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不能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创新强国

要成为发达国家,必须经历工业革命,实现工业化,才能实现现代化。工业革命又是一件稀缺品,工业革命已经爆发几百年了,全世界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和地区,真数起来,也就10来个,G7+亚洲四小龙。苏联的工业,被“休克疗法”摧毁了,俄罗斯现在还没缓过气来。而中国还没有完全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在实现工业化的道路上。为了较为全面探讨中国的工业革命之路,小狐狸会用一个系列的文章来大家聊聊这事。工业革命系列——第 1 篇:;第2篇:;第3篇:;第4篇:;第5篇:;第6篇:;第7篇:;第8篇:;第9篇:。今天是第10篇。

01

前段时间高考,教育的话题是甚嚣尘上,

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人拿应试教育出来批判,“就是这样的考试制度,才造成中国无法成为创新强国。”

除了说应试教育阻碍创新,还有人把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也作为束缚技术创新的理由,还有把儒家思想啊、法制建设啊、中国人的劣根性啊、甚至是中国的饮食习惯,等等。

中国现在还不是创新强国,只要去找,总能找出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去匹配现状。

 

给大家一个肯定的结论:

中国还不是创新强国,是因为我们的工业化还没有完成中国能成为创新强国,是因为我们的工业化在快速完成的道路上。

而其他原因,什么教育、体制、文化、人种,都是瞎掰。

我们就拿现在全世界创新最强的美国来说说吧。

02

对于欧洲而言,19世纪20年代的美国非常落后。

那时美国90%的人口还居住在农村。

 

当时的英国著名作家西德尼·史密斯(Sidney Smith)在1820年写道:

美国人是勇敢、勤劳和敏锐的。

但他们迄今为止都缺乏天才和英雄。

......他们的Arkwrights(阿克莱特,英国第一家棉纺厂创办者),Watts(瓦特,改良蒸汽机)......在哪里?

谁用美国产的杯子喝酒,用美国产的盘子吃饭?

 

但美国在19世纪下半叶崛起,并不是靠什么发明和创造了什么先进技术。

到了19世纪80年代,当美国已经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第二次工业革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铁路网络,并超越英国成为“世界工厂”的时候,高等教育和纯科学研究与当时的欧洲,尤其是英国、法国和德国相比仍然相当落后和原始。

这个情景和现在的中国一模一样,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但教育和科学领域没法和欧美比。

 

所以看不起中国的人,对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似乎也可以说类似西德尼·史密斯当年对美国人说的那样的话:

中国人是勇敢、勤劳和敏锐的。

但他们迄今为止都缺乏天才和英雄。

他们的Thomas Edison(爱迪生),Andrew Carnegie(卡内基),Henry Ford(福特),J.P. Morgan(摩根),John D. Rockefeller(洛克菲勒)和Cornelius Vanderbilt(范德比尔特)在哪里?

谁穿由中国制造的衣服?谁用中国人制造的工具建房子?

03

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会长和同时代最出色的美国科学家之一,罗兰德(Henry Augustus Rowland, 1848—1901)在1883年的学会年会上公开抱怨美国极其落后的高等教育和大学的科学研究水平:

我面前放着一份教育局专员1880年的报告。

按照这个报告,美国一共只有389所或大约400所自称为学院和大学的高等研究机构!

……其中1/3称自己为大学,而在这些所谓的大学中,有一所只有两个教授和18个学生,还有一所有3个老师和12个学生!

……然而这些并非只是个别情况,因为有太多小小的学校称呼自己为大学。

……谁能怀疑一个比如有800个学生和70个教授的大学不会比只有一二十个学生和两三个老师的大学更好、质量更高呢?

 

当然这也不尽然,因为我还亲身感觉到一个有500名学生的大学实际上只有高中水平。

每个这样的大学都有所谓的教授,但是他们实际上只有中学老师水平。

……在这个国家,并非是那些工资最高、在最贵的学校教书的人最有能力从事科研,那些拿最高工资并霸占讲席教授位置的人却并不从事任何纯科学研究,只不过在为各种商业利益集团服务并用他们的知识为自己已经很高的收入争取更大的商业回报。

……但是危险正在逼近我们,即便在我们这样的科学协会中。

 

……当社会对科研的平均要求很低,当最高的学术荣誉被那些不学无术或平庸的人占据,当三流的学者被推为学术楷模,当微不足道的发现被吹捧为了不起的科学发明时,学术机构对社会的影响就得大打折扣。

