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八佰》点评:谢晋元和他那420个死战不退的小人物

温乎曰:

哪怕国府买办横行,

哪怕蒋介石没有自知之明,

哪怕孙元良是“逃跑必有决心”国军飞将,

谢晋元依然死战不退,

孤军不退。

中国不亡。

1

1937年6月19日,20名苏联士兵乘坐汽艇登陆干岔子岛,驱逐在岛上作业的伪满洲国工作人员。伪满洲国是日本一手扶持的傀儡,苏联士兵非法越境,日本肯定不能忍。不过,日本并不准备和苏联开战,苏联又正在大清洗,也没有和日本开战的打算,双方就在外交场合撕逼:“干岔子岛是我的,泥奏凯。”“凭什么,岛上写你的名字啦?”日本和苏联撕了十几天,谁都说不过谁,双方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可就在6月30日,估计是伏特加喝多了,苏军驾驶3艘炮舰行驶到干岔子岛南侧,向日军发起攻击。日军发现对方主动攻击,装起炮弹就向苏军轰过去。三艘苏联炮舰被日军击沉一艘、重创一艘,另一艘炮舰发现占不到便宜,跑到另一个岛上去了,此外还有37名苏军被杀。日军占领干岔子岛,有点懵逼,这特么如何收场?总不能真的和苏联开战吧?于是,日本驻苏大使便去交涉,顺便探探苏联的态度,结果大出意料,苏联的口气软的不像话,根本没有开战的意思。其实也可以理解。苏联的经济重心在欧洲,望着越来越骄横的纳粹德国,斯大林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不得不对日本忍气吞声。即便事情真的不可收拾,也要祸水东引,让蒋介石牵制日本的精力。至于那些苏军士兵,死就死吧。而日本的陆军动员极限是30个师团,其中23个师团防备苏联,只有7个师团可以对中国作战,所以日本之前一直不敢全面侵华,生怕苏联南下横插一杠。如今日本发现,苏联根本不想打仗,那......防备苏联的23个师团是不是能抽出来,全部用来对中国作战?思考几天,日本决定赌一把。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到月底就占领北平和天津,再加上已经到手的东北和热河,日军形成一种俯瞰中原的战略态势。只要沿着平汉铁路南下,日军就能越过一马平川的河北,直抵郑州,进一步逼近汉口。到那个时候,大半个中国就算丢了。这其实就是宋朝和明朝的亡国套餐。因为一旦平津的险要地形守不住,以华北的平原地形来说,很难组织起有效反击,北方的侵略者却能武装重兵集团,一波一波的冲锋,只要打不死他,他就能把南方政权耗死。而自从1932年以后,国府在上海只能驻扎保安队和警察,日本却能在虹口和杨浦驻扎军队,经过5年经营,日军已经在上海拥有46个据点。一旦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又可以增兵上海,沿着长江逆行而上,和南下日军在汉口会师,征服中国的计划就算完成了。此时,蒋介石面临两难的选择。华北局面放任不管的话,日本就可以在平津长时间经营,以后将会和东北一样,成为日军的侵华大本营,只要日军愿意,随时都能来中原打秋风。可要是管的话,又能怎么管呢?蒋介石和国府琢磨良久,想出一个宏大战略:一方面是诱敌深入,让日军沿着华北平原南下,最好打过黄河以南,这样日军就不能在平津地区驻扎重兵,平津就不至于成为日军大本营。日军占领华北以后,总要分兵驻扎吧,但日军兵力是有限的,分兵驻扎在华北各地,必然要造成兵力分散。那么日军就会陷入中国人民的汪洋大海。到那个时候,国府集结重兵北伐,围攻华北各地的小规模日军,还有不成功的道理?另一方面是主动进攻上海。上海是南京的东大门,一旦上海被日军占领,南京肯定是跑不掉的。与其如此,不如主动出击,快速剿灭上海日军,然后收复青岛等海边城市。只要上海打起来,就能牵制相当大的日本兵力,平津地区的压力也缓和多了。而且上海是国际化城市,东南地区又遍布河流水网,不利于日本的重兵集团冲锋,却有利于国军的轻步兵作战。上海的战争,必然吸引世界各国的目光,国军的英勇善战,也会给英美列强留下深刻印象。于是,国府就可以到国际卖惨:“大家看,日本欺负中国,军人流血牺牲只是想保住国土,太惨了。大家快骂日本啊。”其实说白了,蒋介石的战略就是兵分两路。但事实证明,这个战略很快玩脱了。华北一路的诱敌深入变成千里送人头,日军非但没有陷入中国人民的汪洋大海,反而收拢了一批汉奸带路党,把整个华北变成侵华大本营。因为军队撤退诱敌深入,是一项超高难度的操作,极其考验组织的动员力度,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千里溃败,而国府的组织力恰恰是很弱的。要不是八路军扛起敌后武装的大旗,日军基本可以顺利南下。由此可见,蒋介石根本没有自知之明。而上海一路的淞沪会战,虽然以巨大牺牲阻拦日军三个月,但依然没有达到收复上海消灭日军的目标,演变成一场大溃败。真正让中外震惊的,却是只有420人坚守的四行仓库保卫战。那是一群小人物的史诗。

