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令谷的荒淫无度,引出了令计划的惊天腐败

惨烈车祸众所周知,令计划只有一个独生儿子名叫令谷,而且已经死亡。令谷的死,源于一场惨烈的车祸。要了解令谷死亡前后的经过,先简要介绍一下他的父亲令计划。虽然大家对令计划的名字耳熟能详,但对他落马的真正原因并不太清楚。令计划,男,汉族,1956年10月生,山西平陆人,1973年12月参加工作,197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湖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工商管理碩士学位。曾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2016年5月因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被提起公诉。2016年7月4日,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据新华社消息,令计划是2014年12月22日被中纪委盯上而实行双规进行审查的。但事实上,让令计划真正绝望的时刻并非2014年12月22日,而是两年前的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他的独生子令谷在北京的一场法拉利车祸中当场死亡的时候。儿子的这场车祸,不仅仅是他作为父亲失去儿子的最大悲痛,更是他一直青云直上之后突然落马翻船的导火线。2012年3月18日凌晨4时10分,在北京市北四环保福寺桥东南角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肇事车辆为一辆价值数百万元的黑色法拉利跑車,车上有一男二女。据当天的《北京晚报》报道,该法拉利由西向东行驶时突然失控,撞向桥体南侧辅路的墙壁,随后又反弹撞向北侧护栏。高速度且连续的撞击,使得法拉利车身粉碎性解体,发动机被抛到了路中央起火燃烧,车内的三人被远远抛出了车外。第二天,《新京报》对这一事故作了较详细的报道。报道援引报警人目击者沈先生的话称,他当时正驾车行驶在路上,突然从倒车镜里看到,一团黑影正快速冲向他的车,他知道是一辆失控的车,便赶紧踩了一脚油门加速,想要躲避身后高速追来的车辆。随后,沈先生发现,车后的这团黑影并没有撞到他的车,而是直接撞向了辅路的水泥墙,顿时一团火球飞起,一些碎片散落到了他的车上。他立即用手机报警。交警和消防员很快赶到现场,发现3名乘客被抛出车外,男性“头下一灘血,当场已经身亡。”两名女性一人全身赤裸,一人半裸,均处于昏迷状态。这名死亡的男性正是令谷。发生车祸时,他刚满24岁,正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读研究生。参与车祸现场调查的人员都知道,除令谷当场身亡外,车上另载有两位年轻貌美的藏族女子,一人赤身裸体,另一人几乎半裸。事发后,连当时死亡的令谷等三人都被送往医院,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女儿算是幸运,伤及腹部,肚破肠流,治愈后返回青海疗养。而另一个女子伤得很严重,生命曾一度垂危;她昏迷了两个星期,性命虽保下来了,但失去了两条腿,腰以下全部瘫痪。2012年8月,她在北京接受治疗期间,开始感到寂寞,就常给朋友们发短讯,聊到车祸的事。一个月后,她突然感到不舒服,医生就给她打了一针,昏睡过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医院宣布她突然死亡。高官父亲违规处理车祸事件当晚,令计划得到消息后,在处理车祸的过程中采用了违纪的手段——为了掩盖车祸真相,竟违规调派中共中央办公厅属下的中央警卫局人员到车祸现场附近一带进行封锁,导致北京出现“兵变”疑云,百姓纷纷猜测,谣言四起,莫终一是。此事因令计划的违规处理,他与谷丽萍的独生子令谷车祸之死,一度被封锁了消息,北京人并不知实情,只是猜测怀疑。不过,此事在他的平陆老家封锁不住,乡亲们早已确知死亡的是他儿子令谷。