……我们的国家科学院由来自全国的杰出科学家组成,但是它却没有办公楼和图书馆,而且除了发表一些对政府免费开放的信息以外不发表任何东西。

……它根本无法与英国皇家学会,或在巴黎、柏林、维也纳、圣彼得堡、慕尼黑,以及任何欧洲首都和大城市的科学院相比。

……一个自诩为大学但在办公桌和图书馆书架上没有一本科学期刊的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确实不是在为社会尽到它应尽的责任。

 

……在美国的物理学领域,目前还没有发表或出版过或可能出版任何一本高于基础读物水平的书。

04

如果我们不看现在的美国,只看19世纪下半叶的美国,你会认为那个只会生产低价劣质产品的美国,那个大学水平一塌糊涂的美国,那个只是世界工厂而不是创新高地的美国,还有前途吗?

现在的中国,就站在19世纪下半叶的美国这个位置,你觉得中国有前途吗?

 

这位把美国的学术界批评得一塌糊涂的罗兰德在报告的结尾部分对美国1880年代科研现状和未来所写到的那样:

总结一下,并让我再一次重申,我绝不相信我们的国家(美国)会一直处于目前的状况。

物理学,其在应用方面帮助我国实现商业财富的爆发式增长和荣耀以后,必然会升华,并让我们在世界同行面前受到尊重。

这样一个信念和预言,对于一个还没有做足够的科研以支撑一本像样的物理学杂志的国家来说,也许显得过于草率和匆忙。

但是我们知道这个国家发展的速度,我们看见城市和高楼瞬间拔地而起,还有各种各样的史无前例的经济奇迹。

 

而且目前我们已经看到很多物理实验室处于建设中,也看到对训练有素的物理学家的巨大需求。

……也许我们有一种感觉,和所有真正的美国人一样,觉得我们的国家正在崛起并面临一个光荣的未来,到那个时候我们将在知识领域引领世界,正如我们已经在财富创造方面做到的那样。

05

 

 

罗兰德对美国科学的预言事实上在20世纪上半叶实现了,自此美国人成了诺贝尔奖的常客,也成为全世界创新的超级高地,各种新发明、新技术、新想法都出自美国人的脑袋瓜。

只要中国继续保持世界工厂的地位,那中国在30到40年内超越美国成为创新强国,那是毋庸置疑的事。

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中心——这所最好的大学——来进行实践和创新。

 

一旦学会了制造和模仿,创造和创新的大门就打开了。

以中国高铁为例,中国的高铁技术主要来自德国和日本,我们模仿,我们学习,我们在中国大地上创新。

中国地缘辽阔,山川河流纵横交错,山脉此起彼伏,要在这些地方修建高铁,德国人和日本可教不了,只能中国人自己摸索。

为了在全中国铺设铁路,中国的工程师需要解决无数日本和德国同行所不会遇到的技术和实践上的问题。

 

而且,为了与其他国际制造业巨头竞争并保持世界工厂的地位,中国工程师必须时时刻刻去解决各个领域的实际工程问题。

可以这样说,现在的高铁,德国人和日本人能造,我们也能造,而且比他们便宜德国人和日本人不能造,我们还能造,什么地理环境都难不倒中国的工程师们。

 

06

美国在19世纪是英国最好的学生,并最终超过了自己的老师是因为美国当年的创造力隐藏在低质量、低附加值但随时蕴含创新的制造业。

当年美国熟练地学习、仿造、吸收英国的先进技术。

今天中国也是美国最好的学生。

最令人恐惧的事情,其实并不在于中国有多致力于“窃取”美国技术,就像当年美国致力于“窃取”英国技术一样,而在于中国对制造业的热情和美国当年是多么相似。

 

美国当年并没有牛津和剑桥那样的世界一流大学来为美国培养一流的科学家一样,中国也没有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世界一流大学来训练一流的科学家队伍。

但靠着世界工厂这所最好的大学,美国和中国都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理解和吸收从最基本到最先进的工业技术。

中国能不能成为创新强国?

只要中国继续发力工业化,继续打开国门与全世界交流,那成为创新型国家的那一天就会越来越近。

不从工业革命的角度看中国的未来,拿那些似是而非的制度、文化、人种等来否定中国的人,永远都是一叶遮目。

 


只要中国继续走在工业化的道路上,中国超越美国是迟早的事情,但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有哪个力量会阻碍中国实现工业化呢?

下一篇我们就来讲讲这个话题,这是值得所有中国人都去思考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每一个国人的切身利益。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