2

早在1932年的时候,日本在上海挑起“一二八事变”,国府已经感受到日本的深深恶意。为了保卫近在咫尺的南京,国府在长三角规划了三个防御阵地,修建了2264个防御工事,为可能爆发的战争做准备。1936年,国府成立京沪警备司令部,张治中任司令,麾下是宋希濂的36师、王敬久的87师、孙元良的88师。这三个都是德械师,属于国军的顶级战斗力。随后张治中让36师进驻苏州,87师进入常熟,88师推进到无锡。虽然中国军队不能进入上海,但已经把上海包围起来。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上海也爆发了“虹桥机场事件”,成为淞沪会战的导火索。这件事其实很简单。两名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士兵,驾驶敞篷车闯进虹桥机场,想看看国军是不是进驻上海了,结果被机场保安队员击毙。上海市长俞鸿钧和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谈了几天的都谈不拢,张治中向国府汇报:“不如按照预定计划,先发制人吧。”蒋介石同意了。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国府和日本都知道,赢家将得到长三角的控制权,输家可能失去战争的主动权,对于双方来说,这都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随着时间推移,国府在淞沪的兵力达到70万,日本也派30万援兵抵达战场。不过国军的人数虽多,战斗力实在不行,逐渐处于下风。到了10月下旬,取得战场优势的日军猛攻大场阵地。大场在闸北边缘,是中央集团军和左翼集团军的交界处,一旦大场被日军占领,国军将会被分割成几块,然后被日军包围全歼。蒋介石害怕了,命令国军有序撤退,到苏州河南岸布防。但蒋介石又不想让国军全部撤退。因为马上要召开九国公约的会议了,蒋介石想以国军的牺牲为代价,激怒列强,请他们仗义出手主持公道,甚至对日本经济制裁。换句话说,留下来的部队是炮灰,只能为蒋介石争取面子罢了。蒋介石命令孙元良的88师,留在闸北继续和日军作战,哪怕牺牲至最后一人,也要坚持到九国公约会议召开。接到命令的孙元良很不情愿,凭什么别人都能撤退,我要留下来为党国效力啊,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万一要是真死在闸北,以后的荣华富贵就没了,这不是开玩笑嘛。事实上,就在“淞沪会战”最激烈的时刻,孙元良也没有忘记捞好处。据88师军械处主任葛天回忆,上海学生代表为了感谢88师的勇敢牺牲,于10月初到四行仓库慰问88师。学生代表中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学生,孙元良看上了,想在师部强奸女学生。副师长冯圣法知道以后,力劝孙元良好好做个人,但孙元良一意孤行:“英雄总是和美人联系在一起的,自古英雄都喜欢美人,尤其是我们在上海作战有功,做这一点小事没有什么。”就这么个人,还能指望他为党国效力?别做梦了。孙元良接到命令以后,立刻向顾祝同诉苦:“如果我们死一人,敌人也死一人,我就愿意留在闸北死在上海。最可怕的是,我们孤立在这里被敌军任意杀戮,那才不值啊。”那怎么办呢?孙元良又向顾祝同建议:“委员长的目的,是把淞沪战场的现实情况,带到会场去。既然如此,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别做无谓牺牲。”顾祝同一琢磨,也有道理,那就留下一个团吧。孙元良感觉一个团也太多,留下一个营足够了。孙元良在撤退的路上,又在苏州纵兵抢了一把,一个月后的南京保卫战,孙元良抛下部队藏到妓院,任由日军杀戮88师官兵,导致6000人的88师只有500人生还。孙元良还是混在流民队伍里,才逃出南京城。而留守四行仓库的是88师524团1营,共计420人,军衔最高的军官是中校团副谢晋元。孙元良交给谢晋元的最后一道命令:“死守上海最后一块阵地。”嗯,你们守着,我先撤。他们可能不知道高层要面子,可能不知道中层要性命,可他们知道自己是炮灰。但他们依然留下来了。因为他们要的是抗日。

