病的蔓延。文艺复兴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探索出一条对抗黑死病的道路,医学家们首次解剖了尸体,首次系统性的研究了瘟疫形成的原因。但很快,对科学和真理的追求,就从医学领域蔓延到了全社会,并最终引发了民众对上帝是否存在的普遍质疑。教廷不是坐以待毙,他们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来稳固自己的统治,例如“猎巫运动”。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多疾病?原因是巫师的存在,这些代表着黑暗和魔鬼的人,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换取了可怕的黑暗力量,从而把瘟疫引入了人间。其中危害性最大的,是“女巫”。宗教裁判所在全欧洲寻找所谓的女巫,把那些不相信宗教的女人统统给抓了起来。有些女人,仅仅因为说错一句话,就会被吊死,或者被扒光衣服进行凌辱后再丢入火中烧死。

1480~1670年,足足近200年的时间里,欧洲的宗教裁判所一直在疯狂抓捕所谓的“女巫”,一开始是把那些有质疑神权言论的人抓起来,后来甚至把鼻子不够挺拔,甚至家里养黑猫的女人也给抓起来。一旦被抓入宗教裁判所,这些女孩子就会遭到惨无人道的酷刑,迫使她们承认自己就是女巫。如果不承认,她们会被活活折磨致死,如果承认了,那么她们会被当众活活烧死。

惨遭不幸的女人,高达数十万人,教廷利用她们的鲜血震慑了所有人,稳固了自己摇摇欲坠的神权。但这并没有遏制神权衰落的势头。最终,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在新技术强大的生产力下,欧洲的神权统治彻底崩溃。神权那盛衰的转折点,就是黑死病。

历史的循环

基督教信奉伪善文化。牧师们对信徒说:

“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都要转过来让它打”“要爱你们的仇敌”“宽恕罪人七十七次”

但是当欧洲入侵美洲新大陆,在屠杀印第安人的问题上遭遇道德困境时。面对巨大的利益,教廷出面,认定印第安人是没有灵魂的异教徒,从根本上看,连人都不算,所以不享受人权,地位应该和畜生等同。因此,欧洲人灭绝印第安人的战争,是正义的,是受到上帝祝福的。教廷的言论,大大减轻了欧洲殖民者屠杀时的负罪感。这也奠定了欧洲文明的道德基础,那就是教皇认可的人,才算是人,才配享受人权。上帝面前,并非人人平等。而今天的美国,和中世纪的神圣教廷,何其相似。在苏联强大的压力下,数十个西方国家,以美国为核心枢纽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共同的武力保障。这些西方国家表面上是分裂的,实质上是统一的,凝聚核心为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美国的权威不容置疑,敢顶撞美国的全是异教徒。半个地球的人,都相信美国是万能的,是永远正确的,可以带领世界人民走向幸福。而美国,也确实带领全世界的经济飞速发展了一阵子,就好像中世纪的教廷一样。在经济最辉煌的颠峰,教廷遭遇了黑死病,而美国遭遇了新冠肺炎。新冠肺炎的致命性远远不如黑死病,但传染性远远超过。更重要的是,黑死病唤起了民众对神权的质疑,而新冠肺炎唤起了民众对美国体制的质疑。

美国真的是完美无瑕的么?美国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么?新冠肺炎告诉我们,不是。如果美国的体制有问题,那问题就很严重了。既然有一个问题,那会不会有第二个问题?到底哪一处有问题,为什么有问题;哪一处没问题,为什么没问题。老祖宗传承下来的制度,真的就完美到几百年都不需要改么?一旦展开了大思辨,美国的麻烦就大了。如果神圣性被击破,美国再想像以前那么容易的忽悠人,就很难很难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中国一直以来秉承的原则。而这,也是文艺复兴秉承的原则。在中国,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官员敢于在疫情肆虐时,说出医生的观点现在一文不值这种荒谬绝伦的话。

这种反智言论,和当年神权的愚民手段异常的相似。神权被动摇后,教廷发起了长达200年的猎巫运动,杀鸡儆猴,把一切敢于挑战神权的人都给打成巫师并残忍杀害,妄图以他们的鲜血震慑挑战者,稳固自己的权力。这和特朗普今天利用所谓的“国家安全”问题围堵华为,封杀TikTok,手法和当年教廷的猎巫行动,如出一辙。航母编队,就是美国宗教裁判所里的圣殿骑士。历史在不断的循环,世界上没有新鲜事。新冠疫情能否颠覆美国的统治?答案是不能,当年的神圣教廷也没有被黑死病所颠覆。但历史告诉我们,神圣教廷的统治根基就是因为在黑死病中抗疫不利所动摇的,今天美国的统治根基,也会因新冠肺炎的抗疫不利所动摇。

大瘟疫,是盛衰的转折点。神圣教廷苟延残喘的几百年,用种种荒诞的手段来巩固自己的统治,但最终还是被人民所抛弃了。现代社会日新月异,历史的进程会更快,也许美国只需要几十年,就能走完神圣教廷几百年的衰落之路。

慢慢衰落,比直接崩溃更具有观赏性。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