令谷死亡前的照片令家祖坟紧靠黄河,一块大约100平方米的空地上并没有凸起的坟头,只是四周种着两米来高的柏树,中间的墓碑显得有些孤零零。小卖部老板说:“死了的人,碑上的名字都会用方框圈起来。”他说着,用手指了指带方框的“令方针”(令计划的大哥);随后,他又指向排在第二十二辈最后面的“令谷”,说:“这个就是计划的儿子,他前两年在北京出车祸死了,还没来得及给他的名字刻上方框。”他的名字来自父母两方的姓,在令家族谱上,令计划与谷丽萍独子的名字是“令桥”,后来立先祖墓碑时变成了“令谷”。为何改名,族谱编纂人令狐周雅一直不清楚其中的缘由。有知情人透露,令谷所驾驶的豪车,是原山西省首富张新明自己掏钱买的,然后把它送给了陈川平(太原市委书记,令计划的外甥)。陈川平为讨好“舅舅”令计划,便把它送给了令谷。令谷之死,成了推倒令计划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儿子的奢糜生活以惨烈的方式暴露于公众视野中,无论“西山会”有多少攻守同盟,都掩盖不了这栏丑闻。在法拉利撞车事件后,令计划为了不影响仕途,平息当事人的怨气,找人出资几千万赔偿给两名女子家庭。两女子的家长也曾表示不会追究,一切认命。据后来调查,当时出资几千万替令计划埋单的不是别人,正是时任中石油董事长的蒋洁敏,蒋即被逮捕判刑。在亲友到北京参加葬礼期间,所有食宿交通费用均由官方包办,在京用车都由官方提供。所有亲属都被严格控制,丧礼上不能拍照,并要求所有参与丧礼的人士严守秘密。在令谷车祸身亡,令计划被捕后,谷丽萍身心受到沉重打击,遂得了抑郁症。后又卷入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芮成钢的绯闻之中。官二代的风流淫荡生活令谷的大学同班同学透露,令谷2007年至2011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化名王子云,但同学们都知道他是令计划的儿子。令谷有时会开豪车来学校,“和同学见面时也就点个头打个招呼,并不多说话”;他还组织成立了“战略及国际研究委员会”,用来结交官二代。大学毕业时,令谷没有参加毕业合影留念,“他也不需要这个合影。”“虽然他的成绩不太好,但2011年还是被保送至北大教育学院读研究生。”2012年出车祸时,他的研究生生活尚不满1年。开始同学们还不敢确定车祸的死者就是他,但在各种传言之中,同学们还是发现令谷确实消失了。据众多知情人和那位先伤后亡的车祸当事女子的短信透露,官二代令谷的生活十分放荡,仗着老子的高官大权与强势,他为所欲为,尤其是在两性关系上近乎淫荡。为了把那位公安厅长的漂亮女儿搞到手,他使尽了手段。有一次,他带着一束花去找那女孩。女孩已有男友,自然对令谷的献媚不屑一顾。令谷说:你知道我老爸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你告诉你老爸他也会吓一跳。女孩自然也见过不少省里的高官,不信令谷这一套。可当令谷说出“令计划“的名字后,女孩还真愣了一下,态度明显有了好转。令谷趁机说:你跟着我,自然有你的好处,如果不乖,跟我犟,你爸的公安厅长都当不长。女孩知道,他爸是有这个权力,所以不敢当面拒绝他。此后,令谷天天找她纠缠。最终,她还是经不起令谷的恐吓利诱,傍上了他。从此,两人非法同居,过起了小夫妻的生活。女孩的男友知道这事后,开始扬言要“做掉他”,后来得知他是令计划的独生儿子,就不敢了,只得悄悄退出。但风流成性的令谷并不满足,他又看中了一个女孩。以同样的手法将人家弄到了手。最后竟发展到同房玩3P的地步。那天晚上,三个人吃宵夜,喝了不少红酒。到了凌晨两点,三个人回房又玩3P。完事后,令谷意犹未尽,提议驾车去蔸风。此时两个女孩因喝了不少酒,既累又困,并不想出门,但令谷不容分说,强行将两人架上了车。一个内衣都没来得及穿,另一个只穿了件短裤。就这样,令谷驾车上了北四环路……这样的蔸风无疑就是一场疯狂的死亡游戏。在三个人的打情骂俏中,令谷开车完全心不在焉,于是,惨烈的车祸在瞬间降临……这应了那句老话:“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令计划养了一个作孽的儿子,自己也在官场上作孽多多,岂有不亡之理?来源:说法时刻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