3

谢晋元是黄埔四期的学生,还没毕业就参加北伐,此后12年,谢晋元一路冲锋一路战火,做到88师262旅的中校参谋主任。“淞沪会战”开始不久,524团的团副黄永淮负伤,被送往后方医院治疗,谢晋元被任命为新团副。再过半个月,1营营长指挥作战不利,被团长韩宪云撤职,由杨瑞符接任营长职务。而在整个淞沪会战中,524团牺牲太大,补充过5次兵力,尤其是坚守四行仓库的1营,大半是战前抽调到上海的湖北新兵。也就是说,留在四行仓库的420人,基本是没什么丰功伟绩的散兵游勇。他们也是一支没有支援的孤军。所谓四行仓库是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盐业银行的仓库,是一座5层楼高的混凝土建筑,背靠公共租界,面向日军炮火。谢晋元告诉孤军战士:“这仓库是我们的根据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和敌人拼到底。”1937年10月27日,日军发现国军撤退,迅速开进上海,一小股部队负责侦察四行仓库。等日军走进,谢晋元下令开火。毫无防备的日军纷纷倒地,十几分钟内被打死27人,其他日军急忙赶来,围攻四行仓库。不过日军虽然凶悍,却不敢得罪公共租界的欧美列强,便不敢使用飞机大炮等重武器,只能以步兵进攻四行仓库。这也是谢晋元和孤军的唯一优势。战斗愈演愈烈。孤军有四行仓库的混凝土保护,让日军无可奈何,日军藏在仓库脚下的墙根附近,孤军也没有办法。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名战士在身上绑满手榴弹,拉开导火索,从仓库楼上跳入日军阵内,炸死十多名日军。凌晨时分,日军顶着钢板又来,企图炸毁仓库外墙,副班长陈树生又绑着手榴弹从5楼跳下,把20多名日军全部炸死。上海市民以为国军撤出上海,直到四行仓库枪响,他们才知道,依然有人坚守上海,以微弱之躯血战日寇。他们站在苏州河畔,围观四行仓库的孤军杀敌。每当有日军被击毙,上海市民鼓掌欢呼,若有日军准备偷袭,他们便大声呼喊,提醒仓库里的孤军注意。27日夜晚,女童子军杨惠敏到苏州河畔,向仓库呼喊一个多小时,问他们需要什么支援。谢晋元让人告诉她:“我们只要一根旗杆和一面国旗。”杨惠敏回到住处找到一面国旗,然后把国旗裹在身上,穿越铁丝网来到仓库东侧,将国旗送给仓库孤军。当杨惠敏游过苏州河回到租界的时候,四行仓库的屋顶已经升起国旗,而河畔站满上海市民。那一刻,红日初升。送国旗的时候,杨惠敏向谢晋元要孤军的名册,希望能将英雄名字通告全国,但为了迷惑敌军,谢晋元伪造了一份800人的名单。他还嘱咐外出就医的士兵,千万不能说只有一营士兵,要有人问就说800人。经过一天战斗,上海市民都知道,有一支800人的孤军在驻守四行仓库,他们依然在抗日。在大军撤退人心惶惶的上海,他们虽然不能扭转乾坤,却是上海最后的希望。28日《申报》发文:“忠勇将士八百余人,由团长谢晋元率领,以其最后一滴血,最后一颗子弹,向敌军索取应付之代价。”从此,八百孤军传遍上海。

4

四行仓库的南边租界内,有两个巨大的煤气包,一旦被日军流弹击中,极有可能发生爆炸,进而引起火灾和毒气。而且战争离租界只有一条苏州河,炮弹不长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飞到租界了。列强害怕战争波及租界,便联手向国府施压,要求孤军结束战斗,撤离四行仓库,并且保证孤军的安全。蒋介石扛不住压力,下令孤军撤离。10月30日夜晚,谢晋元接到撤退命令,但他不愿意撤离四行仓库,只想留在四行仓库抗日杀敌。88师副师长冯圣法告诉他:“这是委员长的命令。”谢晋元才把孤军组织起来,由新垃圾桥撤退到公共租界,共计377人。由于日军威胁,只要孤军离开租界,日军就进入租界追杀。租界不敢得罪日军,便把进入租界的孤军缴械,软禁到准备好的营房里。谢晋元屡次申诉,想回到抗日战场,终究没有结果,他们成为被遗忘在角落的弃子。但是人要自己看的起自己。谢晋元重新安排了孤军的生活,他们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晚上九点睡觉,白天除了到操场训练,还要保证学习。刚进入租界的时候,孤军的文盲率是85%,四年后已经降到70%,很多人是在租界软禁的时候,才学会写自己的名字。谢晋元还把孤军分成几个生产小组,并且从上海聘请师傅,让他们在训练学习之余自力更生。有的织袜子、有的做肥皂、有的学开车......3年后,孤军生产合作社已经盈利7000多元。这才是自力更生啊。相比蒋介石和孙元良,租界里的孤军,简直朴素的不像国军。1940年3月,汪伪政府在南京成立,陈公博出任伪上海市长,名望极高的谢晋元自然是拉拢对象。陈公博屡次前往孤军营劝降,请谢晋元出任第一方面军司令,甚至连汪精卫都亲自出面,以陆军总司令的高管诱惑谢晋元。谢晋元说:“你们尽管做汉奸亡国奴,别拿这些屁话来侮辱我。”1941年4月,谢晋元被汪伪政府收买的4个叛徒刺杀,上海市民前往吊唁者达30万。同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彻底和美国撕破脸皮,随即占领上海公共租界,被软禁4年的孤军,成为日军的俘虏。他们被押到宝山月浦机场拘禁,后来又被发配到各地做苦力,甚至有36人被送到新几内亚劳役。不过也有逃脱的人。有8个在南京孝陵卫服劳役的士兵,发现电网没有通电,便趁机逃出。他们在新四军的帮助下,经过安徽、江西等地,最终到达重庆。他们在重庆集训3个月,重新回到88师,跟随远征军奔赴缅甸战场,直到抗战胜利后卸甲归田。直到最后一刻,他们都在抗日战斗,从未想过苟且偷生。

5

多年后,谢继民问母亲:“父亲生前哪件事让你最难忘?”母亲告诉他,父亲谢晋元曾经和同僚讨论中日战争,大部分人都认为不能打,早打早亡晚打晚亡,可谢晋元不同意:“我死也不相信,这么大的中国会亡国。”数年后,谢晋元和420名孤军坚守四行仓库,死战不退。哪怕国府买办横行,哪怕蒋介石没有自知之明,哪怕孙元良是“逃跑必有决心”的国军飞将,我谢晋元必死战不退,孤军不退,中国不亡。这些死战不退的小人物,才是中国的底气。如今战争已成往事,唯有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依然诉说着当年的倔强。参考资料:孙元良缘何引争议 中国历史研究院殊死报国的四行孤军陈德松参加四行仓库保卫战的抗战老兵 余玮 吴志菲干岔子岛事件:日本政府的认识和应对 刘赫宇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